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总裁跟陆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假离婚还是真复合?”

  “哪有这么夸张啊,离婚以后也还是朋友啊,没必要老死不相往来吧。”

  “就是,而且我们总裁那么优秀,陆总舍不得也很正常,不过我们总裁异性缘真的太好了,围在她身边的全是优质总裁。”

  “太羡慕了,我要有总裁1%的优秀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家都对这件事情讨论了起来,好多人都觉得两人有可能要死灰复燃。

  他们讨论的这么激烈,怎么可能传不到乔安好的耳中。

  尤其是公司的好多小群里,都在谈论这件事呢,甚至还有二人的照片。

  “二小姐,总裁的私人生活,太容易影响公司的整体利益了,不管你跟陆总是否复合,都该跟董事会交代。”

  沈凌一本正经的提醒着,显然怕乔安好再做错事。

  他说的这些乔安好也明白,可一旦两人假装复合,接触是避免不了的。

  乔安好低头沉思了片刻,这才开口道:“等我真的跟陆子熠复合了,在对董事会交代。”

  “你们现在没复合吗?”沈凌忽然激动起来。

  “没有,现在只是为了爷爷,所以我现在没法跟董事会交代。”乔安好摇头。

  任何不确定的事都不好拿上来说,至少目前绝对不可以。

  像他们这种人,有些花边新闻和绯闻很正常,只要不出来回应,久而久之,新闻就会被压下去。

  再者,陆子熠的公关团队太强大,有他处理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 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,与他接触。

  不管他对她多残忍,她始终是爱他的,好怕自己陷得越来越深,可到最后,却什么也没得到。

  “那就好,希望二小姐多为公司考虑。”沈凌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  他看着乔安好的眼神有些复杂,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,这才将沈凌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乔安好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抬头对沈凌道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沈凌走了以后,乔安好这才接了电话。

  “爷爷让你今晚就回来住,已经让我去你住的地方收拾行李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,尽管隔着电话,也能感受到了他的不自在。

  “什么?”乔安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。

  现在物业保安什么的这么没用吗?直接就把钥匙给陆子熠了?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:“你先别动我东西,我马上回去。”

  “已经开始动了,卫生间那堆衣服是扔了,还是放在洗衣机里洗?”

  卫,卫生间?

  想到自己放在卫生间的衣服,乔安好羞的快要不行了。

  最近因为工作太忙,她没办法随手就把换下的衣服洗掉,所以就放到卫生间,等晚上回来再洗。

  而且里面还有内-衣裤,还是脏的。

  就这样被陆子熠看到了,会让她觉得超级尴尬。

  “你不要动我的东西,我回去整理。”

  乔安好已经急的不行了,边打电话边跑进了电梯。

  她赶紧开车回家,但终究是来不及了,回家以后发现,陆子熠把她的脏衣服都放到洗衣机洗了。

  “喂,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动吗?”乔安好气急。

  一方面是因为他动了自己的脏衣服,另一方面是因为私物不好直接用洗衣机洗,而他全倒进洗衣机了。

  陆子熠耸了耸肩,不以为意的道:“动都动了,大不了赔你100套内-衣。”

  “谁,谁需要你赔了。”乔安好是真真哭笑不得了。

  也懒得再跟陆子熠废话,自己回卧室收拾行李,把他一个人扔到了客厅。

  收拾完行李后已经很晚了,她以为陆子熠已经走了,可开门后,才发现他还在外面。

  “收拾完了?”他挑眉看她。

  “嗯。”乔安好点头。

  她并没有收拾很多东西,也不准备在陆家住多长时间。

  等爷爷身体好的差不多了,该坦白还是要坦白的,毕竟假复合不能在一起一辈子。

  两人上了车,助理一路上都在笑着。

  就好像是cp粉头磕到了cp,真真是一脸的姨母笑啊。

  “你妈走了吗?”

  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默,直到快要到陆家了,乔安好这才开口询问。

  陆子熠摇头:“我还没通知,等到了以后我再让她们搬出去。”

  “没通知?”乔安好脸色难看。

  照这么说的话,等会到了陆家,还是能够看到叶如烟和叶子沫?

  那就真的太扫兴,太影响心情了。

  “你放心,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,肯定让她们搬出去。”

  陆子熠淡然回应,他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不容置疑。

  一般只要他应下了,确实也会做到。

  在这方面,陆子熠还是相当靠谱的。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,小声嘀咕道:“看来等会又要吵架了。”

  “只要不太过分,我就不管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主动挑事,但她们一旦说我,我不会给任何面子。”

 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了。

  只能做到不挑事不惹事,但如果别人惹她,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毕竟她现在不是靠陆夫人这个称号活着,而是靠她乔安好足够的资本。

  到了陆家,乔安好刚要开门进去,就听到了叶如烟和叶子沫说话。

  这两人还真是喜欢聊天啊,每次都能听到她们再说话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摇了摇头,直接开门进去。

  “子熠你回来……乔安好?你怎么来了?”

  叶子沫以为是陆子熠来了,没想到来的会是乔安好,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。

  一听到乔安好这几个字,叶如烟也立马扭头,皱眉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“当然是要住在这里,要不然我为什么要回来?”乔安好不以为意的道。

  虽然不想看到这两人,可每次看她们想干掉她又干不掉的样子,她心里就觉得很是解气。

  “谁允许你住进来了?你跟子熠已经离婚了,没资格……”

  “我让她住进来的。”

  叶如烟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子熠打断了。

  有了陆子熠的这句话,叶子沫和叶如烟皆是不敢置信的对视了一眼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