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对这只鞋有没有印象?”陆子熠目不转睛的盯着穆子涵。

  许是被盯的不自在了,穆子涵这才将视线重新转移到了鞋子上。

  认真打量了片刻后,点头道:“有点印象,但记不太清了。”

  这双鞋子当年刚出来的时候特别火,但凡是稍微有点钱的女人,应该都会知道这款鞋子。

  “你先把鞋子脱了。”陆子熠又开始命令。

 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,但穆子涵还是乖乖的把鞋子脱了。

  陆子熠挣扎着坐了起来,从她手中接过了鞋子,低声道:“把脚伸过来。”

  “子熠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  他的要求实在让人难以理解,穆子涵犹豫了片刻,还是没有伸出脚。

  陆子熠有些不耐烦了,强行抓着她的脚,亲自为她穿鞋。

  原本以为尺寸会稍微有点问题,可当他亲自把穆子涵的脚放进鞋子里时,才发现非常的合适。

  这只鞋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,特别的适合她,尺寸也完全符合。

  难道这双鞋子的主人是穆子涵?

  “你几年前有没有去过国外?有没有经历过飞机事故?”陆子熠皱眉询问。

  刚开始穆子涵愣了愣,接着便木讷的点了点头。

  像她这种经常国外飞的人,像飞机什么晚点事故之类的问题,她都遇到过。

  “原来是你。”陆子熠的脸色越发难看。

  没想到弄来弄去是自己找错人了,鞋子的主人不是乔安好。

  “什么是我啊?子熠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 穆子涵完全被搞懵了,从头到尾都没听懂陆子熠在说什么。

  “没事。”陆子熠轻轻脱下了鞋,语气比以往温柔了几分,“累吗?”

  这忽如其来的关心,让穆子涵有些措手不及,但更多的还是开心。

  她摇了摇头,笑着道:“不累啊。”

  “就算不累也早点回去休息,你可以明天来照顾我,我等会有工作要忙。”

  陆子熠看她的眼神发生了变化,没以往的冷漠和疏离了。

 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如此,但直觉告诉她,应该跟这只鞋子有关。

  穆子涵盯着鞋子看了一眼,柔声应道:“好,那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  她走了以后,陆子熠再次拿起了那只鞋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不见底,让人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  “总裁,我觉得夫人也很符合你要找的那个人,而且夫人也说鞋子是她的了,你要不要找夫人再问问?”

  助理显然还是支持乔安好的,一直在为乔安好说话。

  其实他也能够看得出来,陆子熠并不希望这只鞋子的主人变了人,他明显也是真的爱上乔安好了。

  陆子熠抬头扫了助理一眼,吓的助理赶紧垂下了头,不敢再多。

  “如果鞋子是她的,那为何穆子涵穿着却正好,乔安好她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陆子熠停顿了片刻,沉声道:“一定早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不会吧,夫人怎么会知道你为什么找这只鞋子的主人啊,总裁你是不是把夫人想的太坏了。”

  助理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,根本不相信乔安好是那种心机的人。

  然而助理越是这样说,陆子熠对乔安好就越是怀疑。

  再加上他受伤她都没有陪着他,可想而知,对她而他有多么不重要。

  陆子熠将鞋子递给了助理,挥了挥手道:“把鞋子收起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按照这种类型和尺寸,多买几双,给穆子涵送过去。”陆子熠又道。

  “啊——为,为什么要给穆小姐送鞋啊?”

  助理一头雾水,我完全不知道陆子熠在打什么主意。

  要是让乔安好知道这件事情,恐怕两人之间又要有误会了。

  “哪来这么多为什么,赶快去做。”陆子熠明显不耐烦了。

  他的声音不怒自威,话语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。

  就算给助理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惹怒这只老虎,赶紧拿着鞋子下去了。

  陆子熠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找错人了。

  既然乔安好不是他要找的人,那他也没必要非要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,可是……

  他心里为何闷闷的,很不是滋味?

  与此同时,乔安好已经赶到了夏薇薇家里,夏薇薇家里乱的不行,整个人都跟梅超风似的,没有了半分形象。

  “你怎么把家里弄的这么乱,就算要跟穆尘分手,也不能作贱自己。”

  乔安好既为她感到难受,又很讨厌夏薇薇现在的做法。

 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不是小孩子了,没必要老是做一些无用的举措。

  “你这么作贱自己有用吗?穆尘他根本就看不到,到头来难受的还是你自己。”乔安好皱眉。

  边跟夏薇薇说话,边着手为她收拾家。

  家里真的已经乱的不行了,再不好好收拾收拾,恐怕下次来连夏薇薇在哪都找不到了。

  “道理我都懂,可我就是难受。”夏薇薇边哭边说。

  可能因为哭的时间太久,连嗓子都哑了,只是听到她的声音,就让人很心疼。

  乔安好简单收拾了一会儿后,这才走到了她身边坐下,认真的道:“下定决心了吗?要孩子?”

  “嗯,我没好办法抛弃我的孩子。”夏薇薇点头,话还没说完就泣不成声了。

  只有做了母亲的人,才知道孩子对于一个妈妈来说有多么重要。

  就算失去了全世界,她也想保护孩子。

  “那就振作起来啊,孩子我陪你一起养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  乔安好紧紧抱住了夏薇薇,这才发现在薇薇一直在颤抖着,好像很迷茫很害怕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谁都有过这个时候,只有熬过去,才能真正迎接胜利的曙光。

  “安好,呜呜呜……”

  夏薇薇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,乔安好心疼不已,眼眶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。

  安抚了她一会儿后,乔安好这才离开了夏薇薇家,赶紧朝医院过去了。

  “夫人,总裁说现在不想见你。”

  她刚要进病房看望陆子熠,结果就被助理拦住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想见我?我好像没有得罪他吧。”

  乔安好一头雾水,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