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便已经离婚了,乔安好手上还是有陆家的钥匙。

  所以她直接进了陆家,没有敲门。

  “哟,我还以为是子熠回来了,没想到是你啊。”

  听到动静,叶如烟便和叶子沫过来了。

  这两人离婚以后,叶子沫就一直呆在陆家,显然想趁机跟陆子熠接触,想得到陆夫人这个位置。

  乔安好早就知道叶如烟会这样了,淡淡的道:“我找陆子熠有事。”

  “你找他有事,就去公司找他,这个家已经跟你无关了,你没资格回来。”

  叶如烟双手环抱在胸前,趾高气扬地看着乔安好,接着朝她伸出了手。

  乔安好有些不解,不知道叶如烟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愣着做什么,赶紧把陆家的钥匙交出来,免了以后你偷偷进来,偷了我们陆家的东西,那还怎么了得。”

  叶如烟的这番话说的太过直接,深深刺痛了乔安好的心。

  她不由得冷笑一声,“好歹我也叫了你几年的妈,你这样不觉得过分吗?”

  “哟,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呢。”叶如烟嘲讽地笑了起来,“我懒得跟你多说废话,快点把钥匙给我。”

  “钥匙我会给你的,不过不是现在。”

  如果现在就把钥匙还了,这件事情没解决之前,她便没法再来找陆子熠。

  关键时候,她根本没法去他公司。

  所以,只能来陆家找他。

  “陆夫人,哦不,应该叫你乔小姐了,既然你已经跟子熠离婚了,还钥匙那是理所应当的事儿,你不应该跟姑姑讨价还价。”

  叶子沫的声音听着很温柔,可每一句都在嘲讽乔安好。

  早在来陆家的时候,乔安好就已经预料到这些了,所以她的神情并没有多少变化。

  “还不还钥匙是我的事,你好像还没资格来说我,我只是来等一下陆子熠,见到他我就走。”

  乔安好话还没有说完就准备上楼,显然不想搭理这两个女人。

  然而人家并不打算放过她,见她要走,叶如烟赶紧上前拦住了她。

  “你已经不是陆家的人了,子沫没资格说你,我可有那资格,保安呢,快点把她给我轰出去。”

  叶如烟真的太绝情了,直接叫来了好几个保安,想把乔安好轰出去。

  没想到叶如烟会这么无情,乔安好眉头紧蹙,低声道:“还嫌事情不够多吗?还想被媒体捕风捉影吗?”

  “如果我现在被赶出去,绯闻方向就会变,所有人都会说是因为你这个婆婆,我才会跟陆子熠离婚。”

  “你觉得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想给你的儿子火上浇油吗?”

  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但希望你长点脑子,爷爷已经被气的住院了,你就不要给你儿子添乱了。”

  乔安好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,说的叶如烟一愣一愣的,只能悄悄的把那些保安打发走了。

  没有人会不在乎利益,既然乔安好跟陆子熠已经离婚了,那便是对她最大的嘲讽。

  “等陆子熠回来了,我跟他把话说完我就离开,以后我也不会再来,放心吧,我不会打扰你们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说完,乔安好就不紧不慢的上了楼。

  毕竟这是自己生活了好几年的地方,要说有感情肯定也是有的,最深的,也就是她住的房间了。

  回到房间以后,乔安好便深吸了一口气,沉重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过了好半晌,她方才睁开眼睛,坐到沙发椅上静静的等候着。

  许久,都未曾变换过姿势。

  “咚咚咚——夫人,总裁回来了。”

  外面传来了佣人的声音。

  大家可能还是叫习惯了,即便乔安好已经跟陆子熠离婚,还是改变不了称呼。

  乔安好点头应声:“好,我去见他。”

  她下楼后,发现陆子熠正襟危坐,一脸严肃的看着她,神情淡漠疏离,似是在看待陌生人。

  乔安好的心猛烈的颤抖了一下,心脏那里隐隐作痛,疼的她有些难以呼吸。

  “我妈说你有事找我,什么事?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传来,不带有丝毫的感情、色彩。

  乔安好在心里暗自深呼吸着,故作冷静的道:“关于出轨的事,我希望你能帮我澄清。”

  “哦?你绿了我,还想让我帮你澄清?”陆子熠挑眉,眉宇之际有着明显的不悦。

  “有没有绿了你,你比我清楚。”乔安好淡然回应。

  她和陆子熠早就协议离婚了,两人之间不存在出轨和背叛。

  既然如此,陆子熠没必要这么说她。

  哪怕她真的早就跟万阳好了,在这件事情上,她也没有背叛他。

  毕竟严格上来说,两人早在半年前就离婚了。

  “绯闻的事你自己解决,我懒得搭理,或者……让你的绯闻男友解决。”

  陆子熠话音刚落,便起身准备上楼。

  刚走几步,便又停下了脚步,“这个家已经跟你没关系了,临走之前,记得把钥匙交出来。”

  “你听见了吧,连子熠都让你交钥匙,我看你这回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叶如烟在旁边插上了一嘴,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乔安好。

  她不是第一次被人嘲笑了,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落井下石。

  早在乔家倒台的那时候,所有的低谷她都已经承受过了,也不会再有比那更难承受的事。

  纵使心里再难受,乔安好也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。

  “好,我会把钥匙交出来,但是,我希望你能帮我澄清绯闻。”

  大厅里的气压瞬间降到了低点,冷的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“呵!”陆子熠冷哼一声。

  他侧目看她,漆黑深邃的凤眸深不见底,低声道:“找你的男人去,滚!”

 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陆子熠已经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了。

  没有直接劈头盖脸地骂她,已然是对她最大的尊重。

  外界现在都在传,是乔安好水性杨花绿了陆子熠,这对于心高气傲的陆子熠来说,就是最大的诋毁。

  “子熠都叫你滚了,你还是抓紧滚吧,把钥匙交出来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
  叶如烟冷笑着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强行从她身上搜出了钥匙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