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好了情绪以后,这才转身。

  “子熠你昨天喝的太醉了,我挣脱不开你,所以你就把我……”

  叶子沫身上随便裹了一个外衣,但她的身材隐隐若现,里面明显就没有穿衣服。

  而陆子熠更是如此,两人目前的情况,怎么看都像是已经发生过关系了,而且还是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的那种。

  呵!他陆子熠还真是饥不择食啊。

  刚刚跟她闹别扭,这么快就又跟叶子沫又混到一起了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故作冷静的道:“看来是我打扰到你们了,不好意思,我收拾完东西就离开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你要去哪里?”

  可能是听到了乔安好的声音,陆子熠这才扭头看向了她,才发现乔安好此刻就站在门口。

 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淡淡的道:“当然去我该去的地方了。”

  这个地方压根就不属于她,她继续呆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?

  没等陆子熠再开口说话,乔安好就赶紧上了楼,在她与陆子熠擦肩而过的那瞬间,殊不知有一只手动了起来。

  他伸手想要阻止她,可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,他终究还是放弃了。

  乔安好回到了房间以后,陆子熠又将视线定格在了叶子沫的身上。

  “记得吃药,倘若你敢怀孕,我绝对会让你打掉。”

  醇厚低沉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却不容置疑,根本不给叶子沫反抗的机会。

  叶子沫显然没想到陆子熠会这么绝情,咬牙道:“你就不想对我负责吗?吃药伤害的是我的身体啊。”

  “我不爱你,没办法对你负责,想要多少钱,可以直接在支票上写。”

  霸道总裁不会是霸道总裁,无论什么时候,第一想到的就是用钱解决。

  其实乔安好回到房间之后,并没有过去收拾东西,而是躲在门口偷听。

  听到陆子熠说的那些话,她不禁冷笑一声,“他还真是绝情。”

  女人对于陆子熠来说,难道真的就是玩物?

  以前的他明明对叶子沫那么好,可却不允许她有他的孩子。

  好在自己跟他发生关系没有怀孕,否则,他也会让她把孩子打掉吧,然后拿钱让她滚蛋。

  这样想想,还真的是很讽刺啊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苦涩的道:“可是怎么办呢,就算知道他是撒旦恶魔,心里那个自己,也依旧很爱他不是吗?”

  心脏那里隐隐作痛,像是有一只无情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,不停的拔出来,又放进去,每一下都是钻心的疼痛。

  乔安好一直在平复情绪,可在收拾东西时,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  等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,眼睛已经红肿了。

  “你准备去哪里?”

  刚从房间出来,就听到了一道熟悉温润的声音。

  是陆子华。

  乔安好停下了脚步,头也不回的道:“去一个能容得下我的地方。”

  就算这段时间一直住酒店,她也再也不想回到这里了。

  “你跟我哥又闹别扭了,可就算闹别扭,也别总是离家出走啊。”陆子华开口劝说。

  毕竟乔安好在陆家的时候,他偶尔还能够看到她,如果她离开了,他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苦笑着道:“不要说了,以后有缘再见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,乔安好便拉着行李箱离开,根本不给陆子华在说话的机会。

  即便是伤心的地方,也依旧有很多回忆。

  当彻彻底底离开这里以后,乔安好内心还是相当不舍的,她在楼下迟迟没有离去,好希望陆子熠能出来找她。

  可是……

  他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可那个自己想见的人,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到。

  “罢了……”

  乔安好小声的呢喃着,美眸中仅存的一丝精光彻底被凉水熄灭,变得黯淡无光。

  只能独自拉着行李箱,离开了陆家庄园……

  医院。

  “二小姐,这几天你在医院好好休息,我会让许明医生照顾好你的。”

  把家庭事情解决完以后,乔安好就乖乖的听话进了医院。

  父亲还没有救出来,她还不能出事。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,故意装的跟个没事人似的道:“我没事的,你去公司忙吧。”

  “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?”沈凌还是担忧。

  看到乔安好那红肿的眼睛,他心里真的很心疼,再也不想看到乔安好受伤了。

  乔安好摇头,努力扯出了一抹笑容:“我当然没事了,你抓紧去忙吧。”

  “那好吧,我走了。”

  尽管还是放心不下,但沈凌还是乖乖的听话回公司了。

  偌大的病房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每当一个人相处的时候,她就会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,就难过的好想落泪。

  乔安好伸手捂住了嘴,好几次都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,但最终泪水还是悄无声息,从眼角缓缓流淌而下。

  “乔小姐,请问我可以进来吗?”

  外面忽然传来了许明的声音,乔安好赶紧擦了擦眼泪,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。

  待平复好情绪以后,乔安好这才道:“许医生你进来吧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啊乔小姐,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休息,但我必须要为你检查身体。”

  许明一脸的抱歉,进来以后,就给乔安好做了一通的检查。

  虽然不知道许明医生到底在检查什么,但乔安好总觉得很麻烦,皱眉道:“每天都要这样检查吗?”

  “是的,注意观察几天,什么事都没有的话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许医生点了点头。

  医生都已经这么说了,就算乔安好不想被检查,也只能无奈的应了下来。

  许明帮乔安好检查完之后就走了,房间内再度剩下了乔安好一个人。

  失恋的时候,果然不能一个人待着啊。

  因为那样更容易胡思乱想,更容易钻牛角尖陷进去出不来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就在乔安好又要胡思乱想之际,她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“我妈给你做了一些好吃的,让我送给你,你现在在不在公司?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风翊寒的声音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