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薇薇心疼地抱住了乔安好,两人所经历的事真是彼此彼此了。

  谁都不比谁好过,事在人为罢了。

  乔安好喝了一口可乐,浅笑着道:“我想清楚了,只要为爸爸洗清冤屈,我就暂时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离开?孩子是陆总的,他会同意你离开吗?”夏薇薇道。

  “他不同意又能怎样?”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“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,孩子也会由我来抚养。”

  她给过陆子熠抚养孩子的机会,可那时候陆子熠并不相信她。

  现在如此,那就不能怪她绝情了。

  要不是因为心系陆老爷子,她巴不得彻底跟陆子熠老死不相往。

  只有那样,她才能慢慢的忘掉他。

  时间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,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,她会忘记他的。

  “那好吧,你到时候带我一起走,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了。”夏薇薇紧紧的抱着乔安好。

  “你如果确定要跟我走,那我们就说定了,我想我很快就能帮爸爸洗清冤屈了。”乔安好认真的道。

  先不说她已经调查到了很多线索,祈书羽也答应她半个月找到证据了。

  像祈书羽这样的人,一旦说定的事儿,一定会想尽办法做到。

  所以她坚信,再过不久,她爸爸一定会被放出来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刚提到祈书羽,这家伙就打来了电话。

  “需要我回避吗?”夏薇薇道。

  乔安好摇头,当着夏薇薇的面接了电话。

  “你爸爸的事情我查到头绪了,跟一个叫秦明的人有关,他是现任市-长的一把手,你明白了?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祈书羽的声音,他刻意压低了声音,显然怕被别人听到。

  乔安好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  爸爸的事情果然是多方勾结,凭借某一方的力量是无法干掉她爸的。

  只是让她想不通的是,对方到底给了这些人什么好处,为什么非要跟她乔家过不去。

  “那接下来就靠你了,我再往其他的方向调查,不过据我所知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祈书羽着重提醒。

  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清楚,可大家都能够明白。

  乔安好点头应声,又跟祈书羽交谈了几句后,方才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薇薇把你电脑拿过来,我要查点资料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有了祈书羽的提醒,乔安好将秦明的资料里里外外查了好多。

  这些人都很聪明,他们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短板展露出来,所以查到的都是优点,找不到缺点。

  可月事这样的人越有心机,背地里还不知道做出了什么令人恶心的勾当。

  查了这么久,唯一发现的就是,秦明有一个儿子叫秦墨川,上个月刚从国外回来,现在正在接手秦明的公司。

  “啧啧啧,有点意思了。”

  乔安好忍不住小声呢喃道,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幼儿品牌奶粉跟秦明儿子负责的公司也是有联系的。

  更直白一点,这款奶粉的生产挑选的就是这家公司。

 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啊,这个小秦总恰恰就是秦明的儿子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立马合上了电脑,“我有事先出去一趟,给我一把备用钥匙,我可能会回来的很晚。”

  “好,但你尽量早点回来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

  乔安好拍了拍夏薇薇的肩膀,将杯中的可乐一饮而尽,之后便拿着包包离开了。

  原本跟秦墨川联系的事是交给万阳的,现在她想接触秦墨川,那就只能从万阳手中接过来。

  跟万阳联系好见面后,乔安好就一直在组织语,想着到时候该怎么跟万阳说。

  如果万阳那边不同意,她就只能想别的办法接近秦墨川了。

  某某咖啡厅。

  “都这么晚了,怎么有空约我过来喝咖啡?”万阳挑眉看她,“说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大家都是聪明人,现在已经识破了对方的小伎俩,自然就没必要装了。

  乔安好撇了撇嘴,浅笑着道:“我就知道你聪明。”

  她随手将咖啡端给他,接着道:“我找你确实有很重要的事,我想跟秦氏集团交接产品。”

  “哦?那样你确定忙得过来?”万阳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  他们两家谁家负责什么早就商量好了,怎么好端端的就改变计划了?

 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,“忙不过来也要忙啊,希望你帮帮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想跟秦氏集团交接产品,给我个合理的理由。”万阳是个聪明人,不会随便听信别人。

  这一点乔安好很清楚,她也知道简单的谎是无法蒙混过去的。

  纵使她跟万阳现在是朋友,但毕竟不是非常熟,而且两人还有商业上的利息关系,有些事不能直说。

  乔安好低头沉思了片刻,突然抬头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对秦墨川有兴趣,所以我想接近他。”

  “噗——”

  在乔安好说话期间,万阳正好品尝了一口咖啡,差点没吐出来。

 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乔安好,皱眉道:“你喜欢那一款的?”

  哪一款的?

  乔安好差点没忍住脱口而出,她只是在网上看过照片,没有现实中接触过秦墨川,不知道他是哪种类型的。

  不过看万阳的反应,应该不是好的那种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硬着头皮道:“只能说很有感觉,所以我想认识他,想从上一段的阴影中走出来。”

  “乔安好,感情不是儿戏,你不能为了忘记陆子熠就……”

  “我早就已经不喜欢陆子熠了。”

  为了不让万阳继续废话下去,乔安好赶紧打断了他,说了违心的话。

  可她现在没有别的办法,想深入的调查秦明,秦墨川是唯一的途径。

  “那你可想好了,我可以让你负责交接,但如果出现差错,你必须全权负责,这不是开玩笑的。”万阳认真的道。

  既然乔安好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,他也不好在反抗。

  可两家集团的利益最重要,一旦做不好让集团受到损失,万氏集团绝对不会吃这个哑巴亏。

  交情归交情,生意归生意。

  这一点,乔安好和万阳都很清楚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