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清楚陆子熠为什么会误会他们,除了两人刚离婚时有点绯闻之外,她和万阳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。

  虽然现在跟万阳接触的比较多,但那也还是因为工作。

  “你对别人无意,不妨碍别人对你有心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他的声音听着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,可在那话语中却隐约有着一丝醋味。

  纵使乔安好再不愿意自作多情,也还是感觉到他吃醋了。

  想到这里,她不禁勾唇浅笑,调侃道:“别人喜欢我,那正好说明我有魅力。”

  “……”某人沉默不语。

  这倒是让乔安好有些尴尬,接着转移了话题:“如果让大众知道我怀孕了,你说他们会怎么骂我?”

  虽然不太想跟陆子熠聊这些,可这个问题马上就要面临了,不聊也不行。

  一旦让大家知道她怀孕了,那肯定会是争议重重。

  虽然之前也有人传她怀孕,但那些绯闻都已经被平定下来了,很多人可能也已经忘记此事。

  随着她的肚子慢慢变大,这件事情肯定还会再被提起,到时候……

  难免又是一场网络暴力。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,正准备开口说话,就被陆子熠打断了。

  “只有让他们知道孩子是我的,那些营销号才不会瞎造谣,所以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陆子熠忽然停顿了一下,漆黑深邃的寒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:“我们现在必须复合。”

  他所说的这番话不是在跟她商量,而是直接下了命令,压根就不容置疑。

  可听到复合这两个字时,乔安好忽然犹豫了。

  从情感上来说,她很想跟陆子熠复合,很想有一个完整的家庭。

  可从理智上来说,她不敢复合。

  害怕这是一场商业上的阴谋,害怕陆子熠继续玩弄她的感情。

  毕竟陆子熠曾经说过,她和叶子沫都不是他想娶的对象。

  “那复合完了之后呢?再跟我离婚?”乔安好问到了重点。

  婚姻不是儿戏,哪怕对于豪门,也不能说一出是一出。

  他们必须要考虑到各种后果,考虑到复合之后要面临的问题。

  “既然复合了,那为何还要离婚?”

  陆子熠目不转睛地盯着乔安好,俊脸看起来一如即往的淡定,然而在那寒眸之下,却是有着丝丝紧张。

  这个问题显然把乔安好问住了,她抿了抿唇,犹豫了好久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“你是不是就没考虑过跟我复合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陆子熠再度开口,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但很快就点头,神情异常的复杂。

  或许对于乔安好来说,她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也没有想过陆子熠会不会认真的想要跟她复合。

  半晌后,乔安好这才开口道:“离了就离了,复合对我们来说,好像也没有太大意义。”

  如果不是因为她怀孕了,别提复合,可能他连见都不会见她一面。

  乔安好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被伤的彻底了之后,她不敢再对陆子熠抱有任何的期待。

  “那你是说,不想跟我……”

  “咚咚!”

 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将陆子熠的话打断了。

  二人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只见医生拿着检查报告走了过来,神情有些凝重。

  “乔小姐,你最近是不是经常熬夜,吃饭营养什么的都跟不上?”

  医生刚问出这句话,乔安好心中就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嗯,最近确实有点忙。”乔安好点头应声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
  她能感觉到自己最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,属实是真的累到了。

  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你最近好多指标都达不到,再这样下去,你和孩子都会有危险。”

  医生相当的严肃,没有半分玩笑之意,这也在无形之中给了乔安好巨大的压力。

  她伸手接过了检查报告,只是稍微扫了一眼,神情就更加凝重了。

  “这段时间内绝对不能受刺激,也绝对不能再熬夜不吃饭了,我希望她的家人能够很好的督促她。”

  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,医生认真的看了陆子熠一眼。

  陆子熠了然的应声,直接从乔安好手中拿过了检查报告。

  见状,乔安好下意识的想要去抢,皱眉道:“检查报告还我,你看不懂的。”

  “谁说我看不懂了。”陆子熠只用一只大手就禁锢住了她。

  乔安好也懒得挣扎了,毕竟她现在怀有身孕,稍微动一下都觉得很累。

  看完检查报告之后,陆子熠并没有将报告还给她,反而是自己留住了。

  乔安好诧异,“你为什么把我的检查报告装起来?”

  “因为这东西会随时提醒我,要多多督促你,不能让你熬夜劳累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听着没有太大的起伏,可即便如此,乔安好也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,像是有一股暖流在缓缓地流淌着。

  她原本还想说些什么,可现如今,却是什么话都不想说了。

  从医院离开以后,陆子熠便强行将乔安好带回了陆家,不准她去公司。

  “我刚刚纳兰颜签完合同,这次的拍摄,我必须要亲自过去监督。”

  一路上乔安好都在拒绝,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想让陆子熠送她去公司。

  然而陆子熠压根不予理会,从始至终都保持沉默。

  “陆子熠,你知道幼儿品牌奶粉对我的重要性,我绝对不能在这个项目上掉以轻心。”

  乔安好已经说的很认真了,她会记住医生的话好好休息,不熬夜不劳累,可那并不代表她什么都得放弃。

  许是被乔安好说的不耐烦了,陆子熠忽然将车停到了路边。

  他侧目看她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不见底,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。

  乔安好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,眼神不停的闪烁着,轻声道:“送我去公司。”

  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他还在坚持。

  “那现在就让我下车,我自己去公司。”乔安好也在坚持。

  二人谁都不让着谁,车内的气息也变得越发沉闷和冷窒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陆子熠终于转移了视线,低沉醇厚的声音缓缓溢于口出:“你赢了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