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老爷子脸色阴沉,明显是真的生气了。

  这连续几天他都来医院看望陆子熠,可都没有看到乔安好的身影。

  最主要的是,陆子熠也跟个没事人似的,根本不在意乔安好来没来。

  这着实让陆老爷子感觉到了危机,再这样下去,这两人百分之百黄了。

  “爷爷,她有自己的工作要忙,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来照顾我。”

  陆子熠显然是看不下去了,终于舍得开口为乔安好说话。

  “你确定她是真的忙?”陆老爷子冷哼一声。

  接着冲陈管家挥了挥手,陈管家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那么多照片,全都递给了陆子熠。

  陆子熠一头雾水,皱眉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你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陆老爷子没好气的道。

  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,他都快要气死了,一个劲地骂这个孙子不争气。

  但凡稍微争点气,到手的老婆,也不会被这么多人惦记。

  照片上全都是乔安好跟别的男人的照片,不知道是不是她桃花太旺了,竟然会有这么多男人。

  陆子熠原本神情淡然,可当看到那些照片时,脸色逐渐变得难看,到最后已经到了扭曲的地步。

  “她还真是笑的灿烂。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从口中溢出,显然是咬着牙说的。

 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冷漠的不行,结果一跟别的男人在一起,就笑得如此灿烂。

  乔安好这女人,果真是水性杨花。

  “安好长得漂亮又有实力,喜欢她的人太多了,你要再不好好的争点气,老婆迟早会变成别人的。”

  陆老爷子不停的在旁边添油加醋,就希望陆子熠能够清醒过来,知道乔安好对他的重要性。

  然而某人变脸就跟翻书似的,立马面无表情,淡然道:“想走的人留不住,我不会在乎这些。”

  “你不在乎我在乎。”陆老爷子生气的道。

  为了让这两人有相处的机会,他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功夫。

  好不容易两人心里都有彼此了,结果现在又闹这么一出,陆老爷子心里自然相当的不平衡。

  “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安好过来,我看到底是事业重要,还是我这个老头子重要。”

  陆老爷子显然是认真了,话还没说完,就给乔安好拨了电话。

  “喂爷爷。”

  电话那头很快就被接通,紧接着就传来了乔安好的声音。

  面对乔安好时,陆老爷子不会这么严肃,但也不像以往那样嬉皮笑脸了。

  “安好啊,你要记得来照顾陆子熠那小子,除了你,别人照顾我都不放心。”

  “好,等我忙完公司的事,马上过去。”乔安好爽快地应了下来。

  闻,陆老爷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好好好,千万别忘了。”

  陆老爷子再三嘱咐乔安好来照顾陆子熠,说到最后连陆子熠都听不下去了,赶紧让他挂了电话。

  “好好把握机会,不要再让我失望了。”陆老爷子郑重强调。

  然而陆子熠还是一副事不关己之样,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。

  可能因为医院的药味太浓重,陆老爷子实在是不喜欢,没过多久就走了。

  老爷子走了以后,陆子熠难得有了自己清静的时候,正准备闭目养神,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

  没想到乔安好会来的这么快,陆子熠稍微有些诧异。

  但当看到来人时,陆子熠的神情便逐渐变得僵硬,对着穆子涵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“我当然是过来看你啊。”穆子涵笑着道。

  她手上拎了好多东西,看样子应该是刚刚结束工作。

  “谢谢你借我鱼人之心拍摄,接下来的几场拍摄也都结束了,是时候物归原主了。”

  穆子涵边说边打开了包包,接着便将鱼人之心交给了他。

  看到这款项链,陆子熠心中五味杂陈,“当初就不该拍下这款项链。”

  原本是想给乔安好做生日礼物的,结果得到的却都是那女人的欺骗。

  现在只是看到这条项链,他就会想到那个晚上,既觉得难受,又有些心疼她。

  不过话虽如此,陆子熠还是收下了项链,很认真的保护了起来。

  “拍都已经拍了,后悔也没用啊。”穆子涵只能用笑容来掩饰尴尬。

  之后她忽然像想到了什么,“子熠,你为什么让人给我买了那么多高跟鞋,是有别的用处吗?”

  “没有,就是单纯的想送给你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一提到高跟鞋事件,他的心里就更乱了。

  曾经他一直把乔安好当成鞋的主人,可现如今鞋子真正的主人是穆子涵,着实是给他当头一棒。

  他被夹在两个女人中间,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抉择。

  “那你送的也太多了,不要再送了。”

  穆子涵是真的不想让陆子熠破费,但同时也因为他送她鞋而感到开心。

  陆子熠沉默不语,像是出神了,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。

  朝着视线的方向看去,穆子涵笑着道:“没想到房间里还有钢琴,想听什么,我弹给你听。”

  “随便,只要不难听就好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穆子涵应了一声,她很是优雅的走到了钢琴旁,先开始试了几个音,接下来便慢慢步入了正轨。

  不得不说穆子涵是真的厉害,她弹的钢琴非常悦耳,好似能弹到人的心里。

  乔安好刚到医院就听到了钢琴声,忍不住在心里连连称赞,不过她并没想到钢琴是从陆子熠病房传出来的。

  直到到了陆子熠病房门口,方才清晰地知道琴声的出处。

  她伸手准备敲门,可又好害怕因为自己,而破坏了两人的氛围。

  无奈之下,乔安好只能站门口等着,等她这首钢琴曲弹完,方才又准备敲门。

  “我第一次弹这首曲子就是弹给你听的,还记得吗?”

  房间里传来了穆子涵的声音,再是阻止了乔安好。

  停留在半空中的手,终究还是被收回,实在没办法再敲下去了。

  “记得。”

 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传来,却像是石头一样狠狠砸在了乔安好的心上。

  她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心脏的位置,小声呢喃道:“怎么这么不争气啊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