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来我们没什么好谈的,直接走法律程序吧,我会把所有证据都交给我的律师。”

  乔安好懒得跟这种人都说废话,私下处理不行,那就只能来硬的。

  就算这样做会得罪陆子熠,也无所谓了。

  “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怕你吗?乔安好,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,我们家的奶粉绝对不存在质量问题。”

  叶子沫压根就不把乔安好的话放在心上,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。

  闻,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淡淡的道:“我该说的都说完了,再见。”

  她今天来只是通知叶子沫,要么和平处理,要么就法庭见。

  只有这两种方式,不存在第三种。

  见乔安好真的就这样走了,叶子沫不禁开始慌张起来。

  赶紧又给之前联系的人,打了电话。

  “我警告你,必须阻止乔安好,否则我们两家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  没过多久,乔安好就回到了公司。

  “总裁你总算来了,我把那些闹事的人安排在了休息室,他们嚷嚷着非要见您。”秘书道。

  “没事,我来就是要见他们的。”

  乔安好神情淡定,既然已经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她也没必要躲着他们。

  刚到休息室门口,就听到了里面叽叽喳喳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好了情绪以后,方才推门进去。

  “你应该就是幼儿品牌奶粉的负责人吧,我们孩子喝了你家奶粉出了事,你得负责任啊。”

  “是啊,孩子到现在还在医院呢,这几天疯狂的拉肚子,拉的整个人都虚脱了。”

  “我家孩子也是,我跟他妈这几天都没上班,太耽误我们工作了,你必须要赔偿我们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伐着,都想要一个交代和解释。

  乔安好沉默没有语,直接走到了正中间,静静的听着他们说。

  片刻后,大家该抱怨的都抱怨完了,乔安好这才清了清嗓子,“大家安静一下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  这些人还是有些良心的,乔安好话音刚落,就全都乖乖闭上了嘴。

  “我已经了解事情的全部了,首先,我了解到你们同时喝了两家奶粉,那为什么只找我们家,而不找另一家呢?”

  乔安好神情淡然,没有丝毫的胆怯,一看就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主。

  “你们花了很少的钱,买了大促销中的立式奶粉,出了问题难道不应该先找他们?为什么直接把责任怪到了我们头上?”

  大家听完以后,全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明显是心虚了。

  毕竟乔安好说的没错,他们孩子是喝了两家奶粉出的问题,确实不该把责任都怪到幼儿品牌奶粉头上。

  “我已经检测过了,你们买到的立式奶粉中还有掺假的成分,孩子之所以会拉肚子,也是因为喝了这款奶粉。”

  乔安好根本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,直接把真相说了出来。

  跟这些人说话,必须要把话语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上,否则一旦被带了节奏,就很难再拉回来。

  “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证据呢?”

  沉默了一会儿后,那些人中终于有人开了口。

  似是早就猜到他们会要证据了,乔安好耸了耸肩,对着秘书道:“去把化验单拿来给他们看看。”

  “好。”秘书动作很快,没过一会就把化验单拿过来了。

  两款奶粉在一起比较,就算是不识字的人,也能知道是哪款奶粉出了问题。

  那些人顿时傻眼了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“欺骗你们的是立式奶粉,不是我们,你们闹事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损失,所以我会起诉你们。”

  “哗——”大家一片哗然。

  明明他们才是找事的那一方,可还没想到最后却被乔安好完全拿住了。

  大家可能也知道是自己理亏,但这几天的损失已经很大了,如果在被乔氏集团上诉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你敢保证你们奶粉没有任何问题吗?那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  “别在拿孩子说事,想讲道理直接去跟法官讲,我这边什么证据都有,而且我已经联系好了律师,到时候你们有理可以跟他们说。”

  没等那人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在一次拿回了话语权。

  虽然能够理解这些人的苦衷,可公司因为他们闹事名誉受损,她是很心疼孩子,也愿意为孩子负责。

  但这些无故闹事的人,必须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,否则永远都不知道没脑子的后果。

  把该说的话说完之后,乔安好就理直气壮的离开了。

  有证据再手,那就什么都不怕。

  如果这些人不能想办法还幼儿品牌奶粉的清白,那她也救不了他们。

  “她怎么就这样走了呢?”

  “这,这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啊?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本来就已经耽误好几天工作了,我要再请假,公司就会开除我的。”

  这些人全都急了,慌乱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本来以为把事情闹大,这种大公司怎么都会赔偿他们,然后抓紧把事情压下去。

  可万万没想到乔安好与别人不同,竟然调查这件事情,甚至把真相都查出来了。

  一旦闹到法庭,他们必死无疑。

  乔安好回到办公室以后,正准备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沈凌就过来了。

  “二小姐,这件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,如果现在再闹上法庭,就算我们胜利了,幼儿品牌奶粉也不会有好的前景。”

  沈凌说的很中肯,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

  乔安好显然早就料到这点,淡然道:“你放心吧,他们不会让我上诉的。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等他们再来找我,然后……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  说话期间,乔安好稍微沉默了一会儿。

  虽然这样的做法不太对,可她真的太讨厌别人使阴招了。

  无论如何也要让叶子沫尝试一下,被前往攻击的感觉。

  “万一他们不来找你呢?”沈凌道。

  闻,乔安好忽然看向了沈凌,皱眉道:“你是不是不希望他们来找我?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