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?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心里多少有点委屈。

  既然他们已经不是夫妻关系了,那就不应该道德绑架,可今天发生的事情,总让她觉得陆子熠在道德绑架。

  他依旧用自己大男子主义的方式对待她,这完全是不合理的。

  陆子熠侧眸看了她一眼,淡然道:“爷爷一直有眼线在盯着我们,你不知道?”

  “哦,那我留下来。”

  乔安好回答的很不情不愿,一看就不是真心想留下来照顾他。

  这点陆子熠显然也发现了,低沉磁性的话语中难免有阴阳怪气的成分,“你要不乐意就算了。”

  “我没有说我不乐意。”乔安好抬头看他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总觉得陆子熠越来越会脑补了。

  把很多没有的事都脑补了出来,然后两人就开始吵架,开始冷战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很认真的道:“我觉得我们该约法三章了。”

  “你说来听听。”

  这个话题显然也引起了陆子熠的兴趣,饶有兴致的看着她。

  “首先,我们两个已经离婚了,那就不能干涉对方的自由。”

  “其次,情侣之间的冷战什么的,不该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,我们就相敬如宾,其他的不要多想。”

  “最后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,我们都是自由人,不能干涉对方谈恋爱,也无权过问对方去找谁跟谁见面。”

  乔安好一次性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,因为她是真的不想再多想了。

  演戏就是演戏,不能把戏带入生活中。

  她对任何人都能演得自如,可唯独对陆子熠不可以。

  除了约法三章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真的怕自己越陷越深。

  “看来你已经有谈恋爱的对象了。”陆子熠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  他的神情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,然而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,却隐约闪过了一丝难过。

  “我没有谈恋爱的对象。”许是怕他误会,乔安好赶紧开口解释。

  之所以约法三章,就是希望两人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。

  除了在陆老爷子面前演戏以外,在其他人面前都没必要演戏,她就是乔安好,不再是什么陆夫人。

  听到她的解释,陆子熠的心情明显比之前好了几分,“我同意你的说法,约法三章对你我都好。”

  “嗯,那我去隔壁病房了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乔安好点了点头。

  既然已经答应留下来了,那她肯定不会走,不过也不会跟他住在一个病房。

  两人现在还是很尴尬,要不是因为陆老爷子,早就不会有再有联系了。

  “去隔壁病房会被爷爷的人发现,就住在这里。”陆子熠低声开口。

  为了爷爷,演戏也得演全面。

  谁都不是傻子,如果乔安好去另一个病房了,任谁都能看得出他们在演戏。

  乔安好的脸色有些难看,皱眉道:“这样会不会不方便?”

  “你放心,我对你不感兴趣。”

  某人随便的一句话,就已经让乔安好无地自容了。

  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,个人认为身材还是不错的,不至于很性感,可也没到不感兴趣的地步吧。

  乔安好撇了撇嘴,终究还是妥协了,“那我就住在这了。”

  因为是vip病房,里面的设施很全面,厨房卫生间浴室都有。

  准备进浴室的时候,乔安好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换洗衣服,瞬间犹豫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察觉到了她的异样,陆子熠开口询问。

  闻,乔安好难为情的道:“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。”

  “哦,那就穿我的。”

  陆子熠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,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原来是这等级毛蒜皮的事。

  “穿你的衣服?”乔安好有些惊讶。

  谁都知道陆子熠有轻微的洁癖,一旦他的衣服被她穿了,他肯定不会再穿。

  虽然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,但只要想到他会把衣服扔掉,她心里就不是滋味。

  犹豫了半晌后,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“现在时间不是很晚,我先回家拿点备用的衣服过来。”

  “不用了,又不是长期待在这,没必要这么麻烦。”陆子熠皱眉,俊脸之上有着明显的不满。

  他都已经没有嫌弃她了,结果这女人竟然还敢嫌弃他?

  “可是我……”

  “哪来这么多废话。”

  乔安好原本还想拒绝,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被陆子熠打断了。

  “合体演戏简直是个笑话,不好意思,等你什么时候学会尊重我,什么时候再演戏。”

  乔安好冷笑一声,话刚说完,都不给陆子熠开口说话的机会,就拿着包包离开了。

  她已经够尊重他了,结果呢。

  在陆子熠的眼中,她好似一个奴隶,一个他让干嘛就得干嘛的丫头。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就这样走了,陆子熠气的嘴角微动,许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从医院出来后,乔安好没有去陆家,直接去了夏薇薇家。

  每次跟陆子熠见面她都会生气,弄得她现在都不想见面了。

  “我们两个还真是患难姐妹啊,感情路都这么不顺利。”

  夏薇薇拿了两瓶可乐过来,如果不是因为她们怀孕了,现在喝的就不是可乐了。

  闻,乔安好苦涩地笑了笑,沉默没有语。

  现在只要提起陆子熠,她的心就会隐隐作痛,什么心情都没有。

  “不过你比我好多了,你有自己的集团,有自己的事业,孩子也是陆子熠的,而我呢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  当初为了爱情抛弃了家庭,可最后却连自己的爱情也没有抓住。

  如果真要比较的话,夏薇薇确实比乔安好惨多了。

  乔安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我经历过那么多次网络暴力,上次差点被脑残粉杀了,你觉得我比你幸运?”

  安慰别人最好的方法,就是说一些更惨的事情。

  就比如她,她遇到的好多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稍微弄不好,可能连性命都没了。

  “不比我幸运,我们都好惨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