“或许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,但我必须要解释清楚。”

  乔安好努力擦干了眼泪,努力让自己说话不再哽咽变得清晰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认真的道:“卖商城一楼是逼不得已,我为了帮妈妈还债。把照片寄给爷爷,是怕你不帮我解决这件事情。”

  “因为我赌不起,我不确定你对我的感情,所以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爷爷身上。”

  事实证她确实赌输了,而事实证明,她早就预料到了后果。

  不管乔安好怎么解释,陆子熠的神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  在那瞬间,乔安好便什么都懂了。

  眼泪再次涌上了眼眶,她抬头看着上方,痛苦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……”

  她的声音越发的哽咽,只有天知道,她现在心里有多么的痛,甚至……

  已经完全听到了心碎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不停的平复自己的情绪,可声音听起来依旧很哽咽,“我,我不会再打扰你,我也不会跟别人说我是陆夫人。”

  从此以后,她就只是乔安好。

  只是那个倒台shizhang的二女儿,跟他陆子熠,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。

  “利用爷爷和卖商城的事,我跟你道歉,对不起。”

  最后说完这句话,乔安好将地上那已经被摔坏的手办捡了起来。

  手办如今已经支离破碎,就像她的心,早就已经被伤的无法复原了。

  她说了那么多话,陆子熠一句都没有说,甚至他的视线就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过。

  寂静无声的房间内,空气中隐隐约约流动着苦涩的气息,将地上的手办都捡起来之后,乔安好便抱着自己的礼物准备离开。

  “把我送你的东西也拿走,我不想看到这些肮脏的照片。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再度传来,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。

  乔安好停下了脚步,苦涩的笑了起来,强忍着心痛和眼泪,低头一张一张的捡着照片。

  在捡照片的过程中,眼泪终于忍不住了,一滴一滴的滴落到了地上。

  好不容易将所有的照片捡完,乔安好一不发的离开了。

  她的步伐带有着绝望,背影更是孤寂冷漠,好似全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,无依无靠,让人觉得可怜无助。

  “等……”

  在乔安好离开的那一瞬间,陆子熠莫名的开口想要叫住她。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在她开门走的那瞬间,心里忽然空荡荡的,好像最重要的东西被人给掏空了。

  原来乔安好对他而,已经重要到了这种地步,可是……

  他最讨厌别人欺骗她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在离开南山山庄之后,乔安好终于控制不住的崩溃痛哭,眼睛早就红肿的不行,疼的快要睁不开来。

  原本以为今天会有一场浪漫的告白,可没想到竟然是两人的告别,而且还是用这种方式。

  乔安好已经无法再开车了,她将车停到路边,肆无忌惮的痛哭了起来。

  520的夜晚,天空是这样的亮,然而她的心却像被人一刀一刀的挖着,每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疼。

  渐渐的,乔安好失去了意识。

  “这辆车怎么停在这里啊?太危险了吧。”

  “车上的人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?喂,车主在吗?醒了的话就把车开走吧。”

  旁边不停地传来路人的声音,乔安好月月听到有人在叫她,可眼皮异常的沉重,再努力也睁不开了……

  医院。

  “嘶——”

  乔安好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可在用劲的那一瞬间,眼睛却异常的疼痛。

  “二小姐你醒了。”

  察觉到了乔安好有动静,沈凌激动的开了口,一直在她床边陪着她。

  听到声音,乔安好终于努力睁开了眼睛,她下意识的想要起身,发现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。

  沈凌见状,赶紧提醒道:“别起来,你现在正在挂水,不要来回乱动。”

  “挂水?我在医院吗?”乔安好反应了过来。

  她是怎么了?为什么会到医院来了,还有小腹为什么会隐隐作痛,难道是着凉了吗?

  沈凌的眼神有些闪躲,解释道:“你在路边哭的晕过去了,被人送到了医院。”

  呵呵!原来是伤心欲绝晕过去了啊。

  以前不管陆子熠怎么伤她,她都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,看来这次,应该是希望越大,才失望越大吧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苦涩的笑着道:“抱歉啊沈凌,又麻烦你过来照顾我了。”

  “二小姐不要跟我这么客气,你算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沈凌认真的道。

  他从小就是个孤儿,一直在乔家长大,早就已经把乔家的人当成了自己家人。

  这一点乔安好心知肚明,但即便如此,她还是觉得乔家亏欠了沈凌。

  “等我帮爸爸洗清冤屈,乔治集团就交给你,希望你能好好的掌管。”

  关于乔氏集团的未来,乔安好早就想清楚了。

  她原本就不想当这个什么总裁,到时候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后,就把公司转手给沈凌,自己只要拿点分红就好了。

  似是没想到这是乔安好的意思,沈凌赶紧拒绝:“这怎么能行,乔氏集团是二小姐的心血,绝对不可以给我的,我……”

  “我其实只能算是一个外人。”

  乔安好的小脸立马蹦了起来,皱眉道:“你是我们乔家的人,你不是外人。”

 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却异常的坚定。

  乔氏集团从开始到现在,如果没有沈凌忙里忙外帮她守护,不可能会有现在的成绩。

  沈凌的眼眶有些红润,他真的没想到乔安好会真的把他当成了家人。

  “二小姐,我……”

  “好了好了,我还有多少水要挂,我现在想回一下陆家。”

  没等沈凌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打断了他。

  恐怕陆子熠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她,就连在家看到她的东西,应该都很反感。

  陆家不是她的容身之地,她早就应该搬出来了不是么。

  更何况……距离离婚的协议,马上也就到了。

  自己走总比被别人赶出去要强的多吧。

  “应该还有一个小时,不过医生说你要留院观察。”沈凌道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