彻底接受这个现实之后,叶如烟始终还是不能理解。

  “为什么让她搬回来?你们不是离婚了?”

  从没有听说过,离婚了以后还搬回来住的,这算什么?

  “具体原因我不想说,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去另一个别墅住,这里我跟她住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简单的一句话,就完全断了叶子沫和叶如烟的后路。

  两人原本还在讨论陆夫人的事,可没想到,最后乔安好却回来了,而且把她们两个撵走了。

  “不可以,儿子你中邪了吗?你为了这个女人要把我赶走?”

  叶如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,赶紧到了陆子熠跟前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  然而不管她怎么样,陆子熠始终面无表情,淡然道:“这是爷爷的意思。”

  “爷爷爷爷,怎么又是你爷爷的意思?我看分明就是你的意思。”

  叶如烟实在是气急了,一不小心就说出了真心话。

 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陆老爷子不过就是个幌子,陆子熠自己也想跟乔安好单独住。

  听到叶如烟的这句话,有人欢喜,有人忧愁。

  乔安好心里还是有些雀跃的,然而叶子沫的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致。

  “不管是我的意思,还是爷爷的意思,乔安好都必须住在这里。”

  陆子熠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,根本不允许别人反抗。

  他招呼了一下助理,很快助理就带着几个人,走到了叶子沫身边。

  “叶小姐,需要我们帮你收拾东西吗?”助理笑嘻嘻的道,那模样看着相当欠揍。

  “不需要。”叶子沫冷哼一声。

  临走之前还瞪了陆子熠一眼,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上楼收拾行李了。

  叶如烟是个聪明人,大概了解了现在的情况,这才妥协道:“罢了,你想怎么做都随便你吧。”

  但凡有点聪明的都能看得出来,陆子熠这回完全站在乔安好这边,在这种时候跟乔安好作对,只会让人厌恶。

  叶子沫和叶如烟都很明白,否则也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。

  “叶家人果然都聪明,厉害。”

  二人回房间收拾行李了之后,乔安好忍不住小声嘀咕着。

  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两人着实是聪明。

  她现在越来越把父亲的事跟叶子沫挂钩了,虽然不相信叶子沫有这能力,但绝对跟着女人脱不了干系。

  只能说这女人背后还有势力,只不过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而已。

  “以后这里只有你和我住,不用太拘谨。”

  陆子熠好像是在安慰乔安好,但这句话却让人觉得怪怪的。

  乔安好皱眉,忍不住调侃道:“越是跟你住,越应该拘谨吧。”

  这个男人就像海洋一样,变脸比翻书还快,谁都摸不透他的脾气。

  越是这样的人,就越该远离。

  “乔安好,你没必要这么对我,孩子的事确实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
  陆子熠实在受不了乔安好这种态度,这才认真的跟她道歉。

  可听到他的话后,乔安好的脸色更难看:“一句误会就完了?”

  她眉头紧皱,咬着牙道:“我被你的脑残粉差点害死,孩子也差点没了,你就一句简单的道歉就完了?”

  “你想让我怎样?”陆子熠神情凝重。

  两人四目相对,眼里深处都有着复杂之色,早已没了温情的火花。

  乔安好收回视线,沉声道:“互不干扰,这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。”

  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上了楼。

  她前脚刚走,助理就派人把东西送了上去。

  陆子熠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也极度不是滋味。

  孩子的事情他确实不该怀疑她,可他亲眼看到风翊寒去了她的家,好久都没下来,这又该如何解释?

 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很难让人不多想。

  两人的矛盾,绝对不是三两语能够说清的,看来还需要很多时间,慢慢交流沟通才行。

  回到房间后,乔安好就闭目养神了。

  没过多久,楼下就传来了叶如烟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懒得理会,慢慢就进入了睡眠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乔安好隐约觉得手机响起,这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。

  看到是夏薇薇打来的,赶紧接了电话。

  “安好,我没有办法放弃孩子,所以……我打算跟穆尘分手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夏薇薇的声音,说到后面时,早就因为哽咽说不清楚了。

  听到声音,乔安好心都揪了起来,连忙道:“你先别冲动,你在哪里?”

  “我在我家里,安好你过来陪陪我吧。”夏薇薇哭泣了起来。

  “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乔安好点头。

  挂断电话之后,随便换了套衣服,就拿着包包急忙下了楼。

  下楼之际,正好遇到了上楼的陆子熠。

  因为她跑得太快没注意,整个人摔到了陆子熠身上,陆子熠也没有任何防备,两人都摔了下去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在摔下去的那瞬间,乔安好心中甚是恐惧,生怕孩子出事。

  可在摔到地上时,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袭来,反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难道是陆子熠护住了她?

  可在这种预料不到的情况下,他怎么会……

  “你要压我到什么时候?嗯?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,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她赶紧从他身上起来,神情很不自在,“抱歉,是我走的太快了。”

  “还有呢?”

  陆子熠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  他实在是太高了,高到乔安好说话都得抬头看着。

  不过她只是看了他一眼,就很快转移了视线,尴尬的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我救了你一命,你是不是该报答我?”

  报答……

  乔安好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,皱眉道:“你又有什么坏主意了?”

  “别把人想得这么坏,我只是不希望你对我如此冷漠罢了。”

  “我对你冷漠吗?我可没觉得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。

  她的冷漠不及他的十分之一,如果这就是冷漠,那他之前的行为,冷漠这两个字根本就配不上。

  陆子熠显然不想再犟下去了,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走。

  “去医院检查身体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