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话音刚落下没多久,结果沈凌那边就又有新消息了。

  闻,乔安好的神情越发凝重,忍不住小声嘀咕道:“他果然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所以?”万阳挑眉看她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:“所以我去找他。”

  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既然说了要去找他,就绝对不会食。

  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,她要定了。

  就算是陆子熠,也无权干涉,她也不会把项目轻而易举的让给他。

  e.s总裁办公室。

  “总裁,叶小姐来了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。”

  助理匆匆忙忙地前来禀报,显然是被叶子沫摧残的不轻。

  男人镇定自若的站在落地窗前,似是早就猜到叶子沫会过来找他。

  “跟她说我没空,让她回去吧。”

  助理脸色难看,难为情的道:“我刚开始就是这么说的,可叶小姐不听啊。”

  “那是你的事,你想办法解决。”

  陆子熠随意挥了挥手,直接把难题交给助理处理了。

  不用见也知道,叶子沫来找他肯定是为了项目的事情。

  从叶氏集团的角度来说,肯定不希望他把幼儿品牌奶粉收购了,这样一来,两家产品变成一家的,会少了很多竞争力。

  而叶子沫向来对乔安好不满,难得有打压她的机会,肯定不想错过。

  “这应该是第一次,意见统一了。”

  陆子熠薄唇忽然微微上扬,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。

  助理显然听到了他的话,忍不住道:“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,离婚了各自安好呗,干嘛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助理怎么都说不下去了,因为他明显感觉有一股寒冷的气息朝着自己侵袭而来。

  “我马上去找叶小姐,打发她走。”

  助理已经不敢继续待下去了,赶紧灰溜溜的离开。

  要是再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,他真担心自己会死得连骨头都不剩。

  叶子沫在休息室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助理刚过来,就赶紧迎了上去。

  “怎么样了?子熠呢?”

 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助理身后,发现没有陆子熠的身影,顿时便明白了什么。

  助理被夹在中间,谁也不敢得罪,只能尴尬的笑着。

  虽然他什么话都没说,叶子沫也也明白了,沉声道:“不行,不想见我,我也要找他。”

  “那可绝对不行,总裁说了,他现在不想见任何人。”助理赶紧上前阻拦。

  如果就这样把叶子沫放过去了,惹陆子熠不高兴,这个大魔王绝对不会放过他。

  叶子沫冷冷地瞪着助理,沉声道:“你确定不让我过去?”

  “那当……哎?那不是夫人吗?”

  助理话还没有说完,视线就已经被不远处的乔安好吸引过去了。

  只见乔安好匆匆忙忙的赶来,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项目的事情。

  助理赶紧到了乔安好跟前,难为情的道:“夫……乔小姐,总裁说了,现在谁都不想见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想见?他自己没有去万氏集团,我过来找他都不见?”乔安好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。

  尽管她已经努力掩饰情绪了,但看起来还是相当的愤怒。

  助理伸手擦了擦冷汗,小心翼翼的道:“那你在这等我一下,我去通报一下总裁。”

  “好,就说我必须要见他。”乔安好点头。

  来都来了,如果连陆子熠的人影都见不了,那岂不是白来了。

  乔安好只想着见陆子熠,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叶子沫。

  直到这女人走到了她跟前,她才发现叶子沫也来了。

  叶子沫双手环抱在胸前,一脸不满的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他想要收购你的项目不让你出丑,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。”

  “他这分明是故意为难我。”乔安好面无表情的道。

  一旦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被e.s承包,那等待她的便会是无处的嘲讽和指责。

  陆子熠这么做不是为了她好,而是要将她打入万丈深渊。

  “如果他不把项目交给你,你打算怎么办?”叶子沫淡淡的道。

  尽管不知道陆子熠的目的是什么,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陆子熠这样做是为了乔安好好。

  既然如此,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乔安好得逞,无论如何也要在这次的竞争中,狠狠的打压乔氏集团。

  叶子沫的想法乔安好不是不知道,但她对自己很有把握。

  哪怕拼尽全力,也绝不能认输。

  “二位小姐,我们总裁说了,没有空见你们。”

  助理过来通报,故意离二人远远的,显然担心伤及无辜。

  没想到等了半天竟然是这个回答,乔安好越发不满,直接朝着总裁办公室过去了。

  “不可以啊夫人,总裁他……”

  助理正准备上前阻拦,结果就被叶子沫一把扯住了衣领。

  “她早就已经不是陆夫人了,你下次要再敢这样叫,我直接废了你。”

  叶子沫冷冷地呵斥着,助理好像是被吓到了,呆呆的愣在原地,一动都没有动。

  甚至都不知道叶子沫什么时候也过去的,等他反应过来时,又懊悔又庆幸,赶紧跟了上去。

  “砰——”

  办公室的门重重被人推开,乔安好径直进去,走到了陆子熠对面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  似是没想到她会进来,陆子熠有瞬间的诧异,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。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:“我说过不想见你,你听不懂人话?”

  “不是说好井水不犯河水么,那为什么要抢我的项目?”

  乔安好根本就不理会他,她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  陆子熠沉默没有语,漆黑深邃的凤眸缓缓从她身上转移,神情淡然地看着窗外的风景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许久都没听到他说话。

  乔安好彻底不耐烦了,“只要你把这个项目给我,我绝不会再打扰你,这个地方我也绝不会再来。”

  如果不是为了项目,说什么她都不会来这里。

  给自己找麻烦的事,她真的再也不想干了,也不想再给自己招黑了。

  “那你给我个理由,为什么偏要这个项目?”陆子熠挑眉看她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