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越想心里越难过,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跟他们一起吃饭。

  可面对穆子涵的热情邀请,她又实在是推脱不了。

  “你先在这坐着,我上去把子熠带下来,很快就好。”

  穆子涵拉着乔安好入座,接着就满心欢喜的上楼去找陆子熠了。

  看着穆子涵离去的背影,怎么看怎么欢脱,像极了在热恋中的小女孩。

  除了刚开始爱上陆子熠的时候,她好像很难再有这种状态了,因为那个她爱的人,从未有过真挚的回应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甚是苦涩,空气中也隐隐约约弥漫着苦涩的味道。

  没过多久,穆子涵就搀扶着陆子熠下来了。

  察觉到有人在看她,乔安好抬头,然而却并没有对上陆子熠的视线。

  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?

  “我就随便做了点,也不知道安好喜欢吃什么,还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  两人坐到了乔安好对面,穆子涵有些难为情的笑着开口。

  虽然知道穆子涵是好心,可乔安好总觉得心里极度不是滋味。

  她摇了摇头,努力扯出了一抹笑容:“不会嫌弃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乔安好就埋头吃饭。

  她不想看到这两人甜蜜的样子,更不想跟陆子熠说话。

  现在只是看到这个男人,她就会想到自己的感情被他欺骗的有多惨。

  等孩子生下来,说什么她也会争夺抚养权,绝不会把自己唯一的寄托也给他。

  “安好,网上有关于你们集团的评论越来越差了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。

  越是不想提及这件事,穆子涵却恰好跟她说起了这件事。

  故意想看她笑话的?

  乔安好有些尴尬,三人之间的氛围也是相当的紧张。

  虽然陆子熠从头到尾都没说话,可他的余光却一直定格在乔安好的身上。

  “对不起啊,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

  许久没有听到乔安好说话,穆子涵这才察觉到不对,尴尬的开口道歉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忽然抬头道:“你说的是对的,幼儿品牌奶粉出了问题,好多人都在找我麻烦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停顿了片刻,接着又道:“包括我今天没去公司,就是因为那些人堵在门口,我过不去。”

  事实就是事实,即便觉得丢人,也没什么不好说的。

  因为就算她不说,别人也知道。

  舆论压力这么大,乔氏集团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很快就会被有心人士推上热搜。

  叶子沫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  这一点,乔安好可以拿性命来担保。

  “这么严重啊?那你今天还要去吗?”穆子涵关心的道。

  “去啊。”乔安好想到没想脱口而出。

  原本她想当个缩头乌龟,暂时先缓一缓,听一下许清的建议。

  可是现在……

  她宁愿被那些人当场围攻,也不想在家看到这两人在一起。

  “愚蠢。”

  低沉醇厚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,这应该是陆子熠从见到她后,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闻,乔安好顿时恼羞成怒,“我怎么就愚蠢了?”

  本来遇到问题就应该要解决,那些人要再闹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现在去公司就是找死,你真以为那些人会轻易放过你?”

  陆子熠寒眸微眯,声音也越发低沉冷漠,然而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,却有着关心和心疼。

  只是转瞬即逝,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。

  “放过我也好,不放过我也罢,这件事情我终归是要解决的。”

  乔安好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吃饭的心情,直接放下了筷子。

  “我已经吃饱了,你们继续。”

  话音刚落,乔安好就起身上了楼,根本就不想跟陆子熠吵下去。

  现在只是看到这个人她就难受,也不想听他数落她。

  乔安好走了以后,陆子熠也放下了筷子,无心在吃饭。

  见状,穆子涵的脸色稍稍有些变化,但还是柔声道:“子熠你别生气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。”

  “关键是她现在这样做就是错的。”陆子熠低声道。

  他好心提醒,结果那女人如此不识好歹,真是良心喂了狗了。

  穆子涵忽然沉默了,开口想要说话,然而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。

  两人谁都不再说话,也都没在用餐。

  片刻后,穆子涵忽然认真的看向了他:“子熠,她已经不是你老婆了。”

  简单的一句话将陆子熠拉回了现实,尽管穆子涵没有把话说的很直白,可却谁都能听得明白。

  她在提醒他,他们已经离婚了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陆子熠根本就没有资格插手乔安好的事。

  “对于爷爷而,她还是陆夫人,她的事肯定会让我插手。”

  半晌后,陆子熠方才开了口。

  如果乔氏集团真的有什么危机,陆老爷子绝对不会放任不管。

  可是,到底是陆老爷子非要让他管,还是他自己就不放心她呢。

  尽管心知肚明,穆子涵还是配合的道:“你说的没错,爷爷肯定会让你管的。”

  在说到后面的时候,穆子涵的声音越来越小,很明显已经没有什么底气了。

  因为她很清楚,这就是个借口。

  陆子熠显然不想再聊这个问题,小心翼翼地起了身。

  “小心一点,伤筋动骨一百天,还是要好好休息的。”穆子涵连忙起身搀扶。

  “一点小伤而已,我又不是女人,没必要这么矫情。”

  陆子熠轻轻甩开了她的手,一步一步艰难地上了楼。

  而穆子涵则是如同石化般,静静的站在原地,许久都没有动作。

  “你今天不是还有演出么,早点去准备吧,不要耽搁了。”

  楼上忽然又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,这才将穆子涵拉回了现实。

  表面上听着陆子熠好像是在关心她,可实际上呢,似乎是在赶她走。

  穆子涵的神情变化多端,复杂多变,任谁都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……

  或许是赌气,或许是不甘心。

  乔安好回到房间后,就赶紧收拾,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。

  “你真要过去?”

  乔安好刚开门准备走,结果身后就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