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几个小太妹越说越起劲,没有半点要放过乔安好的意思。

  这种未成年的小屁孩儿做事没有分寸,乔安好是真的不敢得罪,也生怕自己说错话了。

  她咽了咽口水,故作冷静的道:“这是我们演出来的一出戏,目的就是为了引起轰动,我并没有出轨。”

  “谁相信你说的鬼话,姐妹们,不要跟她废话了,使劲的给我打,打到她爬不起来为止。”

  黄毛丫头冷哼一声,话刚说完,那几个女生就朝着乔安好过来。

 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,乔安好下意识的往后退着,红唇也早就泛白,看起来就像生病中毒了似的。

  “你们不可以打我,我怀了陆子熠的孩子!”

  就在那些拳头即将到自己身上时,乔安好终于大声开了口。

  果然,大家全都停止了动作。

  毕竟那是陆子熠的孩子,万一出了点问题,他们就算有100条命也不够赔的。

  那几个女生呆呆地愣在一旁,好久后,方才有人说话。

  “老大,这下该怎么办啊,打还是不打?”

  黄毛丫头也愣住了,皱眉道:“打肯定是要打的,不过下手轻点,别把她的孩子打掉了。”

  好不容易抓到了人,不打的话难解心头之恨,打的话又怕伤到孩子,也挺为难她们的。

  为了不伤到乔安好的孩子,那些人全往她脸上动手。

  “啪——”

  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,声音清脆到乔安好已经没了知觉。

  没过几分钟,乔安好的脸便又重又大,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有的容貌了。

  “行了行了,别打了。”

  见乔安好已经被打的差不多了,黄毛丫头这才开口叫停,要再打下去的话,恐怕会出人命。

  “就这么放过她吗?那会不会太便宜她了?”有人开口,显然对此很不解气。

  “不放过难道要打死她?”黄毛丫头冷哼一声。

  毕竟是几个未成年的小太妹,只敢把乔安好绑架过来教训教训,不敢真正动真格的。

  她们对着乔安好观察了片刻,这才有人开口提议:“拍她照片吧,拍一些尺度的,以后好要挟她。”

  “这个主意不错。”

  “嗯,既然你们都觉得不错,那就把她的衣服扒了,想怎么拍就怎么拍。”黄毛丫头点头应声。

  有了老大的应允,其他人全都一脸的激动,早就迫不及待了。

  隐隐约约中,乔安好听到了这句话,她想开口反抗,可她现在已经无力挣扎了。

  “不会吧,这么快就晕过去了?”

  “老大,她会不会被我们打死了?好像……没有气了哎。”

  “快走快走,外面有人来了。”

  杂七杂八的声音传来,乱糟糟的,乔安好一句都没听清。

  她努力的强迫自己睁开眼睛,可眼皮却异常的沉重,最终还是渐渐失去了意识……

  “医生,二小姐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?你不是说她没有事吗?”

  “这位先生你先别着急,乔乔姐她确实没有事,大人跟孩子都平安,不过是受了点皮外罢了。”

  “既然是皮外伤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?”

  外面传来了争吵声,可能是被吵得头疼了,乔安好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  见她醒来,陪床的护士激动的道:“乔乔姐醒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她醒了吗?”

  沈凌激动的从外面跑来,脸上有着肉眼可见的担心和害怕。

  似是没想到睁开眼看到的会是沈凌,乔安好眉头微蹙,“奇怪,那几个小太妹呢?”

  “什么小太妹?我们找到你的时候,就只有你自己啊。”沈凌不解的摇了摇头。

  只有她自己吗?

  乔安好自己也有些疑惑,“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  “是警察找到的,然后通知我们过去,我到那边的时候,就只有你自己在。”沈凌开口解释。

  如果不是警察办事效率强,恐怕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乔氏集团没了乔安好,那就相当于灯没有了灯芯,现如今乔安好找到了,那就有好转的希望了。

  只是……

  “二小姐,到底是谁绑架了你?你身上的伤都是被谁打的?”

  沈凌终于将自己的疑惑问出了口,一脸狐疑的看着乔安好。

  “我被几个陆子熠的脑残粉绑架了,看起来都是十几岁的小太妹。”乔安好仔细回想了一下。

  一想到是被脑残粉绑架的,乔安好的身子便忍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  她早就知道了网暴的可怕,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可怕到了这种地步。

  如果不是警察及时找到她,她还真不知道那些小太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  “又是陆子熠,怎么总是跟他有关。”沈凌是真的生气了。

  从乔安好认识陆子熠以后,乔安好的大部分伤痛,几乎都是陆子熠带来的。

  如果不是陆子熠,乔安好绝对不会过成现在这样。

  乔安好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沈凌说的没错,自从认识陆子熠以来,她就几乎没遇过什么好事。

  “二小姐,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,陆子熠这么欺负人,我们也不能让他好过。”沈凌道。

  闻,乔安好挑眉看他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  “我想让他受到惩罚,e.s的股价最近低的厉害,如果我在动点手脚,肯定会让他们损失惨重。”

  沈凌一本正经的分析着,好像早就已经有这个打算了。

  提到股价,乔安好好像想到了什么,脸色逐渐变得难看:“e.s股价的事情,是不是一开始就跟你有关?”

  “没有,我对此毫不知情,我也没有那个本事。”沈凌摇了摇头。

  能影响e.s股价的人,确实不可能是沈凌,他虽然有那个想法,可他绝对没有那个本事。

  如果不是他,那会是谁?

  “咚咚——”

  病房外传来了敲门声,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沈凌,沈凌意会,这才道:“风总打电话找我,所以我就跟他说了。”

  原来是风翊寒来了。

  不对,风翊寒?

  如果说是风氏集团对e.s动的手脚,好像还是可以说得过去的。

  “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  风翊寒刚进来,就径直走到了乔安好床边坐下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