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妇女的话后,乔安好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空手来的。

  她确实是忘记了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的家长,一直在想着这件事,所以把基本礼仪给忘了。

  乔安好越想越自责,“真的很对不住,”我其实……

  “谁说我们总裁没有买东西了,这些不都是么。”

 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,再一次将乔安好的话打断了。

  闻,乔安好下意识的转身,发现有几个西装男拿了好多补品,而中间带头的就是陆子熠的助理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我就跟着你来的啊,当然会在这里了。”助理想都没想脱口而出。

  虽然陆子熠不让他告诉她,但助理实在是不想隐瞒。

  既然总裁这么做都是为了夫人好,那又有什么不好说的呢?

  “就算你们拿了补品那又怎样?我们家孩子喝了你们的奶粉一直在拉肚子,结果你不闻不问还逃避,这要怎么解释?”

  那妇人完全没有解气,毕竟所有东西跟孩子比起来,都是不值得一提的。

  孩子有点事情,最揪心的就是大人。

  看得出来,这一家人这几天都没有工作,一直为了孩子的事情在忙前忙后。

  乔安好越想越内疚自责,但还是很理性的道:“这件事情我们正在调查,如果真的是奶粉质量问题,我们肯定会赔偿。”

  “当然是你们的质量问题了,要不然孩子怎么会拉肚子?而且好多家都是这样,不单单只有我们家。”

  那妇人是真的着急了,急急忙忙的解释着,确实不像是在说谎。

  乔安好将她说的话都听了进去,一直在默默的接受批评。

  她还是打从心眼里相信奶粉质量的,因为刚跟秦墨川合作,还不至于骗她。

  再加上还有风氏集团的人监工,他们就算想搞鬼也不可能。

  这么说的话,还有可能就是混搭问题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这才开口道:“在喝我们奶粉的时候,有没有同时喝别的奶粉?”

  “这又有什么关系?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两款奶粉不能同时喝的。”妇人完全没有隐瞒。

  看样子真的是两种奶粉混合的问题了,如果真是这样,很多问题都好解释。

  她看了网购的评论,好多人都说她家的奶粉很好。

  而且她也特地问了沈凌,沈凌也说这些人都不是他找来的拖,既然如此,其实是可以证明奶粉质量没问题的。

  “因为我们家的奶粉是从国外引购,不管是生产配方还是什么,都比其他奶粉要好很多,两款结合在一起,很容易引起不良反应。”

  乔安好认真的解释着,完全没注意到陆子熠就在不远处看着她。

  没想到这女人工作起来这么认真,面对这种凶悍的妇人还能如此冷静,已经实属不容易了。

  “照这么说,还怪我们咯?”那妇人明显是被惹生气了。

  乔安好急忙解释道:“不是这样的大姐,就是想跟你说我们的奶粉没有问题,而是不能跟别的奶粉共同食用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紧接着又道:“当然这是我们的问题,我肯定会赔偿的。”

  “那现在你们想怎么弄?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,我孩子现在还在医院拉肚子呢。”那妇人也没之前那么凶了。

  “你们的住院费用全部由我来出,这几天的旷工损失费我也会出,所以你们大可放心。”

  乔安好已经基本确认了,幼儿品牌奶粉确实不能跟别的奶粉共同饮用。

  看来是她误会叶氏集团了,这确实是他们内部的问题,早期不知道这件事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那妇人也松了口气。

  两人平静下来又聊了一会儿,最后给了他们一点钱,又将那些补品都送给了他们,这才离开了。

  乔安好心中一直都有疑惑,她一直都不知道两款奶粉不能共同食用。

  除了上一次喝了幼儿品牌奶粉和立式奶粉拉肚子之外,以前也经常混合着喝,也没见拉肚子啊。

  乔安好百思不得其解,总觉得这其中还有她没想到的点。

  不过……

  “你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,你怎么会跟我出现在同一家医院,而且及时帮我解围?”

  乔安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助理的身上,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奶粉的事太让她分神,她也不会到最后都没发现他。

  助理撇了撇嘴,小心翼翼的解释道:“我,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么,总裁让我来的。”

  “那他为什么要让你来,让你跟着我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乔安好开始咄咄逼人了。

  她真的很不喜欢被人跟踪,尤其还是被身边熟悉的人。

  “那我也不是总裁啊,我怎么能知道他的想法。”助理委屈巴巴的道。

  充其量他也只是个打工的,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内部的事情。

  就算知道也不敢说啊,小心隔墙有耳,最后引火烧身。

  乔安好翻了翻白眼,已经懒得再跟他多说废话了,“陆子熠在哪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……”

  “都到这种时候了,不要再骗我,他到底在哪里?”

  没等助理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已经不耐烦地打断了他。

  再啰嗦下去,她就真的生气了。

  助理也是个聪明人,察觉到这点后,赶紧道:“总裁也跟着我们来了,现在应该在车上。”

  “嗯,那我们过去找他。”

  乔安好大步向前走去,她一定要知道陆子熠这么做的目的。

  可到了车边,却发现陆子熠并没有在车上。
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陆子熠人呢?”

  “我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助理慌慌张张的摇头,吓得魂都要没了,四处寻找陆子熠的身影。

  看样子助理并没有骗人,他去医院的时候陆子熠应该就在车上,只不过现在也是真的不在了。

  “那还愣着做什么?快点打电话啊。”乔安好无奈的伸手抚额。

  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么蠢的人跟踪了一路,还没有丝毫的发现。

  看来她真的是太关心奶粉的事了,注意力太集中,确实也不是好事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