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真的超级的果断干脆,根本不给他们拖泥带水的机会。

  之前是因为没有调查到真相,所以不知道怎么跟他们沟通。

  如今前因后果都知道了,那就公事公办,没什么好留情面的。

  更何况,做错事的人是这些人,而不是乔氏集团。

  “我们决定好了,就按你说的做,去找立式奶粉的麻烦。”

  几分钟以后,这些人终于商量好了,由带头的人过来说话。

  结果跟自己想象的一样,乔安好不禁有些得意,“好,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立式奶粉的检测单我会复制给你们,到时候拿着这些证据去找他们,就更加的有说服力了。”

  乔安好早就准备好了一切,就等着这些人乖乖的看清真相了。

  “好,我们走了。”

  商谈好了以后,这些人这才离开了乔氏集团。

  看着大家离去的身影,乔安好脸上的笑容缓缓被其收敛。

  “叶子沫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或许这就是最好的报复手法。

  果然,没过多久这件事情就被曝光了出来,那些人拿着证据去找叶氏集团,打的他们措手不及。

  网上风评也是瞬间倒戈,所有人都说乔氏集团是被污蔑的,叶氏集团是背地里耍小把戏的那一方。

  再加上乔安好让人把幼儿品牌奶粉儿的配方和检测报告,全都发到了网上,完全做到公正公开。

  这款奶粉虽然卖的不便宜,但它高品质的质量绝对值这个价。

  短短一晚上的时间,工厂有的货几乎就被扫空了。

  次日,网上关于此事的热搜越来越多,基本都是在贬低叶氏集团,心疼幼儿品牌奶粉的。

  e.s总裁办公室。

  “幼儿品牌奶粉开售当天,立式奶粉的某一家店就开始搞促销,价格比原价便宜了整整一倍,目的就是为了陷害幼儿品牌奶粉,立式奶粉的质量……”

  “这几天网上都在说这件事,你怎么看?”

  陆子熠正在看着网上的新闻,结果穆尘就自顾自的开门进来了。

  这两款奶粉的负责人,一个是前妻,一个是暧昧对象,穆尘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瓜。

  闻,陆子熠这才关掉了电脑,俊颜之上面无表情。

  “喂,你该不会真的要袖手旁观吧?立式奶粉还算是e.s的项目啊。”

  穆尘忍不住开口提醒,显然不想让这款奶粉亏的大了。

 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陆子熠,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,这个叶氏集团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。”

  “尤其是那个叶子沫,我怀疑这件事就是她一手操控的。”

  穆尘向来不喜欢叶子沫,一旦有机会,就想说那女人坏话。

  陆子熠撇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还能是什么事。”穆尘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,眸中也闪过了一丝忧伤。

  自从跟夏薇薇分手以后,夏薇薇的消息都是让陆子熠找人调查的。

  他不敢主动去关心她,害怕打扰到她。

  “既然还爱她,那为何要放弃?”陆子熠挑眉看他。

  穆尘翻了翻白眼,吐槽道:“你能不能别总是跟我说同样的话,换位思考行不行?”

  如果夏薇薇怀了他的孩子,他肯定立刻马上带她去见家长。

  可连夏薇薇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,又不舍得把孩子打掉,他能怎么办?

  就算他能接受这样的她,可是穆家绝对接受不了。

  “那就彻底放下,不要再关心她了。”

  陆子熠的回答很敷衍,他再次打开了电脑,显然还在关注奶粉的事情。

  看来他真是小看那个女人了,没想到那女人这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,甚至还将了对方一军。

  倘若这件事情叶氏集团处理不好,那立式奶粉将会彻底落败。

  “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能不能继续帮我关注她呢?”

  耳边又传来了穆尘的声音,听起来很不耐烦,应该是说了好几遍了。

  “可以。”陆子熠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但你必须帮我一个忙。”

  “什么忙你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肯定答应。”穆尘想都没想脱口而出。

  陆子熠满意的勾了勾唇,低声开口:“我要你帮我解决奶粉的问题。”

  “什么?我又不了解具体情况,我怎么帮你解决啊,你……”

  “你放心,我会告诉你怎么做。”

  不给穆尘把话说完的机会,陆子熠就已经不耐烦地打断了他。

  接下来不知道陆子熠说了什么,只见穆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  到最后穆尘深吸了一口气,抿唇道:“如果让乔安好知道,她会恨你的。”

  “生意上本来就是如此,她没有权利恨我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紧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,薄唇微扬:“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她接近秦墨川。”

  “那好吧,反正有事你来承担。”

  虽然觉得此事不妥,但为了夏薇薇,穆尘终究还是妥协了……

  原本以为奶粉风波就这样过去了,可接下来等待乔安好的,却更为恶劣。

  “你说什么!”

  办公室里忽然传来一道怒吼声,吓的门口路过的员工,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此事千真万确,秦氏集团那边传来消息,以后跟我们交接的人是陈思陈总,秦总他又出国了。”

  秘书低着头,可能是被乔安好吓到了,连说话都颤抖了起来。

  乔安好整个人都愣住了,美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,眼神空洞无神,脑袋嗡嗡叫个不停,像是忽然死机了一样。

  好端端的,秦墨川怎么又出国了?

  如果不通过秦墨川,她几乎很难有机会见到秦明。

  就算真的见到了,对方也不会客气,甚至因为她是前任市-长的女儿,也断然不可能搭理她。

  乔安好当下的心情很复杂,就像是玩拼图,拼到最后一块的时候,发现那块丢了,怎么也找不到。

  有时候,从希望到绝望,真的只是一瞬间的功夫。

  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陈思那边有没有交代秦墨川为什么出国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乔安好终于慢慢理好了自己的情绪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