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既然这就是你的心里话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乔安好伤心欲绝,已然不想再见眼前的男人了。

  只要看到他那张脸,她就会想到他那疏离冷漠的眼神。

  每一次都会狠狠的刺痛她,痛的她连自己都要迷失了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好了情绪以后,开口道:“我不会再来找爷爷,也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  她的声音异常的冷静,好似之前失态的那个人并不是她。

  “从此,桥归桥,路归路,乔安好和陆子熠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乔安好终究还是停顿了,心脏已经疼得快要骤停。

  她紧咬着下唇,强忍着疼痛,撕心裂肺的说出了那几个字。

  “从此再无瓜葛。”

 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的费劲。

  乔安好清楚地知道自己说这些话意味着什么,可她别无选择,只能彻底跟他做个了断。

  “想通了就好,再见!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,始终如以往那般淡漠。

  他的话刚说完,便径直朝医院过去,连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  看着他那决绝离去的背影,乔安好的手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心脏的位置,那里真的钻心刺骨的疼,疼的她难以呼吸。

  陆子熠走了之后,一直在车上的风翊寒赶紧下车到了她跟前。

  “没事,还有我陪着你。”风翊寒一脸的心疼。

  看到陆子熠那样的态度,别说是乔安好了,就连他都想狠狠的揍陆子熠一顿。

 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乔安好竟然会真的放下。

  如果她揭开身上的伤口让陆子熠看见,也许陆子熠会选择相信她吧。

  “寒哥哥。”

  乔安好泪眼朦胧的看着风翊寒,下一秒就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,看起来相当的委屈。

  在这段感情中,她已经卑微到找不到任何自我了,结果始终还是没办法挽留这个男人。

  尽管这个男人对她不好,可她就是爱他啊,爱到了没有自尊,爱到了没有爱情中的公平。

  “以后不要再找他了,这个医院也不要再来了,你放心,绯闻的事情我帮你解决,我来保护你。”

  风翊寒心疼的不行,从来没想过乔安好难受痛哭,他的心也会这么的疼。

  从医院离开以后,乔安好就跟着风翊寒回了别的别墅。

  她原本住的地方已经不能去了,全都有媒体狗仔跟着,一旦过去,后果只怕不堪设想。

  “这段时间你就住这里吧,我已经让阿姨过来照顾你了,安心住着,绯闻的事情给我一天时间就好。”

  风翊寒拍了拍乔安好的肩膀安慰着,生怕她在这段感情中走不出来,但又不敢提及这件事。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点了点头。

  现在也只能听风翊寒的了,任何有关于陆子熠的事,都会让她没了分寸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“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风翊寒看了乔安好一眼,虽然很不放心她,可也知道这种时候最好让她自己静静。

  也只有这样,她才能慢慢的想开,慢慢的振作起来。

  乔安好点头,小脸苍白的就像一张白纸,看起来特别的可怕没精神。

  临走之前,风翊寒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最终也还是离开了。

  偌大的房子里,只剩下乔安好一个人了,无尽的空虚和孤独袭来,再度让乔安好崩溃。

  泪水,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。

  没有一丁点儿声音,好似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哭了……

  中心医院。

  “你让安好走了?我好不容易看见她,你就这么让她走了?”

  陆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,恨不得将陆子熠从窗户里扔出去。

  陆子熠就跟没听见似的,压根就不搭理陆老爷子。

  面对家长本来就是这样,话说多错多,能不说就不说,让他骂一会就好了。

  不过陆老爷子可不是省油的灯,沉声道:“我命令你必须把安好叫过来,否则我就绝食我拒绝治疗。”

  “我跟她已经离婚了,爷爷,放过人家,不要再找了。”

  陆老爷子的威胁对陆子熠还是有点作用的,毕竟陆老爷子也是说一不二的人,真耍起性子来也挺可怕。

  “谁允许你们离婚了?你们离婚没有通过我的允许,那就不算数!”陆老爷子愤怒的道。

  可能实在不想跟陆老爷子发生争质了,陆子熠也没说话,大步离开了病房。

  见他走了,陆老爷子激动的喊道:“你这不孝的臭小子,你抓紧给我回来!”

  “老爷子消消气,这样跟他说肯定是没用的,我们要从长计议。”

  陈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了,这才开口劝说陆老爷子。

  毕竟这爷孙俩的脾气他太清楚了,都是说一不二的主,如果真来硬的,到最后只会两败俱伤。

  这样不但不会解决问题,反而会错过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机。

  陆老爷子忽然抬头瞪着他:“那你说,到底该怎么做?”

  “我们这样……”

  陈管家趴在陆老爷子耳边嘀咕着,不知道他说了什么,陆老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,显然很是赞同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也离开了医院,直奔着酒吧的方向……

  次日,乔安好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下午了,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连阿姨开了都不知道。

  “乔小姐,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,我去给你做。”

  阿姨敲了敲乔安好的门,在门口小声的说道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阿姨,我什么都不想吃。”

  “那怎么能行呢,多少还是要吃一点吧,要不我去给你煮点清淡的?”

  “好,麻烦您了。”

  不知道是不是睡太晚太久的原因,乔安好是觉得头很疼,小腹也隐隐作痛,疼的她额头都泛起了冷汗。

  乔安好小心翼翼的起床,可在下床的那瞬间,头脑一阵晕眩,好在她及时扶住了床,这才没有跌倒。

  “乔小姐你怎么了?”

  这一情形正好被阿姨看见,阿姨赶紧过来搀扶住了她,叫了120,把乔安好送进医院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