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氏集团,总裁办公室内。

  看着那份崭新的离婚协议书,乔安好的视线久久没有转移,好似愣住了,又好似在沉思什么。

  “陆总说了,明天召开记者招待会,公开宣布离婚。”

  身旁传来沈凌的声音,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她沉重的闭上了眼睛,纵使早就知道这件事了,每听到一句这种话,她的心还是抑制不住的痛了起来。

  她辛辛苦苦维持了几年的婚姻,真的……

  要彻底结束了吗?

  “那就公开吧。”

  既然协议书上的时间已经改到了明天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  离婚或者不离婚,什么时候公开离婚,其实都在陆子熠一念之间。

  只要他定下了,乔安好说什么都没用,这一点她心知肚明。

  “那你甘心吗?你还没有完全利用好这个时间,还没有把老爷救出来,这样的结果你真的能接受?”

  沈凌显然是为乔安好感到惋惜。

  毕竟在这个时候公开离婚,会有很多传对乔安好不利。

  乔氏集团刚刚稳定,真的不能冒这个险了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淡然道:“不甘心那又如何?输了就是输了,剩下的只能靠我们自己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再争取一下?二小姐……”

  “咚咚——”

  外面传来了秘书的敲门声,打断了沈凌的话。

  “总裁,这是e.s让人送来的,说是务必要交到您的手上。”

  秘书将信件交给了乔安好,之后就退下了。

  信件里的内容很简单,就是离婚该走的流程,还有记者招待会的台本。

  没想到陆子熠把这些都准备好了,看来他从未考虑过不跟她离婚啊。

  乔安好不禁冷笑一声,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着转,“派人过去传话,就说我会好好配合的。”

  既然他准备的那么充分,那她也绝对不能让他失望才行。

  “你这是在跟陆总赌气?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?陆总他其实……”

  沈凌急急忙忙开了口,可说到最后,他却忽然顿住了,后面的话怎么着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他其实什么?”乔安好是真的不明白,她挑眉看他,想听沈凌的解释。

  沈凌盯着她犹豫了好半晌,终究还是摇头道:“没什么,是我多想了。”

  从男人的角度来看,陆子熠明显就是在做最后的挽留。

  要不然为什么特地派人来把这些东西交给她?应该就是希望乔安好妥协,希望乔安好能去找他。

  但哀莫大过于心死。

  乔安好早就已经对陆子熠失望了,一旦对这个男人彻底失望,她便没有勇气再去找他。

  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啊。

  “嗯,那就按我说的去做吧。”乔安好闷哼一声。

  沈凌走了之后,她的视线依旧紧紧盯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,好半晌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如同石化一般……

  e.s总裁办公室。

  “你说什么?她说会好好配合我?”陆子熠眉头紧皱。

  那女人是傻子吗?他都主动派人过去了,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懂?

  难道非要跟他犟到底,非要真的离婚了她才甘心?

  “是,是啊,沈凌就是这么说的,总裁,要不我们去找夫人吧,这……”

  助理被吓得抖了一个激灵,但还是不想让两人就这么离婚。

 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陆子熠的眼神给吓到了,只好乖乖闭上了嘴巴。

  “既然她想配合我,那我当然不能让她失望。”低沉冷漠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  她不是总跟风翊寒在一起么。

  很好,那他就成全她,还给她一个自由身,想跟谁在一起在一起。

  陆子熠俊眉紧蹙,青筋暴露的双手,俨然出卖了他的真实内心。

  助理在一旁全都尽收眼底,可却没有任何的发权,只能看着他们虐下去。

  这个夜晚,注定是不眠之夜。

  刚回到住的地方,乔安好就躺到了床上,可是辗转反侧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  她跟陆子熠为什么会忽然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。

  之前明明已经有了要和好的迹象,怎么忽然就闹到了离婚。

  “哎——”终归还是不够爱吧。

  陆子熠终究不相信她,终究还是觉得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。

  既然如此,就算勉强在一起,好像也没什么意思。

  离婚就离婚吧,这本就是他俩的结局,可是……

  她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疼,疼到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,每一分钟都像是一年似的,很是煎熬。

  “薇薇,陪我出来喝酒吧。”

  一个人在家煎熬了很久,乔安好终究还是坚持不住了,叫上了夏薇薇去了酒吧。

  因为两人怀孕不能喝酒,所以叫了好多饮料。

  乔安好一杯接着一杯的喝,饮料终究不能跟酒相比,根本就喝不醉,她依旧还是那么难受。

  “怎么办啊薇薇,我跟陆子熠……我们明天就要宣布公开离婚了。”

  后面那几个字,像是刀子一样狠狠地挖着乔安好的心脏,疼地她好想把心脏给挖出来。

  “公开离婚?不会吧,怎么那么突然?”夏薇薇也愣住了。

  两人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?怎么说公开就公开了?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:“嗯,他问我什么时候公开离婚,我说随便,然后他就说明天公开离婚了。”

  说到后面,乔安好已经泣不成声,跟个孩子似的哭的不像样子。

  虽然他们早就已经签了离婚协议,可那毕竟没有公开,她就依旧还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的。

  可现如今,这个男人就连演戏都不会跟她演了。

  “没有再和好的余地了吗?安好,实在不行你就求求陆总吧。”

  夏薇薇实在不忍心看到乔安好这样,她太了解乔安好了,如果不是难受到了极致,绝对不会叫她出来喝酒。

  这女人向来喜欢把心事藏在心里,一旦她愿意说出来了,那便是真的疼的藏不住了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我不会再求他,绝对不会。”

  卑微祈求来的婚姻,真的没有意思。

  她不想再委屈自己了,也不想让自己活的太狼狈了。

  “那好吧,那我们就使劲喝,今晚你跟我一起回家。”夏薇薇道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