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委屈巴巴的点了点头,之后便将手中的饮料一饮而尽。

  整个一晚上,两人都泡在酒吧,到了凌晨好几点才去了夏薇薇家。

  乔安好这边如此,陆子熠那边亦是如此。

  “我真的服了这俩人了,你说他们明明就不想离婚,为什么非要这样呢。”

  穆尘给夏薇薇打了电话,一直在吐槽这陆子熠和乔安好。

  都说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  那两人对彼此的感情都没多少认知,可别人却看得很清楚。

  乔安好觉得陆子熠不爱她,陆子熠觉得乔安好喜欢上了别人。

  总而之,就是因为互相猜测,互相的不信任,导致两人走到了今天这一步。

  “哎!可能这就是命吧,也许他们注定就是有缘无份。”夏薇薇无奈的叹息了一声。

  又跟穆尘聊了一会儿,也就挂断了电话过去照顾乔安好了……

  第二天,记者招待会现场。

  从夏薇薇家离开之后,乔安好也没有去公司,直接就到了目的地。

  不管怎么样,离婚还是要体面一点,绝对不能迟到的。

  “二小姐。”

  前方传来了沈凌的声音,他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,明显刚刚才到。

  “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“都准备好了。”沈凌点头。

  乔安好了然,从始至终她的神经就没有松懈过,一直紧绷着。

  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布离婚,在这之前没有通知任何人,甚至连爷爷和妈妈都不知道她要离婚。

  乔安好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,她真的好怕后续收拾不好。

  “陆总和陆夫人怎么忽然召开记者招待会了?该不会有好消息要公布吧?”

  “听说陆家有个习俗,如果陆夫人怀孕了,是一定要公开通知的,莫非陆夫人怀孕了?”

  “哇——那真的是人生赢家啊,集团开的有声有色的,陆总还又这么疼爱她,实在是太幸福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旁边有好几个记者在窃窃私语着,她们没有发现乔安好,所以聊天内容并没有丝毫的避讳。

  现在听她们说这些,乔安好只觉得很扎心,回想起以前大家祝福的论,现在真觉得啪啪打脸。

  人都陆续来了,乔安好坐到了位置上,她早早就过来了,可陆子熠却迟迟没有现身。

 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不禁微微蹙眉,离约定好的时间都快到了,陆子熠怎么还没来?

  难道他不打算离婚了吗?

  心中生出了一丝丝这样的希望,乔安好不断的深呼吸着,修长的指甲早在不知不觉间插入了手心。

  可想而知她有多么的担忧紧张,有多么的不想离婚。

  “陆总来了!”

  人群中,不知道是谁高声喊了一句,彻底将乔安好的希望破灭了。

  陆子熠果真还是来了。

  他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她身边坐下,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,从进来开始,眼睛就没看向过她。

  “有件事我要问你,你必须认真回答我。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忽然传来,令得乔安好的心不由得微微一震。

  她点了点头,也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:“你问吧。”

  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风翊寒的?”他忽然皱眉看她,眸底深处划过了一丝一闪而过的厌恶。

  尽管转瞬即逝,可还是被眼尖的乔安好捕捉到了。

  他厌恶她,他觉得这个孩子是风翊寒的,他从未就想过是自己的。

  难道在他陆子熠的眼中,她乔安好真的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?

  许是太委屈了,乔安好鼻子酸酸的,眼眶也微微泛红,她好想告诉他孩子就是他的,可是……

 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会相信吧。

  因为,他已经认定孩子是风翊寒的了,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相信她。

  “为什么不回答我?你心虚了?你跟风翊寒真的……”做那种事情了?

  后面的话陆子熠怎么也说不出来,他脸上青筋暴露,很明显在努力的隐忍着心头的难受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故意装作没事人的样子,淡淡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。”

  “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我就想问你孩子是不是风翊寒的?”陆子熠不耐烦了。

  在来之前,他始终还是舍不得公开离婚,所以决定放乔安好鸽子。

 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竟然误打误撞被他查到了乔安好怀孕的事,逼的他不得不来这里。

  “孩子不是他的,孩子是你的。”乔安好忽然认真的看向了他。

  既然他已经知道她怀孕了,那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下去。

  她跟他说实话,信不信,那便是他的事情了。

  “乔安好,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是吗?到现在还敢骗我!”陆子熠忽然怒瞪着乔安好,每一个字都似从牙缝间挤出来的一样。

  他果真是不相信她。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努力平复好了情绪以后,故作冷静的道:“我没有骗你,孩子真的是你的。”

  “如果孩子是我的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陆子熠冷冷地瞪着她。

  尽管没有抬头,可乔安好依旧感觉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紧紧的盯着自己,似是要将她灼烧。

  得知怀孕的时候,两人已经闹掰了。

  在那种情况下,她怎么可能会告诉他自己怀孕了。

  太多的委屈涌上了心头,可乔安好依旧不想吐露出来,依旧故作冷漠的开了口:“信不信随便你。”

  “呵!”陆子熠冷笑一声,低沉冷漠的话语豁然从口中溢出:“像你这种渣女,不配做我陆家的夫人。”

  话音刚落,没给乔安好消化的时间,陆子熠便拿着话筒起身。

  “今天把大家叫过来,其实是想宣布一件事情,我与乔安好已经和平离婚,以后她不再是陆夫人。”

  以后……她不再是陆夫人。

  这句话,她已经想过好多次了,原本以为自己会从容接受。

  可当这句话从陆子熠口中说出来时,她真的好难受,心脏那里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,不停的拔出来又放进去,反复的疼。

  “哗——”众人一片哗然,显然没想到会是公开离婚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