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从乡下回来之后,检查出来的就是怀孕,那她会很开心。

  可是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种事态,她怎么能够开心的起来。

  乔安好越想越生气,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,现在怀孕真的给了她巨大的压力。

  “安好你不要难过了,说不定因为孩子,你跟陆总还能复婚呢。”夏薇薇开口安慰。

 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,乔安好有多喜欢陆子熠,如果孩子这能给她带来好运,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儿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苦笑着道:“不会的。”

  倘若现在告诉陆子熠她怀孕了,陆子熠会以为她在打同情牌。

  自己卑微的爱了他那么多年,最后却还是因为她做回了自己,才得到了陆子熠的正眼看待。

  她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情,打破了自己在陆子熠心中所有好的印象。

  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孩子都两三个月了,总不能不要吧?”

  夏薇薇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这句话是对乔安好说的,同时也是对她自己说的。

  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,打掉都很可惜。

  但如果不打掉,两人都要做两难的决定,着实是一个抉择。

  乔安好忽然抬头看她,“那你呢?孩子是要还是不要?”

  “我……”夏薇薇一下子愣住了,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大家其实都是这样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

  能够清晰的分析别人的问题,但却很难处理自己的问题。

  “我想自己清静一下,好吗?”

  片刻后,两人都没在语,乔安好这才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她现在必须要好好想想孩子的事,到底该不该让陆子熠知道。

  夏薇薇知道乔安好心里难受,点头道:“好,有什么事儿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临走之前,夏薇薇还担心地看了她一眼,但也只能无奈的离开了。

  房间内异常的空荡安静,乔安好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 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,轻声呢喃了起来:“宝宝,如果爸爸不想要你,该怎么办?”

  被爸爸抛弃已经够可怜了,难道连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要抛弃吗?

  乔安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她现在终于能够理解夏薇薇了,孩子就是母亲的心头肉,真的很难割舍。

  “滴滴——”

  与此同时,手机忽然传来了信息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实在累的没有力气搭理,但因为连着传来了好几条,她只能被迫看了一眼。

  “周六的生日party,别忘了。”

 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这句,穆子涵显然担心她会忽然不去了。

  在看到穆子涵的消息时,乔安好心里有些小小的欣慰,显然没想到自己在穆子涵心中,还是占据一些分量的。

  乔安好很快便回了信息,之后又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……

  这几天,因为孩子的问题,乔安好一直住院观察,积极配合医生。

  在此期间,穆尘和夏薇薇都经常过来看她,风翊寒也亦是如此,然而陆子熠却一次都没有来过了。

  “咚咚咚——”

  病房外传来了敲门声,乔安好心里有些小小的紧张和期待,不过下一秒希望便破碎了。

  “安好我们给你带吃的来啦。”

  夏薇薇和穆尘叫着走了进来,俩人手上拎了好多好吃的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乔安好眼底划过了一丝失落,但很快便被其收敛。

  “我马上就要出院了,你们给我带那么多吃的真的合适吗?”乔安好略有些无奈的道。

  本来怀孕了就不能瞎吃东西,夏薇薇应该也是知道的,怎么还会买这些?

  “当然合适啦,这些都是穆尘买的。”

  夏薇薇忽然走到乔安好跟前抱住了她,伸手捏了捏她的腰际,显然在提醒。

  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,乔安好立马会意,故意严肃的道:“病人不能吃那么多油腻的东西,穆大少爷,你故意不想让我出院的?”

  “没有没有,我哪敢啊。”穆尘连连否认,眼睛下意识地瞥了一眼窗外。

  不过他的动作太快了,让人始料不及。

  “不敢的话,怎么还给我带这些,我想要吃清淡还有营养一些的。”乔安好笑着道。

  “好咧,那这些我吃,下次给你带清淡的。”

  病房内的三人,正有声有色的聊着天,丝毫没察觉到,外面有人在看着他们。

  即便已经到了门口,陆子熠还是只能站得远远的,只想听听她的声音。

  好几次他都想进去找她,可乔安好触碰了他的原则底线,他绝不能轻易原谅她。

  “陆总你又来啦,怎么这回还不进去啊?”

  专门给乔安好查房的小护士走了过来,一脸花痴的盯着陆子熠。

  自从她给乔安好陪房后,每天都能够看到很多她以前无法看到的人,实在是太惊喜,太开心了。

  尤其是陆子熠啊。

  那可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晴人,娱乐圈有好多一线女明星都想结识他,想要嫁入豪门呢。

  估计现在都有好多人祈祷,陆总跟陆夫人早点离婚呢。

  “我不是过来找她的,顺便路过。”

  自己的心思就这样被人察觉到了,陆子熠不自在地别过了视线,大步离去。

  然后刚走没几步,便又折返回来,低声警告着小护士:“不准多嘴。”

  “嗯嗯,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。”

  小护士也是懂得眼色的人,陆总跟陆夫人现在肯定是闹别扭了,要不然也不会来了还不进去看她。

  虽然不知道两人到底怎么了,但她不过就是一个陪房的小护士,当然不会多嘴。

  “你刚刚在叫陆总?是陆子熠来了吗?”

  小护士刚推开门进去,就被乔安好质问。

 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护士,不想错过丝毫的情绪。

  “没有啊,我叫的是别人,不是陆子熠陆总哎。”

  小护士很认真的解释着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说的就是真的呢。

  果然,乔安好被成功的蒙混过去了,眼中难得升起的精光再次黯淡了下去。

  可能是她产生幻听了吧。

  也有可能她太期待陆子熠来看她了。

  但那怎么可能呢,他已经跟她断绝关系,两人现在……

  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了……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