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  乔安好听的脑袋都要炸了,赶紧挥了挥手将秘书赶了出去。

  一个人待在办公室想了一会儿后,乔安好终于下定了决心,给陆子熠打了电话。

  “今天晚上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  没等电话那头开口说话,乔安好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。

  片刻后,那头传来声音。

  “嗯,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谈。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,即便隔着手机,也能感受到他的冷漠。

  乔安好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淡然道:“那就晚上见。”

  挂断电话之后,乔安好平复好了情绪,努力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然而工作的时间并没有多久,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。

  “总裁,夫人过来了。”秘书道。

  乔安好扭头看向了门口,映入眼帘的就是王海琴。

  “妈?你怎么来了?”

  许是没想到王海琴会过来找她,乔安好诧异的起身,走到了王海琴跟前。

  王海琴的脸色有些难看,有话想要跟乔安好说,但有因为秘书在不好开口。

  看出了王海琴的顾虑,乔安好会了挥手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  秘书走了以后,乔安好这才又道:“妈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她妈妈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,今天过来找她肯定也是有什么大事。

  “安好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  王海琴忽然情绪崩溃,抱着乔安好大声痛哭了起来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,她顿时愣在了原地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片刻后,王海琴逐渐平复了心情,这才松开了乔安好。

  “关于你爸爸当年的事情,妈妈其实有事瞒着你。”

  王海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诉说,“妈妈知道你最近在调查我,我也不想有所隐瞒,江教授他是我曾经的初恋晴人。”

  “什么?初恋晴人?”

  这个消息让乔安好有些震惊,她太清楚初恋的概念了。

  如果江教授是妈妈的初恋晴人,那岂不是说明……

  爸爸铃铛入狱的事,跟妈妈也逃脱不了干系?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修长的指甲也早在不知不觉间插进了手心。

  “安好你千万不要多想了,我只是告诉你我跟江教授的关系,其他的妈妈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许是怕乔安好误会什么,王海琴赶紧继续解释。

  可即便如此,乔安好也还是误会了,沉声道:“如果爸爸的事跟你们没关系,你为什么现在要跟我说这些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

  王海琴想都没想脱口而出,然而刚说两个字就又咽了回去。

  “因为什么?”乔安好继续逼问。

  她最讨厌别人不把话说完整,也最讨厌别人欺骗她了。

  可现如今隐瞒她欺骗她的,却是她最疼爱的妈妈。

  王海琴忽然陷入了沉默,她神情复杂的看着乔安好,嘴巴张了合合了张,但最终还是欲又止。

  她越是如此,乔安好便越是急促:“你能不能把话给我说清楚了,不要吞吞吐吐的好吗?”

  “医生说,江教授有醒来的迹象,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跟你交代,因为这几年来,妈妈一直在照顾他。”

  可能是怕乔安好更生气,王海琴这才将实话说了出来。

  “他要醒了?”乔安好震惊。

  江教授是当年事情的当事人,如果他醒了,那很多事情就可以说明白了。

  只要江教授醒来,把当年的事情说清楚,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累的调查了。

  乔安好越想越激动,接着又道:“医生说他大概什么时候能醒来?”

  “这个不太清楚,少则几天,多则一个月,应该不会再推迟了。”王海琴道。

  看来江教授是百分之百能够醒来了,如果他真能醒来,别说一个月了,就算是两个月她也能等。

  “安好,今晚跟我一起去医院看看他吧,你江叔叔以前对你挺好的。”

  王海琴深深地看了乔安好一眼,眸中的神情极其的复杂多变。

  乔安好聪明的察觉到了这点,“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,我爸应该知道他们是情敌,既然知道,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他们是好朋友啊,不能算是情敌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王海琴就赶紧打断了乔安好,显然不想让乔安好朝着不好的方向想下去。

  这个消息是之前一直没有查到的,乔安好自己也不知道爸爸跟江教授是朋友。

  她不解的看着王海琴,想要得到一个最真实的解释。

  “你爸跟你江叔叔感情一直不错,你江叔叔也一直都在帮他,他最后之所以会成为植物人,也是有人从中作梗。”

  说到这里,王海琴停顿了一下,接着又道:“你爸爸是被熟人陷害的,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江叔叔。”

  “那你觉得是谁?”乔安好脸色难看。

  她妈妈从头到尾都在提江教授,一口一个江叔叔的,听的她很不舒服。

  “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,等你江叔叔醒了,一切就真相大白了,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什么?”

  王海琴抿了抿唇,甚是严肃的道:“我发现有好几拨人盯着我,如果让坏人知道你江叔叔要醒了,恐怕他会有危险。”

  “所以你找我,就是想让我派人保护他?”

  乔安好是个聪明人,瞬间就明白了王海琴的意思。

  “安好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王海琴连忙点了点头。

  在这种紧要关头上,最后不要出现别的事端了。

  江教授好不容易有醒来的迹象,绝对不能再次遭人陷害。

  虽然乔安好还是没弄懂父母辈之间的关系,但她知道她妈妈考虑的是对的。

  “你放心吧,我会派人去保护他。”

  不管是为了爸爸还是为了妈妈,江教授确实不能再出事了。

  “好,那我就……”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王海琴话还没有说完,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王海琴的脸色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致。

  挂断电话后,赶紧对着乔安好道:“快快快,现在立刻马上送我去医院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