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个人都知道,对于狗仔队来说,相机就是最重要的东西。

  什么都没了,都不可以没有相机。

  更何况他的相机里不单单有偷拍乔安好的那些照片,还有别人的,一旦被陆子熠销毁,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。

  “不想让我砸?”

  陆子熠懒洋洋的把玩着相机,好几次相机都差点掉落在地上。

  男人吓得心脏都快骤停了,连连点头道:“饶了我吧陆总,我绝对不会在偷拍你们了。”

  “做错事总得付出代价,明天的新闻头条知道该怎么写了?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,他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不容置疑。

  男人刚开始有些疑惑,很快便明白过来,连忙道:“我知道了,我肯定不会写关于乔小姐的东西,我……”

  “不,必须要写她的。”

  没等男人把话说完,陆子熠便不紧不慢的打断了他。

  男人显然没搞懂陆子熠的意思,一时间愣住了,许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“跟我过来,我告诉你该写什么。”

  见男人已经呆了,陆子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之后便像拎小鸡那样,直接把男人拎走了……

  次日,乔安好还像往常那样上班。

  可到公司的时候,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格外的不对劲。

  乔安好不禁疑惑了起来,刚到办公室就叫来了沈凌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又有关于我的绯闻了?”乔安好直接切入了主题。

  “这应该不算绯闻吧,你自己看看。”

  沈凌没有多说别的,直接找出有关于乔安好的消息,让她自己看了。

  那篇报道上写的很清楚,乔安好没有出轨,而是万阳和风翊寒在疯狂的追求她。

  这篇文章一出来就上了头条,因为写这篇头条的人正事之前爆出乔安好出轨万阳的人。

  消息刚传出来后,大家都在纷纷羡慕乔安好,说乔安好就是小说中大女主的形象,喜欢她的人都很优秀。

  这对于乔安好来说确实不是坏消息,但自然也不是好消息。

  乔安好脸色难看,不解的道:“这个人为什么忽然帮我说话?没有道理啊,我并没有买通他。”

  “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帮你说话,可实际上却给你拉了很多仇恨,你看看这些。”沈凌显然不以为意。

  他翻了一部分的评论给乔安好看,发现那些人都在疯狂地骂她。

  而那些人大部分都是万阳跟风翊寒的脑残粉,这些人根本不允许自己的偶像,跟一个离婚的女人有接触。

  “算了,随她们怎么说吧。”

  乔安好已经不想再理会这些了,直接把手机递给了沈凌。

 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好好设计方案,其他的她说什么都不搭理了。

  平复好情绪以后,乔安好忽然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今天是不是要去万氏集团?”

  “是,不过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,好像出了一点问题。”沈凌道。

  “什么问题?”乔安好皱眉。

  项目刚签约就有问题的话,对于他们双方的损失都会很大。

  “听说陆子熠准备收购,想要包囊幼儿品牌奶粉和立式奶粉。”沈凌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乔安好的脸色倏地难看到了极致。

  陆子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?为什么处处都要跟她作对?

  不是已经离婚了吗?不是说好的两人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互不干涉吗?

  那现在是什么意思?逼她求他?

  乔安好是真的生气了,下巴都在隐隐颤抖着。

  “是真的,万总那边刚打过来电话,说让我们立马去万氏集团商量,好像……陆总也会过去。”

  “现在就去。”

  来不及多想,乔安好拿起包包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她倒要问问陆子熠,到底为什么要针对她,为什么非要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。

  如果他真的出手了,万阳也许不会同意,可万阳他老爹那就真说不准了。

  毕竟没有人会跟资本作对,也没人敢跟e.s作对。

  万氏集团会议室。

  乔安好和沈凌刚到,就直接去了会议室找万阳。

  “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到底怎么弄?陆子熠真的要收购?”

  乔安好皱眉,表面看似冷静,实则内心已经波涛汹涌。

  万阳抿唇点头,脸色难看的道:“我爸是这么说的,但我这边还没同意,我并不想跟陆子熠合作。”

  “可如果你爸坚持呢?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万氏集团确实是由万阳做主的,但董事长的话肯定也得听。

  如果到时候老万总非得解除合约,那她和乔氏集团便会成为最大的笑柄。

  到时候,可就真的是人人可欺了。

  “我找你过来就是想商量这件事,我们一起想个办法,不解除合约。”

  万阳看起来倒不是很着急,好像早就已经有了主意。

  听他这么说,乔安好也没之前那样慌张了,淡然道:“你有办法吗?”

  “我已经让陆子熠过来了,我们当面跟他谈清楚,看他开什么条件,只要能答应,那就从了他。”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内心忐忑不安。

  她太了解陆子熠这个人了,一旦是他坚决想要的东西,很难有人会商量成功。

  但现在只有这个办法,先把陆子熠这个最大的资本解决了,才可以谈其他的合作。

  等了半小时后,还是没有陆子熠的身影。

 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皱眉道:“你确定他要来吗?”

  万阳也有些不确定了,“他说会过来与我们商量,可现在电话打不通。”

  该死,他们应该是被陆子熠耍了吧。

 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就是为了欺负她报复她?

  让她成为众矢之的,他就开心了?

  乔安好心里异常的难受,她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了。

  “如果再过半个小时他还不来,我就去找他。”乔安好已经下定决心了。

  不管陆子熠是什么目的,想怎么欺负她,她都一定要问清楚。

  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对乔氏集团来说事关重要,无论如何也不能解除合约。

  “二小姐,e.s那边打来电话了,说是陆总有事来不了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