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需要去检查身体,没有摔到我。”

  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拒绝,她想甩开他的手,可他握得太紧,根本甩不开。

  她抬头瞪着他,咬牙道:“爷爷现在不在,没必要演戏。”

  “你没摔到是因为我护住了你,你就没想过我会受伤?”陆子熠低声道。

  他的俊脸越来越难看,连性感的薄唇都渐渐没了血色,额头上更是冷汗直流,看起来很痛苦。

  难道他真的受伤了?

  乔安好立马急了,想要为他检查伤口,可没想到所碰及之处陆子熠都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,吓得她不敢再动手。

  “那,那我现在就去你上医院。”

  可能是被吓的,乔安好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。

  如果陆子熠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就因为她的鲁莽,把陆子熠害成了这样。

  看到乔安好这么关心自己,陆子熠既欣喜又有些心疼,柔声安慰道:“别怕,应该没什么大碍。”

  “你的脸都快扭曲了,你还说没大碍?”乔安好急得快要哭了。

  越是这种表面上看起来没受伤的,实际上内伤就越严重。

  她巴不得陆子熠表面受点伤,这样她就不会这么紧张担忧了。

  陆子熠沉默没有语,余光一直在盯着她,播放过她的任何情绪。

  两人很快变到了医院,陆子熠接受检查,乔安好在外面等候。

  等待的过程往往是痛苦的,她宁愿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她,也不希望是陆子熠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电话再度响起,不用想都知道是夏薇薇打的。

  乔安好赶紧接了电话,急忙道:“对不起啊薇薇,陆子熠因为我……”

  “安好,呜呜……”

  她的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夏薇薇哭泣的声音。

  两边都是她很重要的人,她没办法放任陆子熠不管,夏薇薇只有她这一个朋友,她也无法丢弃。

  百般犹豫下,乔安好只好安慰道:“薇薇你先不要哭了,等我一下,我马上过去找你。”

  只要确认陆子熠没事,她就立马过去。

  这样她那颗紧悬着的心,就能慢慢的放下来了。

  跟夏薇薇说完之后,乔安好还在漫长的等待中。

  直到医生护士出来,她才赶紧跑了过去,紧张询问道:“医生,陆子熠怎么样了?”

  “伤了两根肋骨,腰也有点伤,这段时间可能要卧床休息了。”

  “这么严重?”乔安好诧异。

  虽然是从楼梯上摔下来,可没有几个阶梯,不至于这么严重啊。

  医生解释道:“他可能把大部分力量都花到了别的地方,没有顾及到自己,所以才伤的这么重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本身就学过这个专业,自然知道医生是什么意思。

  陆子熠肯定是因为担心她和孩子受伤,过于紧张,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到了她们身上,所以才伤的这么严重。

  越是这样想,乔安好心里越难受。

  可现在她没办法再在这边等了,只能打电话把穆子涵叫了过来……

  陆子熠醒来后,原以为乔安好会在旁边照顾,可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穆子涵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陆子熠挑眉,俊脸之上有着明显不悦。

  似是没想到陆子熠这么不欢迎她,穆子涵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但还是尽量忍耐住了,柔声道:“安好说你受伤了,让我过来照顾。”

  “她让你来照顾我?”陆子熠脸色阴沉。

  那女人自己不照顾她就算了,竟然还把他推向了别的女人。

  难道那么希望他有新欢?是不是这样,她就能自己去找新欢了?

  陆子熠越想越生气,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太大变化,可眼底深处却有着难以掩饰的怒火。

  “我为什么不能来照顾你?你现在是单身,我也是单身啊。”穆子涵道。

  她是真的不喜欢陆子熠的这个态度,也特别想改变陆子熠对自己的看法。

  可如果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,她跟陆子熠绝对不会有机会。

  陆子熠显然不想搭理了,淡然道:“那就随便你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便闭目养神。

  病房里就只有他们两人,他这样,摆明了就是不想让穆子涵说话。

  穆子涵确实也很乖巧,好长时间没有语,但实在是太压抑了,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不说话。

  “乐乐好像还是很喜欢她那前男友,为了他连商业联姻都不结了。”

  闻,陆子熠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  他感兴趣的不是南乐儿的感情,而是这女人的前男友。

  祈书羽口口声声说乔安好是他女朋友,不管是不是真的,他们的梁子都结下了。

  尤其祈书羽还是他的下属。

  “既然她喜欢,那就让他跟她谈,跟助理说,把祈书羽找来。”

  陆子熠不紧不慢地开了口,平淡的话语中有着命令的口吻。

  穆子涵真的很温柔,不管陆子熠说什么,她都尽量的去做。

  没过多久,祈书羽就过来了。

  “陆总你找我。”祈书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跟个没事人似的。

  陆子熠寒眸微眯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:“你确定乔安好是你女朋友?”

  刚听到这句话,在场的人都愣住了。

  尤其是穆子涵,她真的以为陆子熠是想要帮南乐儿,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“对不起啊陆总,我那时候是为了摆脱乐乐,让她好好的结婚,所以才撒谎的。”

  在陆子熠威逼之下,祈书羽只能说实话。

  听到他的解释,陆子熠明显很高兴,但一想到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又误会乔安好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那为何当初不跟我说?你就那么想让我跟乔安好闹掰?”

  越说到后面陆子熠声音越低,病房内的气息都下降到了冰点。

  祈书羽抿了抿唇,实话实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会在那里遇到你们。”

  “照你这么说,是我不该过去了?”

  即便祈书羽说的是实话,可陆子熠始终还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最近他跟乔安好的误会太多了,也难怪乔安好不想搭理他。

  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为何一遇到她的事情,他就失去了判断性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