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回到陆家的时候,大厅里相当的安静,连那些下人都休息了。

 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不禁有些诧异。

  她记得叶如烟的作息时间,平时这个点那女人最喜欢在客厅看电视了,怎么现在不在呢?

  “你在看什么?”

  察觉到了乔安好的异样,陆子熠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今天异常的安静,跟以往不太一样。”

  “我妈她回叶家了,不在家,所以你不用担心有人会找你吵架。”陆子熠开口解释。

  原来是这样啊。

  怪不得今天会这样安静,让她都觉得这里不像是陆家了。

  不过这样也好,她本来就不想看到叶如烟,巴不得这个女人能一直在叶家呆着,不要再回来了。

  “你真那么讨厌我妈?”

 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?

  乔安好差点没忍住脱口而出,好在最后还是被她忍住了。

  她低头沉思了片刻,想好了以后,方才认真的道:“人本来就是要互相尊重的,你妈不尊重我,我不可能会喜欢她。”

  “她那个人就是那样,因为陆家欠了叶家的,所以她就想让叶子沫嫁给我,好还了人情。”陆子熠解释。

  “是你的人情,还是你妈的人情?”

  乔安好认真的看着他,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对她来说很重要,所以她真的很想问清楚。

  关于陆家和叶家的事情,她有所耳闻,叶子沫妈妈当初救了陆子熠,害得自己的儿子没来得及救,去世了。

  从那以后,整个陆家都觉得欠了叶家的,都在想方设法的对他们好。

  陆子熠对叶子沫好,应该也有这方面的原因,不过应该也是喜欢的,否则前几年不会宠的全城皆知。

  “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已经还完了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哦?你是怎么还完的?

  他们欠的可是人命啊,这种东西,可不是足够的金钱就能对抵平的,怎么会那么轻易还的上。

  “不要谈与我们无关的人,走吧,我送你回房间。”

  陆子熠再次将乔安好抱了起来,没等她开口说话,便将她抱到了房间。

  重点是……抱到了他的房间。

  “喂,陆子熠,我要回我房间。”

  刚进陆子熠的房间,乔安好瞬间便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  她不是不想进他房间,而是实在不习惯,现在也不可以。

  “你房间的东西都被你收走了,你确定还要回去?”陆子熠挑眉看她。

  “我要回去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不仅如此,她还起来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门口。

  原本以为陆子熠会劝她,可没想到,那家伙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乔安好心里多少有点失落,不过想到要回自己房间,也就没那么多失落了,毕竟还是在自己房间好点。

  然而……

  事情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  看到她的房间以后,乔安好忽然明白陆子熠为什么不阻拦她了。

  因为她房间什么都没有了,虽然有床,可床上没有被子,连枕头都没有。

  乔安好从小到大都很挑剔,尤其对居住的地方更是挑的不行,在这种环境下,根本住不下去。

  “他果然是故意的。”乔安好不禁小声嘀咕着。

  看到这房间的第一眼,她就想逃离。

  可已经跟陆子熠放了狠话,已经说了必须要回来了,怎么可能还会去找他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只能咬了咬牙:“算了,勉强住一晚吧。”

  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去找他。

  只要低过一次头了,下次还是会低头,她不想再这样了。

  况且……陆子熠应该不会真的不来找她吧……

  两人显然都抱着彼此会找彼此的想法,便一直等下去,结果等着等着,乔安好就睡着了……

  “撕拉——”

  房间的门被人轻轻打开,陆子熠进了房间,手上还抱了一床被子和枕头。

  看到乔安好真的就在空荡荡的床上睡了,他不禁有些心疼,但更多的还是指责。

  “宁愿睡在空床上,都不愿意找我。”

  乔安好,你现在当真那么讨厌我?

  为她盖上被子以后,陆子熠便不在她房间逗留,很快就离开了。

  迷迷糊糊之际,乔安好总觉得有人进了她房间,可她真的太困了,眼皮沉重的根本抬不起来……

  第二天一大早,乔安好便从睡梦中惊醒,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盖上了被子。

  “陆子熠他……昨晚来了?”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唇角不禁微微上扬,勾起了一抹浅淡的弧度。

  看来终究还是他输了,他应该还是不放心她没有被子。

  “夫人你醒了没?总裁让我叫你下去吃饭。”外面传来了佣人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这才从思绪中回过了神来,赶紧起身收拾收拾下楼了。

  “昨晚你去我房间了?”

  乔安好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子熠,刚下楼就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脚怎么样?现在还疼不疼?”陆子熠不答反问。

  看样子他很明显是在逃避问题,应该就是她想的那样了。

  乔安好了然,淡然道:“不过就是蹭破了皮,没什么大事,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,抓紧吃饭吧。”陆子熠表情淡淡,跟个没事人似的。

  他都不愿意说话了,乔安好自然也不想再开口。

  一个早餐下来,两人几乎没说几句话,看的旁边的佣人都相当尴尬。

  用完餐之后,乔安好这才又开了口:“你昨晚真的没去我房间?”

  “这个重要吗?”陆子熠淡然道。

  “不管重不重要,我都想知道。”乔安好认真的看着他。

  原本以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结果陆子熠却摇了摇头。

  继而随手指了一个佣人,“昨晚是她去你房间,给你盖的被子。”

  哦?乔安好下意识的朝着那佣人看去,那佣人也笑着看着她,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。

  这样说的话,陆子熠宁愿让别人去给她送被子,也不愿意进她房间啊。

  乔安好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,但也只是哦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了。

  “你觉得这可能吗?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