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怎么忽然来了?”乔安好皱眉。

  有必要这么巧吗?

  风翊寒刚来找她有事,结果陆子熠就来了?

  这两人是不是都商量好了?怎么每次都这样啊?

  乔安好撇了风翊寒一眼,抿唇道:“我怀疑你跟陆子熠心有灵犀。”

  “怎么了?怎么把我跟陆子熠扯到一起了?”风翊寒一头雾水,压根就不知道乔安好在说什么。

  电话那头还在传来沈凌的声音,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懂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没事,你就说我有事出去了。”乔安好故作冷静的道。

  沈凌稍微愣了一下,“二小姐,你不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吗?”

  今天的情况跟有一次的非常相似,就连回答原因也很相似。

  可上一次被陆子熠戳穿了,这一次……

  为何不直接承认。

  乔安好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,“那你就说我跟风翊寒出去了。”

  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找她,凭什么他过来她就必须要回去。

  女人在感情中不能太卑微。

  如若再像以前一样,她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真正的自我。

  “我开车送你回去吧,你跟陆子熠之间总该要有个说法的。”

  车内的气氛忽然变得压抑,风翊寒便知道乔安好一直在想着这事,这才开口劝说着。

  即便别人给了台阶,乔安好还是摇头:“我没打算回去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担心陆子熠误会啊?”风翊寒忍不住笑着打趣道。

  乔安好侧眸看他,不答反问道:“那你怕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风翊寒忽然愣住了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

  片刻后,风翊寒这才耸了耸肩,不以为意的道:“我有什么好怕的,我就是怕影响你。”

  “我跟他本来就离婚了,没什么好影响的,寒哥哥,如果我跟陆子熠真的到了那种地步,希望你能帮我。”乔安好认真的看着风翊寒。

  大家都是聪明人,即便没有把话说的很清楚,可风翊寒还是听懂了。

  他眸光微沉,有些担忧的道:“如果真那样做,你们可能永远都不能和好了。”

  “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,也不可能会和好了。”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。

  她跟陆子熠之间,早该做个了断。

  想要一心一意为父亲报仇,把父亲从牢里救出来,她便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感情上。

  “无论什么忙,我都会帮你,只要你不后悔就好。”风翊寒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  看到乔安好难受的样子,他心里真的很不舒服。

  既然陆子熠这么不懂得珍惜,他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。

  “谢谢你啊寒哥哥,我……”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乔安好的话还没有说完,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  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。

  他们恰好谈到陆子熠,结果陆子熠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  看到他的电话,乔安好犹豫了。

  想接,可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“还是接一下吧,免得到时候他胡思乱想。”风翊寒在一旁提醒。

  闻,乔安好点头应声,这才接了电话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“你跟风翊寒去哪里了?为什么总是跟他混在一起?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,随便隔着电话,也能听出他话语中的不满。

  乔安好不由得冷笑一声,“他是我哥哥,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在一起?”

  “你们没有血缘关系,算什么哥哥。”陆子熠冷哼一声。

  这个话题根本就没法聊,再聊下去恐怕两人都得生气。

  乔安好迟疑了片刻,直接转移了话题: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  “没事就不能来找你?”陆子熠的声音比之前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  呵!那么长时间没联系过她,忽然来找她还有理了?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努力压抑着情绪道: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,我现在有点忙,不太方便接电话。”

  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准备挂电话。

  不过陆子熠抢在她挂电话之前,又开了口。

  “打算什么时候公开离婚?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缓缓响起,像是一道闪电一样,狠狠击在了乔安好的心上。

  在听到这句话时,乔安好猛烈的颤抖了一下,眼眶也在瞬间红了起来,泪水缓缓流淌而下。

  风翊寒在一旁沉默不语,却将她的表情完全看在眼底。

  他抽了几张纸递给她,乔安好轻轻擦了擦眼泪,低声道:“随便吧。”

  既然他也已经做好决定了,那什么时候都一样。

  “好,那就明天。”

  这一回,陆子熠没给她说话的机会,决绝的挂了电话。

  电话挂断之后,乔安好绷不住了,像个受了伤的孩子似的,委屈的大哭了出来。

  “小丫头乖啊,想哭就哭出来,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  风翊寒心疼不已,将她拥进了怀里,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。

  此刻的乔安好哭到模糊,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,满脑子全都是陆子熠的公开离婚。

  她原本以为他找她想要和好,想要跟她解释叶子沫的事,可是……

  猜测了所有,也没猜到是公开离婚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呆在乔安好的办公室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照片,视线从未离开过。

  “总裁,怎么突然就公开离婚了呢?我们分明就是……”

  来找夫人和好的呀。

  助理可怜巴巴的站在一旁,话才说到一半,就不忍心全说出来了。

  陆子熠沉重的闭上了眼睛,沉声道:“我没说过要找她和好,这件事情我早就想清楚了。”

  “可是总裁……”

  “不过就是一个我不要的女人,没什么好可是的。公开离婚,我就是怕伤害到爷爷。”

  没等助理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。

  即便助理说出了他的心思,骄傲如神祗的陆子熠,也绝对不会承认。

  真是口是心非的大boss啊。

  助理既是心疼又觉得惋惜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人心里都有彼此,可现在却是回不去了。

  “通知下去,明天召开记者招待会,就是说我跟乔安好会一同出席。”

  低沉醇厚的声音听着甚是飘渺,连陆子熠自己都不知道,这话是怎么说出来的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