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泪,无声无息的从眼角滑落而下。

  这扇门虽然只是将她关到了外面,可乔安好知道,陆子熠是在警告她,他们已经彻底没关系了。

  他将她彻底关到了心外,两人之间也不单单只是一扇门的距离。

  “呼!”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脚步沉重地离开了。

  “二小姐,现在就要回去吗?可是你才刚来……”

  见乔安好出来,沈凌有点诧异,显然没想到会那么快速。

  “人家不希望我来,把我赶出来了。”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。

  这里她再也不会来了。

  就算再担心爷爷,她也不会踏入。

  陆子熠那个人……就让他永远成为过去吧。

  “那以后就别来了。”沈凌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,显然也在为乔安好感到不值。

  她好不容易才到医院来探望,结果遭到这种待遇,很显然人家就没把她们当人看待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乔安好也不想多说什么,装扮好自己以后,就跟着他们离开了。

  这件事情还在继续发酵中,陆老爷子因此气到住院,e.s的股价一直在跌,各大网络头条全都是陆子熠离婚。

  总而之,如果没有别的更劲爆的消息,陆子熠离婚这条肯定要占据热搜好几天。

  刚到公司,乔安好便被秘书拦住了。

  秘书一脸的担忧,冲着乔安好摇着摇头,好像是让她不要进办公室。

  “我妈来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秘书点头。

  不用猜乔安好都知道,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她妈不可能不来找她。

  “没事,该来的躲也躲不掉。”乔安好拍了拍秘书的肩膀,进了办公室。

  刚到办公室,映入眼帘的便是王海琴那张生气愤怒的脸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轻轻开了口:“妈。”

  “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妈?我当初不是让你不要离婚么,你为什么就是要离婚?”王海琴气得不轻。

  原本就算没有了shi长夫人这个头衔,她也好歹是陆子熠的丈母娘,在贵妇圈也还是很吃得开的。

 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那些以前被她数落的人,还不知道要怎么报复她呢。

  最重要的是,没了陆夫人这个头衔,她女儿也绝对不好过。

  这件事情乔安好理亏,低着头沉默不语,任由王海琴发气。

  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必须要跟陆子熠和好,我不同意你们离婚,陆老爷子肯定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王海琴双手环抱在胸前,被乔安好气得心颤。

  “我跟陆子熠已经没有关系了,这个婚离都离了,怎么可能和好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。

  其实离婚了也好,这样她的心也就不会来回浮动了。

  没离婚之前,她每天都在担心,会不会惹到陆子熠,每天都害怕陆子熠会跟她提离婚的事。

  现在好了,以后不用担心这些了。

  大不了就重新来过,没了男人,她也照样还是乔氏集团的总裁。

  “乔安好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!你跟他离婚你会损失很多东西的,你能不能多为自己考虑一下。”

  王海琴气的不行了,她到现在都没办法接受乔安好离婚的消息。

  母亲的心思乔安好很了解,但现在已经木已成舟,说什么都没有用了。

  她走到了王海前跟前,柔声安抚着道:“其实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,我集团差不多已经稳定了。”

  “那你跟我说说,怎么就稳定了?”王海琴显然不相信她。

  明眼人都知道,乔安好这个集团之所以能开的起来,完全是因为陆子熠。

  虽然也有人是真心想帮她,但大部分都是冲着她的身份来的。

  毕竟那段时间,她跟陆子熠在外装的很亲热,陆子熠还豪送她商城。

  两人如今就这么离婚了,没有影响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
  乔安好理了理思绪,认真的道:“那些股东现在想退股也退不了,想撤资也必须要有赔偿金,所以……”

  “你别跟我说这些。”王海琴已经懒得听下去了,皱眉道:“安好啊,你们真的不能和好了?”

  对于王海琴而,最重要的就是乔安好的幸福,乔氏集团那些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

  乔安好爱陆子熠,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,两人一旦离婚,她就彻底无法接触他了。

  “到底要我跟你说多少遍你才能承认现实,我跟陆子熠离婚了,彻底离婚了,不会再有和好的可能。”

  她的话语云淡风轻,好似说的不是她的事情,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心里有多么痛苦。

  跟陆子熠离婚,最痛苦的其实是她。

  别人顶多是接受不了现实,可她呢,她是彻彻底底的心碎。

  “不可以,你们必须复婚,如果不复婚的话,你就别认我这个妈了!”

  王海琴彻底被激怒了,冲着乔安好吼完之后,这才拿着包包离开,狠狠的关上了门。

  外面站的几个人都被吓到了,显然没想到王海琴会这么生气。

  见王海琴走了,沈凌因为担心乔安好,这才进了办公室。

  “不要安慰我,这些都是我该承受的。”

  没等沈凌开口说话,乔安好便抢先开口,显然不想听到别人的安慰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越是有人安慰,她的心里就越是不舒服,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  可实际上她是被离婚的那一方啊,她心中的痛又有谁能理解?

  “我不会安慰你,我是来通知你的,万氏集团总裁来了,说要谈合作。”沈凌开口。

  闻,乔安好稍微有些诧异。

  在这个节骨眼上谈工作,万阳难不成真的把她当成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了?

  即便如此,乔安好也还是过去了。

  然而他刚到会议室,就被万阳强行拉了出去。

  “不是开会吗?你这是……”

  “谁说来找你谈工作就必须要开会了,有其他事要跟你商量。”

  乔安好话还没说完,万阳就打断了她,强行拉着她出去了。

  现在正是风口浪尖时期,乔安好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中。

  万阳拉着她出来,肯定会被媒体拍到。

  “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,不能怪我。”乔安好苦笑着道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