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摇了摇头,苦涩的道:“不是我想跟你离婚,是你想跟我离婚。”

  想到当初被他强行逼迫签下离婚协议书,乔安好心里便隐隐作痛。

  有些事情确实已经过去了,可却俨然成为了内心的伤痕,永远都抹不掉。

  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,你为什么总是纠结?”陆子熠挑眉,眉宇之际有着明显的不悦。

  他确实说过同样的话,她也确实想忘记过去的那些。

  可事实证明,她没自己想的那么伟大,她根本就忘不掉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抱歉,这件事情我无法听你的。”

  “那你是执意要与我离婚了。”陆子熠寒眸微眯,讳莫如深的眼神一直定格在她的身上。

  她从未没有想过跟他离婚啊。

  可他却说她执意要与他离婚。

  乔安好轻叹一声,调整好了情绪以后,故作冷静的道:“你要真这样想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“乔安好,你……”陆子熠语塞。

  一直以来,这女人都想方设法的讨好他,可现在竟然对他如此冷漠,最重要的是……

  他没有办法讨厌现在的她,反而越来越想要将她占为己有。

  “对不起陆子熠,我想好好想想。”

  当初说要试试的是他,给她一个灰色的晴人节的也是他。

  他说变就变,真的让乔安好没有了安全感,她真的不知道陆子熠对她是什么样的想法。

  如果连他自己都不确定,那她又怎么能从他身上获得安全感。

  “随便你。”

  陆子熠显然觉得没面子了,撂下一句话后便起身离开。

  似是早就猜到他会这样,乔安好面无表情,只是眸中的失望越来越深。

  陆子熠走了之后,乔安好也很想离开,可因为高跟鞋断了,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这里。

 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让人给她送鞋,如果没人送的话,她该怎么办?

  乔安好想了片刻,终究还是决定等待,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压根就看不到人影。

  无奈之下,乔安好只能给夏薇薇打电话,然后打了好几个对方都没接通,穆尘也没接。

  最终,乔安好只能打给了风翊寒。

  “寒哥哥,麻烦你给我送双鞋过来吧,随便什么鞋都可以。”

  给风翊寒打完电话之后,乔安好便将位置发了过去。

  她现在只希望风翊寒能早点过来,早点让她逃离这个鬼地方了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并没有离开,而是到了附近的品牌鞋店。

  “这位先生,请问你需要什么?”

  店里的服务人员过来迎接,陆子熠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。

  看着琳琅满目的鞋子,陆子熠眉头紧蹙,挑了好长时间,也不知道到底该买哪双送给她。

  “先生,请问您是为朋友买鞋子,还是为爱人买鞋子,又或者是为母亲?”服务人员询问道。

  因为陆子熠已经看了好长时间了,显然是很难下定决心。

  “随便给我挑一双吧,正常尺码,能穿就行。”

  看了半天以后,陆子熠实在是懒得再挑选了,冲着服务人员便挥了挥手。

  似是没想到这就是看了半天之后的回答,服务人员愣住了,好长一段时间方才回过神来……

  乔安好在休息室真的等得很着急了,好在风翊寒速度比较快,没过二十几分钟就到了。

  “好端端的怎么鞋跟断了?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

  风翊寒不愧是风翊寒,一接到乔安好的电话,就知道准没好事,而且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。

  原本这种事情就很丢人了,乔安好怎么可能还告诉风翊寒,只能摇头道:“真的是不小心断了。”

  “那你下次买鞋子能不能好好挑选?不要只买中看不中用的。”风翊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。

  走到乔安好跟前,蹲下、身子,亲自为她穿鞋。

  “寒哥哥……”

  风翊寒的这个举动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,她下意识的缩回了脚,但却被风翊寒一把抓住了。

  他抬头看她,故作严肃的道:“你的脚都受伤了,你自己不好穿。”

  人家都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,乔安好便也就没有拒绝,只能硬着头皮让风翊寒为她穿鞋。

  “水性杨花的女人。”

  忽然,一道低沉冷漠的声音忽然传来,很快便吸引了二人的注意。

  乔安好快速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只见陆子熠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手上拎着一个商品袋。

  难道他也去给她买鞋了吗?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内心百感交集,想要开口解释,可在开口的瞬间,嗓子就像糊住了一样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她的脚受伤了,所以我才给她穿鞋,你难道连这种小事都要误会?”风翊寒开口为乔安好说话。

  然后他越是帮乔安好说话,陆子熠的脸色便越是难看。

  “我跟她的事不用你来插手,鞋子穿好你就离开。”低沉冷漠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怒气。

  话虽如此,但没等风翊寒为乔安好穿好鞋,陆子熠便走到了她跟前,直接将风翊寒推开。

  不仅如此,他还把风翊寒给乔安好买的鞋扔了,直接换上了自己买的。

  “陆子熠,你太过分了!”

  乔安好实在看不下去了,小脸已经难看到了扭曲的地步。

  “我过分?那你呢?”陆子熠寒眸微眯,漆黑深邃的凤眸冷冷地直视着她。

  他忽然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,低声道:“你给我记住,离婚协议书一天还没生效,你就一天是我陆子熠的女人,别的男人……休想碰你。”

  男人的声音决绝而又冷漠,声音虽然不大,可却不容置疑。

  不得不说,乔安好是真的被吓到了,只能乖乖的闭上嘴。

  她不是怕陆子熠会针对她,而是怕这个男人会把怒火发到风翊寒的身上。

  尽管风家的势力很强大,可跟陆家比起来,确实还有一点差距,如果真得惹怒了陆子熠,按照他的性格,就算自损八百也会伤他一千。

  两败俱伤的事,她不喜欢,也绝不希望这两人因为自己而如此。

  “既然陆子熠来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,小丫头,别忘了还我这个人情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