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老爷子被气进了医院,陆家人刚到医院,此事便传的沸沸扬扬。

  这件事传到了乔安好的耳中,她因为担心爷爷的安危,所以便去了医院。

  “乔小姐来了。”

  刚到医院门口,便有好多媒体记者朝着乔安好过来。

  乔安好眉头微蹙,显然没想到连医院门口都围满了人。

  这些人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?难道他们就不担心影响医院里的病人?

  “乔小姐,你为什么忽然跟陆总离婚?是他甩了你吗?”

  “你们以前的恩爱是不是装出来的,陆总是不是早就决定让叶子沫叶小姐成为下一任陆夫人了?”

  “既然都已经离婚了,陆老爷子住院你为什么还要来看他,是为了蹭热度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,听到这些话乔安好就很是生气。

  “让一让让一让。”

  沈凌和几个保安护在乔安好周围,强行挤出了一条缝隙,把乔安好送过去了。

  好不容易远离了那些八卦记者,乔安好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二小姐,陆老爷子现在还昏迷未醒,你现在过去探望,只怕陆总会迁怒于你。”沈凌提醒。

  乔安好明白他的意思,沉声道:“没关系。”

  他又不是一次两次迁怒于她了,她对此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爷爷的身体,好怕爷爷有个三长两短。

  整个陆家,对她最好的便是爷爷啊。

  “乔小姐,你现在跟我们总裁已经没什么关系了,就不要来看望老爷子了。”

  乔安好和沈凌刚到病房门口,就被助理赶紧拦住了。

  虽然话说的不好听,但助理一个劲的给乔安好使眼色,显然是在提醒她,别在这个时候过来。

  谁都知道陆老爷子是陆子熠的软肋,而陆老爷子是因为他们离婚晕倒的。

  在这个时候,让陆子熠看到乔安好,只会增加怒火的燃烧。

  “爷爷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乔安好明白助理的好意,但她来都来了,真的想等陆老爷子醒过来。

  见乔安好如此执迷不悟,助理无奈的道:“还没醒过来。”

  “他呢?”

  “总裁他……一直守在老爷子床前。”助理满脸的担忧。

  陆老爷子从抢救中心回病房后,陆子熠就一直在旁边守护着。

 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可他却始终保持同样的姿势,一动都没有动过。

  “我过去看看他。”

  乔安好终究是担心了。

  就算两人现在毕竟不是夫妻关系,但也还算得上是朋友。

  她不忍心看到陆子熠这样下去,更害怕他会一直陷于恐惧之中。

  “夫人,这……”

  原本助理还想阻拦的,但他话还没说完,沈凌就拦住了他。

  乔安好小心翼翼地进了病房,纵使声音很小,可陆子熠还是听到了。

  “我说了不让任何人见我,下次不要再进来通知了。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不耐烦,陆子熠应该以为来的人是助理。

  乔安好沉默没有语,静静的走到了陆老爷子的床头。

  看着爷爷那苍白的脸,乔安好心里异常的酸涩,鼻子也酸酸的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“爷爷他会没事的。”

  她努力强忍着情绪,可声音听起来依旧有着明显的哽咽。

  在听到乔安好声音的那瞬间,陆子熠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。

  他抬眸看她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不见底,“谁允许你进来的?滚!”

  低沉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却充斥着难掩的怒意。

  爷爷晕倒是他俩的错,只要看到乔安好,他就会想到自己的不孝。

  “等爷爷醒了我再走。”乔安好的视线一直定格在陆老爷子的身上,然而她的余光却一直看着他。

  就算离婚了,那又能怎样?

  她就是很爱很爱他,她就是按捺不住的想要关心他。

  “你聋了吗?我让你现在就滚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!”陆子熠再次低吼。

  可能是怕影响陆老爷子休息,陆子熠的声音压得很低,越是如此,越让人感觉到他的可怕。

  乔安好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,然而内心已经快要打退堂鼓了。

  她抿了抿唇,故作冷静的道:“我说了,但爷爷醒来我就走。”

  “我也说了,你立刻马上给我滚!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冷漠可怕,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乔安好,眼神疏离而又淡漠。

  好似他跟乔安好从来都不熟,一直都是对立的那一方。

  乔安好心生委屈,忽然冷笑着道:“是你要离婚的,爷爷晕倒是我俩的责任,你凭什么这样对待我?”

  “凭什么这样对待你?”陆子熠寒眸微眯,忽然伸手指向了她的肚子,“就凭你肚子里的孽种。”

  都还没有跟他离婚,就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,这样的女人太过恶心。

  闻,乔安好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,她明显感觉肚子猛的跳动了一下。

  可能孩子也觉得委屈,所以跳动表示自己的不满吧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佯装坚强,“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,孩子是你的呢?”

  “我的?”

  陆子熠的俊脸阴沉到了极致,他忽然大步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  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,但依旧淡然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敢对天发誓,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?”陆子熠眼中的厌恶极其深邃。

  每次看到他的眼神,乔安好的心都如针锥一般刺痛,疼的她难以呼吸。

  她看着他,忽然自嘲的笑了起来,“就算我发誓,你也觉得我在撒谎,是吗?”

  似是被乔安好猜中了,陆子熠眸中闪过了瞬间的心虚。

  她了然的点了点头:“所以你怎么想吧,我这次来就想看看爷爷,只要爷爷醒了我立马离开。”

  “爷爷醒了我会派人通知你,请你以后远离陆家的人。”

  陆子熠松开了她,径直走到门口,将门打开,什么意思不而喻。

  人家都那么讨厌她了,一心一意的想要赶她走,乔安好也不想再赖着不走,大步离开了病房。

  “砰!”

  乔安好刚踏出病房,房门便被重重的关上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