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的话都还没有说完,就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了。

  闻,乔安好下意识地瞥了陆子熠一眼,倒是没想到他会开口插话。

  万阳也不是省油的灯,冷声道:“我跟乔小姐是朋友,关心她很正常,陆总莫非觉得我不该关心?”

  “简单的关心可以,过分的关心就不可以了。”陆子熠不紧不慢的道。

  他的声音不怒自威,看着好似正常的说话交流,但实际上已经稍微有些生气了。

  “什么样的叫过分的关心?陆总是不是忘了什么,还以为自己是乔小姐的老公?”万阳挑眉。

  两个男人从阴战到明战,说的越来越明显,好似战-争即将要一触而发。

  乔安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她不希望这两人因为自己而吵架,可在这种情况下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解。

  她下意识地瞥了纳兰颜一眼,纳兰颜了然,这才笑着开口。

  “乔小姐的嘴唇确实是不小心咬到的,只不过过错在于我,我不该使劲的拉扯她。”

  纳兰颜真的是个聪明人,只是看到乔安好嘴角的伤口,就知道伤口是怎么来的了。

  听到她的解释,万阳也不再多说什么,轻声提醒道:“以后小心点,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点头应声。

  两人的对话看似很平淡,可在陆子熠看来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漆黑深邃的寒眸越发深沉,开始他只是用余光扫视乔安好,现在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了。

  察觉到了他的视线,乔安好越来越觉得尴尬,很想挖个地洞就这样钻进去。

  再这样下来,别说吃饭了,她就是连喝一口水都会感觉到压力。

  无奈之下,乔安好只能悄悄的玩手机,给夏薇薇发信息,让她救场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没出几秒钟,夏薇薇的救场电话就打来了。

  手机响起来的那一刻,乔安好如释负重地站了起来,笑着对大家道:“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  话刚说完,没等大家开口说话,她便赶紧走了出去。

  陆子熠和万阳给她的压力太大了,她知道万阳只是单纯的好心,可陆子熠是什么意思她是真的不懂。

  “安好,为什么要让我打电话给你啊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夏薇薇的声音,隔着电话也能听出她的担忧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不想应酬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呢?我们该去医院做检查了。”

  夏薇薇的话倒是提醒乔安好了,她最近一直都在忙奶粉的项目,差点忘记自己还要去医院检查。

  “好,你约个时间,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
  “那就明天呗,越拖下去越不好,孩子的事情是大事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  夏薇薇显然早就已经决定好了,直接就把日期定了下来。

  闻,乔安好点了点头:“好,那就明天早上8点见。”

  原本只要三分钟就能解决的通话,乔安好愣是打了十几分钟。

  她现在只想拖延时间,只想拖到他们结束,一点都不想在赴那个局了。

  但她再怎么拖也不能拖一个小时,无奈之下,只能重拾心情,硬着头皮又进去了。

  虽然接下来的气氛还是很尴尬,但比刚开始好了不少。

  陆子熠和万阳也没有很针锋相对了,虽然还是波涛暗涌,但至少没有把乔安好掺和进来。

  好不容易结束了饭局,乔安好深深的松了口气,小声嘀咕道:“终于结束了。”

  “怎么?你很怕跟我一起吃饭?”

  陆子熠不知何时到了她身边,刚听到他的声音,就把乔安好吓到了。

  她下意识的侧目看他,皱眉道:“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?吓我一跳。”

  “是你自己想事情太过专注,根本没有注意到我。”陆子熠不紧不慢地怼了回来。

  闻,乔安好暗自翻了翻白眼,二话没说就准备走。

  “爷爷让我问你,什么时候去医院。”

  她刚走了几步,身后便又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。

  果然又是爷爷啊。

  肯定是爷爷给陆子熠施压,他才会很难得的关心她一下吧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心里不禁有些难过,但还是故作淡然道:“明天。”

  “哦。”某人只是应了一声。

  乔安好还在等着他说话,可身后却已经没有了动静。

  她扭头看他,发现陆子熠已经走了,身后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空气中隐隐约约蔓延着苦涩的气息,只是呼吸一下就会觉得异常的苦涩。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自嘲的呢喃道:“痴心妄想是一种病,一定要改改了。”

  她每次都对陆子熠抱有一丝期望,可每次都让她很失望。

  原本以为他会提及陪她去医院,可等到的却是无尽的沉默。

  乔安好啊乔安好。

 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放弃他,不要再抱有任何奢望了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乔安好早早的起床去了医院。

  她跟夏薇薇约好直接在医院见面的,可她刚到医院就接到了夏薇薇的电话。

  “对不起啊安好,我今天临时有事,没办法去医院检查了。”

  夏薇薇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,应该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。

  尽管乔安好心里不太舒服,但还是像个没事人似的道:“没关系,我自己检查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乔安好抬头扫视了一圈,发现好多人都在看着她。

  而那些人几乎都是一对的一对的,基本都有自己的老公在身边陪伴,而她呢……

  却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  “你看看那女的,肚子都已经有些明显了,结果都没有人过来陪她,她该不会是第三者怀孕吧?”

  “很有可能,要不然像这样漂亮的女人,老公怎么可能不贴身陪伴,我估计啊这孩子肯定见不得人。”

  “哎,白长得这么漂亮了,就这么被猪给拱了,这要是我女朋友,我肯定捧在手心里的疼,绝对不让她自己来检查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些人显然听到了乔安好的通话,一个一个的七嘴八舌了起来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