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不可以穆小姐,要是让总裁看到的话,我可就真的没命了。”助理急的快要哭了。

  他当然也是希望乔安好过去,然后趁着这次的机会,两人能够重归于好。

  可上次的情景历历在目,这两人一见面就跟仇人似的,根本就不能见面,太容易出事了。

  穆子涵完全无视了助理,直接拉着乔安好的手过去。

  “没关系,由我带你,我肯定会让你见到爷爷。”穆子涵一脸的坚定。

  似是没想到穆子涵会这么帮她,乔安好有些诧异,但更多的还是感动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这种尴尬的关系,她跟穆子涵真的能够成为很好的朋友吧。

  可是现在,似乎不可以了。

  “安好,既然你已经跟他离婚了,那我们就不要想太多,还像以前那样好吗?”

  可能看出了乔安好的心思,穆子涵忽然停下了脚步,认真的看着她。

 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穆子涵不想失去乔安好这个朋友。

  乔安好何尝不是一样,她一直担心穆子涵会因为她是陆子熠的前妻,而不接受她这个朋友了。

  “没关系,我们慢慢来。”

  许久没有听到乔安好说话,穆子涵这才笑着又开了口。

  她牵着乔安好的手向前走,特别像是一个大姐姐,在带领着小妹妹。

  刚到病房门口,乔安好就被里面的吵闹声震惊到了。

  “你这混账小子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安好找到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她来见我?”

  病房内传来陆老爷子愤怒的声音,这个语气明显是对着陆子熠的。

  看了陆子熠现在也在,那她来了,陆子熠会不会觉得她是有预谋的。

  乔安好咬了咬牙,心脏扑通扑通狂烈跳动个不停,终究还是不希望被陆子熠误会啊。

  “她失踪了,我找不到她,等有她的消息了,我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依旧低沉冷漠,看不到他的神情,压根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情绪。

 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,乔安好心里难免有些失落。

  没想到自己失踪的这个时间里,陆子熠毫不关心她,也从未想过去找她。

  “咚咚——”

  穆子涵给了一个加油的手势,紧接着就过去敲门了。

  在她敲门的瞬间,乔安好下意识的想要阻拦,但最终还是晚了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房间里传来的陆子熠的声音,紧接着穆子涵便拉着她进去。

  可能因为太紧张了,从头到尾乔安好都没敢抬头。

  “安好?太好了,你没事就好,快点过来给爷爷看看。”

  陆老爷子刚看到乔安好就激动的不行,赶紧朝着她招呼着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准备朝陆老爷子过来,可刚走几步就被陆子熠拦住了,继而被他强行拉了出去。

  “我有事要跟乔安好单独说,爷爷你不要担心。”

  “喂,你这臭小子,你要把安好带到哪里去啊?”

  陆老爷子骂骂列列的声音传来,可陆子熠压根就没有听见,还是强行把乔安好拉出去了。

  果真跟他说的一样,不允许乔安好在踏进陆老爷子的病房,所以直接把她带出了医院。

  出来之后,乔安好彻底从思绪中回过了神来,皱眉道:“你有必要这样对我吗?我就想看看爷爷……”

  “爷爷你已经看到了,他的身体也很健康,如果没其他的事,就不要再来了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不耐烦地打断了她,转身就准备走。

  见他要走,乔安好忽然觉得相当委屈,大步上前拦住了他。

  她紧咬着下唇,强忍着想哭的冲动,冷静的道:“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,你没必要对我这样。”

  “是么,刚跟我离婚就传出了绯闻,这难道不叫对不起我?”

  果然,陆子熠很在乎这件事。

 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,尤其还是陆子熠这样绝顶成功的男人。

  他在乎不是因为喜欢乔安好,而是在乎自己的面子。

  乔安好冷笑一声,淡淡的道:“那你呢?我们结婚以后你的绯闻少吗?”

  “都已经过去了,我没必要跟你谈以前的往事。”陆子熠挑眉,眉宇之际有着明显的不满。

  “那我们也已经成为过去了,你也没必要纠结绯闻的事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每次谈到这些事情,她都觉得自己相当的委屈。

  那种委屈是很难一下子消除的,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  “已经成为过去了?”陆子熠的脸色忽然难看到了极致。

  他冷冷地直视着乔安好,声音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,“既然如此,爷爷只是我的爷爷,与你无关。”

  “陆子熠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?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的脑残打死。”

  乔安好是真的又生气又委屈,强忍了许久的泪水,终于在这一刻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。

  她确实给他制造绯闻了,可那不是她故意的。

  万阳也是因为害怕她受伤,所以才抱她去医院检查,谁知道就被有心人士给拍到了。

  可他呢,他带给她的网络暴力还少吗?

  如果真要比起来的话,陆子熠带给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多了。

  “是么,我看你现在活的好好的,一点都不像有事的样子。”陆子熠冷哼一声,根本就不相信她。

  原本他也以为她是真的失踪了,派了好多人去找她,可没想到,她忽然出现在了爷爷的病房门口。

  如果说失踪不是她一手策划的,打死他都不相信。

  “你以为我是故意失踪的?”乔安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  心脏那里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,不停的拔出来又放进去,每一次都钻心的疼。

  她的脸肿成这样了,难道他看不出来吗?还觉得她在撒谎骗人?

  看到她的神情时,陆子熠有瞬间的心软,在那不为人知的眸底深处,也闪过了一丝心疼。

  不过很快就被他给掩饰住了,低声道:“像你这种人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不排除这个可能。”

 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却不容置疑。

  每一个字都像是刺一样狠狠扎在了她的心上,疼痛不已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