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翊寒也是个识趣的人,知道陆子熠生气了,当然也不会在此地停留。

  毕竟他多待一分钟,很有可能陆子熠就会把怒气发到乔安好的身上,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。

  乔安好感激的看了风翊寒一眼:“一定还你这个人情。”

  风翊寒没在说话,只是给了她一个眼神就离开了。

  他走了之后,休息室内的气压逐渐得到缓解,陆子熠也没刚开始那么生气了。

  “你真的只把他当成哥哥?”

  陆子熠抬头看着她,神情淡然,好似漫不经心的在问这个问题。

 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越是这样,那心中就越是在意。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:“他就是哥哥,怎么?难道你希望我跟他在一起?”

  “不希望。”陆子熠爽快回应。

  他就是这么诚实的一个人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
  只是他没搞懂自己对乔安好的感情,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报恩,还是真的爱上了她。

  “哦。”乔安好应了一声。

 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皱眉道:“怎么就给我穿了一只?”

  这样她怎么走啊?难不成想让她当独角兽吗?

  还有就是,陆子熠给她买的鞋,一丁点的跟都没有,就算她的脚受伤了,也不至于这样吧。

  “那只脚受伤了,最好先别穿。”陆子熠一本正经的回答着。

  接着便坐到了她旁边,跟个没事人似的玩起了手机。

  好搞笑,他到底想干嘛?

  总不会真的想等过一会儿,再帮她穿另一只鞋,再让她回家吧。

  乔安好实在难以理解他的行为,只好自己弯腰掏出了另一只鞋,趁着他没注意,自己把鞋穿好了。

  她站起来准备离开,可在起身的那瞬间,脚下的疼痛便袭来,疼得她冷汗直流很是痛苦。

  “都让你过会再穿了,怎么就是不听话。”

  见乔安好如此的不安分,陆子熠的俊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,指责的话语中满满都是关心之意。

  乔安好疼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在陆子熠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,让他把她的鞋子给脱了。

  没想到脚伤会这么严重,这倒让乔安好有些担忧。

  如果脚伤短时间内好不了,那肯定挺麻烦人的,夏薇薇最近在谈恋爱,她也不好麻烦人家照顾她。

  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陆子熠忽然脱下了另一只鞋,直接抱着她大步离开了休息室。

  原本乔安好是想拒绝的,可她实在疼的不想说话,也就只能任由他抱着她离开了。

  “子熠,你们这是要去哪?”

  二人刚从休息室出来,结果就遇到了穆子涵,穆子涵显然是知道她们在休息室,特意过来找她们的。

  闻,陆子熠侧目看她,淡淡的道:“她的脚受伤了,我送她回家。”

  “伤的怎么样?严重吗?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?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穆子涵的话刚说完,乔安好边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。

  如果去医院检查脚,陆子熠很有可能会让医生给她做全身检查,那样肯定会让他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  这绝对不行。

  在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之前,绝对不能让陆子熠知道她怀孕了。

  “可是你的脚伤得很厉害啊,不去医院看看确定没有事吗?”

  穆子涵还在坚持着,显然不知道乔安好为什么那么不想去医院。

  不管穆子涵说什么,乔安好都没有回应,直接对着陆子熠道:“我太累了,你送我回家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陆子熠点头。

  也没跟穆子涵打招呼,就直接抱着乔安好离开了。

  “哎——”

  原本穆子涵还想说什么,可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。

  看着陆子熠大步离去的身影,穆子涵内心五味杂陈,已经不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。

  一直以来她都很自信陆子熠还在等他,哪怕当初知道他结婚了,她也觉得是因为家庭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甚至她也从来没把这个陆夫人放在心里,要不然也不会那么长时间都没调查过,造成了如今的尴尬。

  “是我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

  穆子涵苦涩的笑了笑,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自嘲和不屑的弧度。

  果真人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啊,长此以往,那些她以为唾手可得的东西,最后都会离自己远去。

  “大小姐,生日party还在继续,您现在不抓紧过去吗?”

  片刻后,有佣人过来提醒。

  穆子涵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,便不慌不忙地朝着会场过去了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抱着乔安好上了车,不顾她的反对,直接开往了陆家。

  “我都已经从陆家搬出来了,你为什么还要带我来这?”

  乔安好眉头紧皱,不满地看着陆子熠。

  她不是不喜欢这个地方,而是相当的讨厌这里,尤其是叶如烟和叶子沫,更是连看都不想看到。

  “就算搬出去了,这里也是你家。”陆子熠认真的开着车。

  “这里如果是我的家,那你说我为什么还要搬出来?”乔安好反问,她就想知道陆子熠会怎么回答。

  这个问题果然把陆子熠问住了,某人的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,应该是想到前几天发生的那些事了。

  “那就回你住的地方。”

  没想到陆子熠会这么轻易改口,乔安好总觉得不太对劲。

  他越是答应的轻快,她越是不想如了他的意。

  “还是回陆家吧。”

  闻,陆子熠侧目看她,皱眉道:“你故意整我?”

  “我没功夫整你,只是我现在很困,不想再来回跑了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。

  虽然不是特别想回陆家,但乔安好很想知道陆子熠现在对她的态度。

  如果变得比之前有耐心了,甚至还能为她考虑的话,那就说明,他已经真正的开始接受她了。

  倘若真是如此,她也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,非要跟陆子熠吵架闹别扭。

  让陆子熠爱上她,这是她好多年前的愿望,当然也是现在的。

  “嗯,那就回陆家。”陆子熠难得的没有发火。

  这若发生在几个月前,他根本就懒得搭理她,更别提来回转换方向了,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