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。”陆子熠应声,二人便朝着反方向而去。

  乔安好在婚礼现场说的是自己怀孕了,而且怀的是祈书羽的孩子。

  因为南乐儿不相信,所以大家才一同前往了医院。

  经过检查之后,乔安好确实是怀孕了。

  “现在你该相信了吧,祈书羽马上就是我孩子的爸爸,你别再缠着他了。”

  乔安好淡淡的道,神情淡定的好像在说着与自己事不关己的事。

  不过这事本来就与她无关,只不过是被祈书羽拉进来的罢了。

  南乐儿不敢相信的摇头,连连道:“怎么可能,我不相信这是真的,我……”

  “你就不要再不相信了,孩子真的是祈书羽的,请你离开他。”

  没等南乐儿把话说完,乔安好便不耐烦地打断了她。

  她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结下去了,只想抓紧解决,抓紧摆脱这些人。

  “你才是第三者,你凭什么让我离开他。”

  南乐儿现在是真的被气的炸毛了,不分青红皂白,直接就上怼。

  这种泼妇类型的女人最让人讨厌,哪怕是女人都不喜欢,更何况是男人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一脸同情的看着祈书羽。

  祈书羽也是一脸的哀状,“你还是抓紧回去结婚吧,别再打扰我们了。”

  “那你送我回去。”南乐儿还在坚持着。

  “我才……”

  “怎么说你们两人也恩爱一场,她让你送她回去就送吧。”

  这一次,乔安好根本不给祈书羽说话的机会,直接把烂摊子全扔给了他。

  反正她该帮的忙都帮完了,剩下的也就只能靠他自己了。

  从医院离开后,乔安好直接回到了住的地方,刚到家便发现王海琴也在。

  “妈?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?”

  乔安好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,差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。

  这个地方她刚搬过来没多久,都没跟她妈说过,怎么就……

  王海琴皱眉看她:“我先去你公司找你了,沈凌说你不在,我就来这边了。”

  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

  看来钥匙什么的也是沈凌给的了。

  不过这样也好,在家里闹总比在公司闹强多了。

  “妈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是离婚就离婚了,说再多也没用。”

  乔安好直接切入主题,不想废话。

  既然已经猜到了妈妈来的用意,那就只能抓紧解决问题。

  王海琴脸色阴沉,“为什么没有用?陆老爷子答应我了,不会让你们离婚的。”

  “可是我们已经离了。”

  这句话像是打火机一样,直接点燃了王海琴。

  “离什么离,离了难道不知道再复么。”王海琴气的脸色铁青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讲道理是没有用的。

  可如果不讲道理,乔安好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她低头沉默了片刻,忽然轻声开了口:“妈,你是希望我幸福还是不幸福?”

  “我是你妈,我当然希望你能够幸福了,可你一定要听妈的,你的幸福只有陆子熠能给。”王海琴语重心长的道。

  旁观者都能看出来乔安好对陆子熠的爱,这次离婚,乔安好绝对是被甩的那方。

  妈妈说的没错,她的幸福只有陆子熠能给。

  可是人家不愿意,她又能怎样?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相当认真地道:“妈,我不想再逼陆子熠了,他不爱我,我只能放弃。”

  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以前死活都要嫁给他,现在怎么……”

  “因为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能力配得上他。”乔安好脱口而出。

  虽然她现在有了乔氏集团,可乔氏集团根本就不能跟e.s比。

  甚至是一点可比性都没有,e.s是天,那乔氏集团就是地。

  如果没有风翊寒和万阳的帮助,乔氏集团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  乔安好咽了咽口水,继续道:“我求求你了妈,不要再去找爷爷,也不要再让我跟他复合了。”

  感情的事情只有当事人能懂,一旦选择结束,便很难再开始。

  “没有了陆子熠,没了陆夫人这个称号,你会过得很难。”

  王海琴始终不想就这样放弃,还是希望乔安好能够跟陆子熠和好的。

  虽然知道母亲是为了她好,可乔安好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

  她忽然认真的看着王海琴,“妈,你是不是也有事情瞒着我?”

  “我有什么事情能瞒着你的。”王海琴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看她这样,好像没什么隐藏的。

  但乔安好总觉得怪怪的,总觉得她妈妈太依赖陆家了。

  “好了好了,你不想复合就不想,我也不逼你了。”

  终究还是王海琴妥协了,话刚说完,便拿着包包准备离开。

  看着王海清离去的身影,乔安好总觉得她是落荒而逃,生怕继续追问下去,所以才离开。

  乔安好眉头微蹙,赶紧拨了一个号码。

  “喂,这几天你偷偷跟着我妈,千万不要跟丢了。”

  她妈最近的行为很反常,肯定有事,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走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乔安好都在用心设计方案,想让幼儿品牌奶粉有个很好的成绩。

  这几天几乎是没日没夜的设计修改,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许多。

  “你这几天也太忙了吧,要不是约你一起出来产检,还真约不出来。”

  夏薇薇忍不住抱怨着,她的肚子已经越来越明显了,不过因为她太瘦,穿宽松点的衣服就看不出来。

  乔安好浅笑,视线定格在了她的肚子上,“跟穆尘坦白了吗?你这快要瞒不住了。”

  “还没有,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出口。”夏薇薇摇了摇头。

  孩子的事情始终是她心头的一根刺,不是那么容易就拔出来的。

  乔安好很理解她,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予安慰。

  “安好,如果他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,他会不会就不要我了。”

  这个问题真的把乔安好问住了,毕竟每个人都不一样,她不能代替穆尘回答。

  她低头沉思了片刻,抿唇道:“实在不行,你直接问他吧,我……”

  “怀了别人的孩子?真的吗?”

  乔安好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道男人的声音打断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