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没什么大碍。”

  乔安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似是有话想要跟他说。

  刚开始风翊寒还没意识到,当发现乔安好一直看着他时,这才不解的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有件事情我想问你,e.s股市的事情跟你有关吗?”乔安好直接询问出口。

  目前为止,除了风翊寒,她想不到其他的人选。

  如果不是风翊寒在背后搞的鬼,那可能就是别人在搞陆子熠,跟她就没什么关系了。

  倘若是风翊寒搞的鬼,那很有可能是为了给她出气,想要报复陆子熠吧。

  风翊寒沉默了片刻,忽然笑了,“你怎么会想到是我?”

  “不知道,就忽然想到你了。”乔安好摇了摇头。

  她说的是实话,确实是忽然间想到他的,而风翊寒确实也有最大的可能。

  见乔安好一脸的认真,风翊寒也就不再隐瞒了,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是我在背后搞的鬼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稍微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又道:“不过我不是有意的,我只想稍微给他一点惩罚,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”

  e.s的股市问题确实比想象的要严重的多,就算风氏集团有再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真正打击到e.s。

  归根结底,还是集团内部出了问题。

  “陆子熠是个记仇的人,如果让他知道是你在背后搞的鬼,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”乔安好苦笑着道。

  恐怕陆子熠不但不会放过风翊寒,也绝对不会放过她吧。

  毕竟不用脑子想,都能知道风翊寒这么做是为了她。

  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儿,两人离婚以后,又是股市的问题,又是出轨的问题,恐怕陆子熠已经对她恨之入骨了。

  风翊寒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“想对付我就尽管来,不伤害你就好。”

  说到这里,风翊寒像是想到了什么,紧接着又问道:“你跟万阳是怎么回事?你们真的在一起了?”

  她跟万阳?

  这怎么可能?

  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“我跟他只是合作伙伴,连好朋友都算不上,怎么可能会在一起。”

  “嗯,那绯闻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风翊寒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  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,风翊寒明显松了口气,好似很庆幸乔安好跟万阳没什么关系。

  绯闻的事情,乔安好还没想清楚。

  倒不是因为她不想解释,而是担心越解释越乱。

  现在最重要的是爷爷的安危,她只想确认爷爷平安无事,其他的事,只能顺其自然了。

 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忽然坚定地看向了风翊寒:“帮我一个忙。”

  “你确定要这样吗?”

  就算乔安好没有把话说清楚,风翊寒也知道她想说什么。

  乔安好好点了点头:“爷爷一直都对我不错,我是真的想去看看他。”

  “好,晚点我带你过去。”

  了解乔安好的人都知道,一旦是她决定好的事情,别人根本就劝不住的。

  既然如此,那倒不如顺着她的心意来。

  到了晚上,风翊寒接乔安好出院,之后便带着她去了中心医院。

  据了解,陆老爷子从住院以后就没有离开过,醒来之后也在医院疗养,不过都有专门的团队照顾,所以很难打探到消息。

  “你自己进去,还是我陪你进去?”

  到了医院门口,风翊寒忍不住开口询问,显然不放心让她自己进去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淡淡的道:“我自己进去吧。”

  也许她还会遇到陆子熠,陆子熠还会像之前一样赶她出来,可来都已经来了,她必须要见到爷爷。

  “好,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,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风翊寒点头应声。

  有了他的这句话,乔安好心里暖暖的,像是有一股暖流在缓缓的流淌着。

  她感激的看了风翊寒一眼,这才进了医院。

  爷爷的病房她记得很清楚,可当她过去的时候,发现病房里的人换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打扰一下,这间病房原来的病人去哪里了?”

  乔安好犹豫了片刻,终究还是问了病房里新住的人。

  病人的家属顿了顿,接着摇头道:“这个我还真不清楚,你想知道的话,最好还是去问医生吧。”

  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

  乔安好有些失落,看来陆子熠是故意想要躲她,所以才悄悄的给爷爷换了病房。

  她相信风翊寒调查的结果,陆老爷子肯定还在这家医院没有走,只是不会轻易让她找到。

  “夫,夫人?”

  就在乔安好不知道该怎么办时,身后忽然传来了助理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惊喜地转身,发现助理旁边还有穆子涵时,神情逐渐变得复杂。

  穆子涵显然也没想到会在医院遇见乔安好,也有些尴尬。

  不过只是瞬间的功夫,她便收拾好了情绪,笑着朝乔安好打招呼,“你最近还好吗?”

  “不太好。”乔安好诚实的摇了摇头。

  她最近确实不太好啊。

  感觉再一次遇到了人生的低谷,再一次被全网黑,甚至还被脑残粉绑架攻击,差点整个人都被毁了。

  “安好,我知道你最近过得挺难的,我原本想打电话问你情况,可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穆子涵苦涩的笑了起来,显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。

  她们两人都不是擅长说谎的人,尤其面对的还是朋友,自然更难以说谎。

  即便她没把话说完,乔安好也明白,浅笑着道:“没关系,你是来看爷爷的吗?能不能带我过去?”

  只要让她远远地看爷爷一眼就够了,她只想确认爷爷平安无事。

  “好,我带你过去。”穆子涵爽快地应了下来。

  “不可以吖穆小姐,总裁说了,不允许夫人过来。”助理神情凝重,也是左右为难。

 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陆子熠和乔安好心里都有彼此的,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,他们的离婚协议肯定生效不了。

  现如今一旦生效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“那就不要让他知道,安好都来了,她不过就是想见爷爷一面,为什么不可以。”穆子涵坚持要带乔安好过去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