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陈总什么都没说,就交代以后跟他交接。”秘书摇头。

  这件事情越是看似简单,背后就越是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  乔安好根本就没法静的下心,忽然起身道:“你待在公司,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。”

  “好的,总裁。”

  交代了秘书一些事情后,乔安好就朝着秦氏集团去了。

  她必须要知道秦墨川忽然出国的原因,也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。

  父亲的事情不能再拖了,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,她也不能再这么劳累了。

  否则到时候肯定会影响到孩子,万一出了点意外,她断然不会原谅自己。

  “乔总,您怎么忽然来了?”

  说话的是秦墨川的秘书,秘书应该没想到乔安好特地来到公司。

  “你们总裁为什么忽然出国?这个项目不是交给他负责的吗?”

  尽管心里很难过,但乔安好表面上还是很淡定,没有表现的太明显。

  秘书挠了挠头,不解的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,董事会就忽然下了这个决定,而且……”

  “而且什么?”乔安好急忙道。

  “我们之前一直在争取跟穆氏集团的合作,本来以为要失败了,结果现在既然成功合作了,这个项目需要很多人,在这个时候更不应该让秦总出国才对,所以我也很不理解。”

  秘书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,看样子也是相当的迷茫。

  穆氏集团?

  难道这件事情跟穆尘有关?

  乔安好眉头紧皱,来不及多想,赶紧离开了秦氏集团。

  不管这件事跟穆尘有没有关系,她都一定要找穆尘问个清楚。

  只不过穆尘是个挂名的总裁,在公司根本就找不到他的身影,想要见他,就只能打私人电话找了。

  而此刻的穆尘正在e.s,完全没想到乔安好这么快就知道了。

  “这次你可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,为了把项目交给秦氏集团,我求我爸好久了。”

  穆尘一直在翻着白眼,显然是非常不想跟他老爸求情。

  “嗯,你想要什么尽管说,能满足的我都尽量满足你。”

  陆子熠也是相当的大方,对待穆尘也从来没有小气过。

  听到陆子熠的话后,穆尘满意的笑了起来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忽然间,手机铃声响起。

  穆尘随手拿起了手机,原本以为只是无关紧要的人打的电话,可看到来电显示是乔安好时,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对着陆子熠道:“是乔安好打来的,糟糕,她是不是知道了?”

  陆子熠也有些诧异,显然没想到之前会这么快败露。

  “你就当不知道,死活不承认。”

  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,只要他不承认,乔安好也没招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穆尘还是有些担忧,犹豫了好久方才接了电话。

  “你现在有空吗?我们能不能见一面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乔安好的声音。

  她还真是一句废话都不想说,直接切入了主题。

  穆尘下意识的撇了陆子熠一眼,陆子熠指了指办公室,穆尘会意,“我现在在陆总这儿,你要来找我吗?”

  电话那头几秒钟的沉默,紧接着传来了乔安好的声音。

  “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”

  这通电话很快就结束了,穆尘刚松了口气,便发现有股阴冷的眼神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。

  他再次咽了咽口水,小心翼翼地看向了陆子熠:“怎,怎么了?”

  “谁让你约在这里见面的?”陆子熠皱眉,俊脸上有着难掩的不悦。

  “不是你说在这里见面的吗?所以我才这样说的啊。”穆尘想都没想开口反驳。

  虽然约在这里见面不太好,可现在已经约好了,那能怎么办?

  如果现在打电话重新换地方,乔安好肯定会多疑,保不准会怀疑到陆子熠的头上。

  陆子熠显然是真的被气到了,俊脸阴沉,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穆尘也不敢多说话了。

  不得不说,乔安好的速度就是快,很快就到了。

  她直接冲到了陆子熠的办公室,看都没看陆子熠一眼,直接对着穆尘道:“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  “啊?你,你有什么话要问我啊?”

  穆尘应该是被乔安好的气场吓到了,再加上原本就心虚,导致说话都变得结巴了起来。

  准备开口之际,乔安好这才注意到了陆子熠,侧目对其说道:“麻烦你出去一下,我有话想单独跟他说。”

  “这里是我的办公室,你让我出去?”

  陆子熠寒眸微眯,低沉醇厚的声音比以往冰冷了几分。

  从进门之后,这女人就没看向过他。

  唯一看向他跟他说的话,竟然还是让他出去,不要打扰到他们。

 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乔安好平复了一下情绪,这才又道:“不好意思,那我们出去。”

  她径直走到了穆尘跟前,拉着他的手腕就强行将他拉出去了。

  穆尘完全是被拖着走的,他可怜巴巴的求助陆子熠,结果某人正在独自生闷气,根本就顾不了他。

  到了外面的天台,乔安好这才松开了他。

  “秦墨川忽然出国的事,跟你是不是有关系?”乔安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

  她的眼神很犀利,像是看待自己的猎物,给人一种窒息感。

  穆尘有些愣住,反应过来后立马摇头:“你可别什么都赖到我头上,我都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  “你确定不认识吗?也确定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半点关系?”

  乔安好再三询问,她试图想从穆尘脸上发现什么,但最终还是失望了。

  因为穆尘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表情,她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  “当然没有关系了,我哪有权利让他出国啊,而且我为什么要让他出国?”

  穆尘这番话说到了重点,也瞬间打消了乔安好一半的怀疑。

  是啊,穆尘确实没有理由让秦墨川走,就算是陆子熠也没有理由。

  他们都不太清楚父亲的案件,根本不知道秦明跟她爸爸的案子有关。

  “你真的是很莫名其妙哎,别人出国竟然找到我头上来了。”

  穆尘好像演戏演上瘾了,越来越得瑟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