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应该不知道。”穆子涵摇了摇头。

  虽然不希望乔安好是陆夫人,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接受。

  不过乔安好事前肯定不知道她是穆尘的姐姐,要不然也不会在知道以后,急着想要离开了。

  “哼!你在国外待久了,不知道豪门媳妇有多么厉害,她可公然跟我姑姑骂过仗,还打过我姑姑,她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多了。”

  叶子沫冷哼一声,还在不停的诋毁着乔安好,就想让这两个人自相残杀。

  然而穆子涵也不是胸大无脑的女人,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子沫,淡然道:“你管的太宽了。”

  就算乔安好真的是这种人,要不要跟乔安好相处也是她自己的事,与旁人无关。

  “我只是不想你被骗了。”叶子沫急忙解释。

  “那是我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

  穆子涵的声音相当的冷漠,话刚说完,便傲慢地离开了。

  乔安好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,可叶子沫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 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这种人说的话,怎么可以相信。

  没想到穆子涵完全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,叶子沫气的不停的跺脚。

  既没让乔安好出丑,又没挑拨到两人的关系,她心里真的超级不甘心。

  最重要的是,又给了陆子熠和乔安好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  “可恶……”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已经把乔安好抱到了休息室,将她放到了沙发上。

  原本以为把她送到这里,陆子熠就会离开。

  可没想到,他竟然找来了医药箱,亲自为她涂药。

  “你知道该涂什么?”

  见他准备给自己上药,乔安好忍不住开口。

  就算陆子熠是好心,那也不能上错药,所以肯定还是要问清楚。

  陆子熠挑眉看她,冷哼一声:“我没兴趣害你。”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不是这个意思那就乖乖闭嘴,别废话。”

  还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。

  感觉陆子熠现在心情不太好,乔安好只能听话的乖乖闭嘴了。

  陆子熠贴心的为她上药,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够轻了,但有时候还是把乔安好弄疼了。

  “嘶——”

  她疼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,虽然声音不大,却还是被陆子熠有所察觉。

  他抬头看她,话语中有着难掩的关心:“疼吗?”

  “还好。”乔安好摇了摇头。

  下一秒,小脸就因为疼痛变得扭曲。

  看到这女人口是心非的模样,陆子熠有些心疼又有些生气。

  为她上完药之后,陆子熠坐到了她旁边,低声道:“你先在这里休息会儿,我让人给你带一双鞋子过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点头应声。

  之后的两人,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,好长一段时间都没人开口说话。

  乔安好觉得很尴尬,想要开口缓解,可又不知道该跟他聊什么。

  如果两人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,她真的希望陆子熠现在就离开。

  “知道自己错了吗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陆子熠终于开口打破沉默。

  嗯?乔安好不解的看着他。

  她哪里做错了?错在不该来这里吗?

  陆子熠忽然深吸了一口气,一脸严肃的看向了乔安好。

  “现在你给我听好了,有些话我只说一遍,以后不会再说。”

  额……为什么忽然这么严肃?

  乔安好此刻已经愣住了,完全不知道陆子熠是什么意思,只能呆呆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之前骗我,确实让我很不开心,但想到我以前对你也不好,所以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他的话深深刻在了乔安好的心上,因为她真的没想到陆子熠会主动求和。

  眼眶在那瞬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,鼻子也酸酸的,总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可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,不敢相信求和会来的那么突然。

  “女人就是麻烦,我要说什么你才相信,我跟穆子涵和叶子沫都已经过去了?”

  陆子熠显然知道乔安好在想什么,虽然觉得很烦,但还是认真的解释了。

  这回听到他说的这些,乔安好彻底回了神。

  但她不敢轻易就跟他和好,也不知道陆子熠为什么要跟她和好。

  她抿了抿唇,犹豫了片刻后,方才轻声开口:“那你为什么想跟我和好?”

  “因为我……”陆子熠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。

  可在说到后面的时候,他就忽然停顿了。

  见他如此,乔安好多少有些失望。

  她苦涩的笑了笑,摇头道:“我很爱你,我也很想跟你和好,可是……”

  “你好像并不爱我。”

  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乔安好的心真的很痛很痛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,每一下都揪心的疼。

  只要陆子熠不爱她,那还是不会信任她。

  到时候再发生同样的事,他也还是不会相信她的解释。

  她在感情上吃了那么多年的苦,真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,因为那真的很痛苦,连想死的心都有。

  “爱不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”

  沉默了片刻后,陆子熠忽然开口询问。

  他以为他主动找她和好,她就一定会接受。

  可没想到,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,这个女人……

  好似也没有以前那样爱他了。

  “当然很重要了。”乔安好点头。

  如果爱不重要的话,她不可能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他,早就移情别恋爱上别人了。

  就是因为爱一个人很难,很重要,所以再辛苦她也还是爱他。

  可就是因为太爱了,想要的太多了。

  所以她好害怕,会有下一个黑色的520。

  那种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,她真的再也不想体验了。

  “我们还是保持现在这种吧,况且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乔安好停顿了一下,非常艰难的道:“离婚协议书……要生效了。”

 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她就彻底不是陆夫人了。

  当她不是陆夫人的时候,陆子熠还会像现在这样护着她吗?

  她不知道,也不敢去想。

  “你就那么想跟我离婚?”陆子熠皱眉看她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