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你要记住,你跟陆子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绝对不可以再多想。

 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,可在安慰自己的同时,房间内也在不停的传来陆子熠和穆子涵的声音。

  就像心里有一个恶魔和天使,双方在不停的交战,最后不管结果如何,受伤的都会是她本人。

  “安好?”

  就在乔安好出神之际,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打开,紧接着传来了穆子涵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这才从思绪中回过了神,赶紧退后了几步。

  她抿了抿唇,心中俨然已经慌了,但表面上还是故作冷静。

  “爷爷让我来照顾他,我听到钢琴声,所以就没进去。”

  “那现在进来吧,已经弹完了。”穆子涵开门让乔安好进去。

  原本她是要出去买东西的,可因为乔安好来了,也不准备走了。

  不过陆子熠并不想让这两个女人在一起,低声道:“你可以去买了。”

  “不着急啊,还没到饭点,晚点也行。”穆子涵摇头拒绝。

  但凡有点智商的女人都知道,情敌在的时候,自己绝对不能离开。

  当然乔安好不是这么想的,她巴不得赶紧逃离这两人。

  进去还没坐下,就开始道:“需要买什么?我出去帮你们买吧。”

  “真的吗,那太谢谢你了,子熠说想吃这些东西,你帮我买回来呗。”

  穆子涵笑着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将备忘录打开给乔安好看。

  上面写的都是陆子熠爱吃的东西,乔安好只是看了一眼就记住了。

  陆子熠喜欢吃什么她很清楚,哪怕再有十几个她也能记得住。

  “我都记下来了,出去帮你们买。”

  又扫了一眼备忘录后,乔安好这才起身准备出去。

  “你真的记住了?用不用我截图下来发给你啊?”穆子涵有些不太相信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我真的都记下来了。”

  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赶紧离开了病房。

  因为她感觉有一道视线一直在盯着她,背后凉凉的,一刻都待不下去了。

  反正她原本就是个外人,那何必留在那里打扰别人,如果没有了她,这两个人或许可以在一起。

  “不行不行,不能再瞎想了。”

  脑海中想的越来越多,乔安好赶紧拍了拍脸,强行把自己拉了回来。

  陆子熠喜欢吃的很复杂,要换好几个地方才能买全。

  为了给他买喜欢吃的东西,乔安好逛了好几圈商场,好歹是给他买齐了。

  等她回到病房时,穆子涵已经走了。

  “她人呢?”

  回来没有看到穆子涵,乔安好多少有些诧异。

 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二人相处的机会么,穆子涵怎么忽然回去了?

  “我让她回家了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他的话语不咸不淡的,根本听不出其他的情绪。

  乔安好哦了一声也就没在说话,将买来的那些吃的全都放到了桌上。

  “你放的这么远,我怎么够得着?”

  刚把所有的东西都摆好,结果旁边就传来了陆子熠不满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皱眉,不悦的道:“你为什么不早点说,我都已经摆好了。”

  “那也可以,你随便拿点过来喂我。”陆子熠越说越过分了。

  他伤到的是肋骨又不是手,凭什么要让她喂他。

  不过乔安好也只在心里想想,现实中还是拿了一点过去喂他了。

  看到陆子熠连起身都很困难的样子,乔安好心中不禁内疚了起来。

 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和孩子,陆子熠也不至于受伤,连办公都挪到医院了。

  乔安好越想心里越过意不去,小声道:“对不起啊。”

  “好端端的说什么对不起,怎么,又背着我在外面找男人了?”陆子熠调侃着道。

  闻,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唇角也狠狠抽搐了几下。

  她就算真的在外面找男人了,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好吧。

  不过乔安好并没有直说,而是认真的道:“我说的是你的伤。”

  “一点小伤,不足挂齿,再说了我是救我的孩子,又不是救你。”

  陆子熠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傲娇,就是不愿意承认救的是她。

  “嗯,那就好。”乔安好心里舒服了不少。

  虽然知道他说的并不全都是实话,可至少没之前那么内疚了。

  在喂他吃东西的过程中,乔安好尽量的不与他有任何的身体接触。

  甚至连喂他都不敢看他,刚开始陆子熠还以为她只是别扭,到后来才发现她是故意逃避。

  “不用你喂了。”陆子熠眉头微蹙。

  好多女人想见他一面都见不了,让这女人给他喂吃的都是看得起她了,结果还这么不知好歹。

  “嗯。”乔安好并没有想太多,以为他是不想吃了。

  两人之间太容易沉默,只要陆子熠不说话,几乎乔安好就不说话了。

  而陆子熠原本就话很少,等着他找话题聊天,那确实也是比较困难。

  “当初让你试的那只鞋,你确定鞋子是你的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陆子熠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又是问那只鞋?

  乔安好不禁微微蹙眉,话语略显无奈:“你为什么老是问这个问题?我不是已经回答过了!”

  “我希望你认真的回答我。”陆子熠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  他的眼神似是有洞悉一切的能力,只是被他看上一眼,都觉得好多秘密已经被他知道了。

  乔安好转移了视线,懒洋洋的道:“我有跟那双一模一样的鞋,至于你那只是不是我的,我不好确定。”

  毕竟这双鞋也是近几年才断码的,她买的时候还比较流行。

  只可惜这双鞋没有送的出去,还少了一只,只能成为永生的遗憾了。

  “这么说,那只鞋子不是你的了?”陆子熠的声音越来越寒冷。

  乔安好是真的被问得不耐烦了,沉声道:“我丢了一只鞋子,正好跟你那双一样,但是不是巧合,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另一只鞋子在哪?”陆子熠接着询问。

  看得出来陆子熠对这双鞋很在意,可他越问乔安好越反感。

  她低头组织了一下语,很认真的道:“鞋子丢了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