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没有这么想,我只是不想因为他们影响到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。”

  沈凌认真的解释道:“二小姐,这个项目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

  连沈凌都知道此事事关重大,乔安好怎么可能不懂。

  “我会尽量做好,但至于能不能做好,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。”

  乔安好的表情始终没有得到缓解,意味深长地盯着沈凌,总觉得沈凌有什么事情瞒着她。

  许是被看的不自在了,沈凌撇过了视线,别扭的道:“二小姐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

  “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“嗯,很想知道。”

  乔安好撇过了视线,“之前我给你两款奶粉,让那两个工作人员试喝,那个喝了立式奶粉的明明拉肚子了,你为什么跟我撒谎?”

  如果不是无意间听见,她还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
  只是她搞不懂的是,沈凌为什么要欺骗她。

  “原来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沈凌的脸色有些难看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解释道:“我只是不想事情闹大,想就这样过去了。”

  “那你未免想的太天真了,那种情况下事情不但不会过去,反而只会发酵的越来越严重。”

  正是因为如此,乔安好才不理解沈凌这样的做法。

  她是真的不懂沈凌在想些什么,这不应该是他能做的事。

  “对不起二小姐,是我考虑的不周到,请您惩罚我。”沈凌显然理亏了。

  乔安好沉默没有语,然而余光却一直定格在他的身上。

  片刻后,这才语重心长的道:“你是我目前最信任的人,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
  “二小姐,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急着回应我,不管你怎么选择,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。”

  沈凌的话还没有说完,乔安好就已经打断了他。

  倘若那个人有二心的话,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用,她希望沈凌不是那样的人,可她不能保证。

  “我绝对不会背叛二小姐,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错,可我也是为了公司,绝对没有二心。”

  沈凌做出了发誓的手势,每一句话都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,完全不像说谎的样子。

  可即便如此,乔安好依旧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  她盯着他看了片刻,淡淡的道:“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。”

  “二小姐,你真的怀疑我了?”沈凌不敢置信的看着乔安好,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心痛。

  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怀疑,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?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无奈的道:“我并不是怀疑你,只是实在搞不懂你的做法。”

  “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。”沈凌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“嗯,你去忙吧。”

  “好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沈凌走了以后,乔安好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如同静止了一样。

  公司所有的人她都可以怀疑,但就是从来没有怀疑过沈凌。

  可最近连续发生了好多事,让她不得不怀疑他了。

  最最重要的是,沈凌还派人偷偷跟踪她的母亲,这也是她最近刚知道的事。

  网上的风评还没有得到控制,依旧有大批的网友在肆意的辱骂她。

  乔安好无聊的翻了翻,原以为自己的心态已经够好了,可当看到那些评论时,心中还是抑制不住的难过。

  “那些人都回去了吗?”

  秘书敲门进来之后,乔安好赶紧开口询问。

  “还没有呢,他们好像在商量什么对策,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。”秘书摇了摇头。

  到现在都还没有走,那就说明有希望。

  尽管如此,乔安好还是没能松懈,对着秘书道:“去赶他们走吧。”

  “赶他们走?”秘书诧异。

  他们人这么多,一旦惹急了闹出事来,后果绝对不堪设想。

  如果就这样让他们走的话,万一这些人又到处造谣,那该怎么办?

  乔安好认真的点了点头:“照我说的去做,赶他们走。”

  既然这些人没法做决定,那她就只能逼他们一把。

  “那我去了。”

  秘书虽然还有很多疑惑,但也只能乖乖的过去了。

  几分钟后,秘书便又急急忙忙的跑来。

  “总裁,那些人说要见你。”

  果然跟乔安好预料的一样,看来那些人已经做好决定了。

  唇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浅笑,乔安好心情大好,笑着道:“走吧。”

  “总裁,他们可能……”

  秘书完全猜不透乔安好的心思,真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笑得出来的。

  不过很快,秘书就明白了。

  那些人虽然凶神恶煞,但面对乔安好时却乖巧的像小白兔。

  “乔总,之前确实是我们冲动了,既然奶粉的事情不是你们的责任,那就算了。”

  他们特意选了一个带头人,专门由这个带头的老大来跟乔安好商量。

  然而乔安好根本就不买账,皱眉道:“既然承认不是我们的责任,那我们公司的损失你们必须得赔吧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我们怎么赔啊,我们也是受害者。”带头的老大顿时慌了。

 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:“那是你们的问题,你们诬陷了我,就得负责。”

  说到这里,乔安好直接打开了电脑。

  紧接着打开了热搜平台,将那些辱骂她们的信息挨个点了点。

  “看见了吗?这些人全在骂我们,这就是你们给我们造成的影响。”

  如果不能撤销这些,不能改变大家对幼儿品牌奶粉的看法,那这款奶粉根本就做不下去了。

  解铃还需系铃人,祸是这些人惹出来的,就必须由他们来收拾烂摊子。

  “那该怎么办?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啊。”带头的人道。

  “很简单啊,找真正的罪魁祸首,把这些的再甩给他们。”

  如今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如果不用法律来解决,就只能如此。

  带头的人犹豫了片刻,勉强道:“我能不能跟他们商量一下?”

  “可以,希望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乔安好点了点头。

  紧接着看了一眼时间,沉声道:“我没时间陪你们浪费,只给你们5分钟讨论,所以希望你们抓紧,别浪费时间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