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陆总你找我过来,就为了跟我秋后算账?”

  祈书羽顶多也就是刚开始怂一下,越到后来就越不怕了。

  原本以为是自己工作上的问题,导致领导很生气,如今是因为私事,那他就没什么好怂的。

  “我没兴趣翻旧账,我是想问你,你真的不喜欢乐乐了?”陆子熠终于切入了主题。

  一听到乐乐这两个字,祈书羽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。

  “能不能不要跟我提她,我跟这个女人早就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。”

  祈书羽说的相当决绝,好像要与南乐儿老死不相往来一样。

  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,也不好评判什么。

  但陆子熠还是准备牵线,淡然道:“她为你逃婚,这个责任你必须要承担。”

  “逃婚的是她又不是我,我为什么要承担?”祈书羽想都没想脱口而出。

  他向来都是很自由的那种人,不喜欢被任何人管束,哪怕是他的领导也不行。

  祈书羽看了一眼时间,不耐的道:“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,那我就走了,私事我不想聊。”

  “你想放弃江南制药厂这个项目?”

  就在祈书羽要走之际,陆子熠的声音缓缓又响了起来。

  闻,祈书羽不得不停下了脚步。

  如果是平时的他,不管是什么项目,为了自由他都可以放弃。

  可现在不行,他答应过乔安好,一定要帮她调查父亲的事情。

  而江南制药厂是关键,他不能舍弃。

  祈书羽紧咬着下唇,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握紧,转身看向了陆子熠,“你到底想要怎样?”

  “不想怎样,只想让你对乐乐负责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虽然知道自己道德绑架了,可为了解决这个障碍,他必须要这么做。

  “负责是真的负责不了,我不爱她。”祈书羽还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你爱谁?”

  “我爱的人是……”祈书羽想的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可在说到关键的时候,忽然停了下来。

  他的眼神不停的闪烁着,似是有什么难之隐,是无法诉说的。

  “我现在没有爱的人,也不想谈恋爱,也真的没法对乐乐负责。”

  平复好了情绪以后,祈书羽这才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看来你真的不想要江南制药厂这个项目了,既然如此,那我……”

  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  没等陆子熠把话说完,祈书羽就生气地打断了他。

  像陆子熠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所以祈书羽很清楚,陆子熠说这些话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  陆子熠挑眉看他,薄唇微微上扬:“很简单,我要你对乐乐负责。”

  “可我真的不爱她,我怎么负责?”祈书羽是真的着急了。

  果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陆子熠,他也是真没想到陆子熠会这么记仇。

  早知如此,当初绝不会让乔安好帮他。

  “不需要你跟她结婚,跟她谈几个月恋爱也行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只要祈书羽这段时间不是单身,那这个男人对他而就没有威胁性了。

  男人可能都很了解男人,祈书羽很快就明白了陆子熠的意思。

  虽然明白,但他还是犹豫了。

  低头默了片刻后,忽然开口道:“你是不是还喜欢乔安好?想要跟她复合?”

  “你说的没错,我想跟她复合。”陆子熠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。

  也想让祈书羽彻底的死心,不要再打乔安好的主意了。

  没想到陆子熠会这么坚定,祈书羽和穆子涵都有些震惊。

  尤其是穆子涵,站在那里尴尬不已,真想挖个地洞直接钻进去。

  “我答应你,这段时间跟乐乐谈恋爱,不过结婚是不可能的。”祈书羽应下。

  看来他必须要抓紧为乔安好调查那件事情,调查结束,他就不会受陆子熠威胁了。

  “嗯,我喜欢聪明的人。”陆子熠显然对他的答案很满意。

  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祈书羽大步离开了病房,真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。

  他这个人向来讨厌别人威胁,可无奈正中下怀,他也着实是没办法。

  祈书羽走了以后,病房内再度陷入了沉默。

  “子……”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穆子涵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,结果陆子熠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无奈之下,她也只有乖乖闭嘴。

  “有什么事直接说。”

  陆子熠接通电话,不知道电话里头说了什么,他的神情逐渐变得凝重。

  “找到尺码相同的人了?你确定是她?”

  陆子熠眉头紧皱,好似极度的不相信,惊讶的看向了穆子涵。

  穆子涵也不知道陆子熠是怎么了,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了起来。

  “怎,怎么了?”

  陆子熠沉默没有语,应该是电话那头一直有人说话。

  片刻后,陆子熠终于淡淡的道:“把那只鞋拿到医院来。”

  挂断电话以后,陆子熠目不转睛地盯着穆子涵。

  许是被看的太难受了,穆子涵这才又道:“到底又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陆子熠摇头。

  没过多久,助理就拿着那只水晶鞋过来了,陆子熠直接将鞋递给了穆子涵,“穿上试试。”

  “你让我穿这只鞋?”

  穆子涵有些诧异,如果没记错的话,她好像在乔安好手机上看过这只鞋。

  虽然是无意间看到的,可应该就是这一只了。

  “穿上试试。”陆子熠再度开口。

  穆子涵点头,边穿边嘀咕道:“这只鞋子太熟悉了。”

  原本只是简单的试试,可没想到鞋子的尺寸竟然跟她的一样,毫不费劲的就穿了进去。

  “真的是你?”陆子熠诧异。

  他想过身边的很多人,可从未想过穆子涵,没想到她竟然就是鞋子的主人。

  陆子熠心里相当的复杂,难道他又被乔安好骗了?

  那女人根本就不是鞋子的主人,完全是为了获得他的爱,所以才……

  “子熠你到底在说什么,我没有听懂哎。”

  穆子涵是真的很蒙,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  只是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了,但并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