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医院的路上,王海琴一句话都没说,神情相当的凝重。

  看到母亲这样,乔安好纵使有再多的话,也只能藏在心里不说了。

  但她隐约能够感觉得到,江教授在母亲心中的分量和地位。

  “安好,你只要相信,妈妈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和你爸爸的事,其他的你就好理解了。”

  可能是察觉到了乔安好的心思,沉默了许久后,王海琴还是特意跟她解释。

  闻,乔安好下意识的看向了她,了然的点了点头:“好。我不会多想的。”

  既然她妈妈都已经这样说了,那她一定会选择相信。

  毕竟谁都有难之隐,她不是当事人,也没有资格对长辈的事情评头论足。

  到了医院后,王海琴直接带着乔安好去了主医师办公室。

  “你们终于来了,病人最近的情绪反复无常,你们务必要派人好好照顾。”

  主医师严重强调了后半句,看样子应该是一语双关了。

  王海琴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医生,我已经跟我女儿说过了,她会派人过来好好照顾江教授。”

  “嗯,接下来的事只能跟你说,还请这位先出去等候。”医生指了指乔安好。

  没想到自己刚进来就被撵出去了,乔安好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拍了拍王海琴的肩膀,出去等候了。

  不知道里面在谈论什么,好久都没有动静。

  乔安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便独自在医院转了转,忽然发现有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,朝着一个方向过去。

  “难道……”

  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人影,乔安好心头一惊,赶紧跟着那个人过去了。

  果真跟她猜测的没错,这个人所到的病房房间号,正是江医生的,而这个人……

  也跟她猜测的一样,是陆子熠的小助理。

  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  乔安好径直走到了助理跟前,清冷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。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忽然出现,助理吓的身子猛烈颤抖了一下,赶紧拍了拍胸口平复情绪。

  “夫人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,差点没把我给吓死了。”

  乔安好神情凝重,冷冷的直视着他:“回答我的问题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我当然是来看望江教授的,你以为你能查到的消息,我们总裁查不到啊。”

  助理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那神情好像还有些沾沾得意。

  乔安好皱眉:“陆子熠是什么调查这些?”

  “当然是为了帮你啊,夫人,你真的不要把我们总裁想的太坏了,总裁真的在暗中一直帮助你。”

  小助理有些恨铁不成钢了,他都把话说的这么明显了,乔安好竟然还不理解。

  帮她?

  乔安好忽然冷笑一声,嘲讽的道:“你确定他让你调查此事是为了帮我?而不是不想让我知道真相?”

 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小助理顿时蒙圈了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谁都不是傻子,尤其像乔安好这么聪明伶俐的女人,怎么可能被随意糊弄。

  见小助理愣住了,乔安好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。

  不知为何,虽然是她猜对了,可她的心里却很难过,心脏那里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,不停的拔出来,又放进去。

  “老实告诉我,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平复好了情绪之后,乔安好这才又开了口。

  小助理抿了抿唇,犹豫了片刻后,正准备开口说话,便听到了清脆的皮革声。

 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冷冽的气息,乔安好瞬间觉得头皮发麻。

  “你觉得我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低沉冷冽的声音缓缓响起,即便还没有看到他,乔安好便感觉到了来自撒旦的威胁。

  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之后,转身看他。

  二人四目相对,眸中火花四溅,可谁都不知道那么火花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你们怎么知道江教授的?又为什么会跟我同一时间过来这里?”

  乔安好让自己心头的疑问问了出来,她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巧合的答案,因为她真的不相信。

  陆子熠寒眸微眯,漆黑深邃的凤眸深不见底,令人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  犹豫了片刻后,就在乔安好以为他不会回答时,冷漠的声音这才缓缓响起。

  “我找人调查过你妈,知道他一直来这家医院,也知道她今天去找你。”

  果然,陆子熠派人跟踪她妈妈了。

  乔安好有些生气,眉头微蹙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又凭什么跟踪我妈?”

  “夫人你这话就有点不讲理了,我们总裁之所以会这样做,肯定是为了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助理听不下去为陆子熠说话,然后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子熠打断了。

  听到呵斥声,助理委屈的撇了撇嘴,然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。

  乔安好根本没听清助理说了什么,淡然开了口:“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?我想跟踪谁就跟踪谁,想到医院看谁就看谁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陆子熠显然不愿意告诉她真相,说出来的话也是相当冷漠。

  听到这番话后,乔安好只觉得心里异常的寒冷,唇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。

  片刻后,她点了点头,好像是想通了似的,“好,解不解释随便你,但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  “说。”冰冷的一个字。

  “我爸爸的事情,跟你有没有关系?”

  这句话她早就想当面直接的问他了,可她一直都没有这样做,每次都是旁敲侧击的询问他。

  因为她知道,一旦问出了这句话,她和陆子熠之间的大门就彻底被她锁上了。

  “你又在怀疑我?”

  陆子熠眉头紧皱,眉宇之际有着明显的愤怒和不悦。

  他的声音越发的低沉,说出来的话,更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,每一个字都异常的沉重。

  “你所做的一切,让我很难不怀疑。”乔安好的神情并没有多大变化。

  可能真的是女人的直觉吧,她总觉得陆子熠跟这件事情脱不了关系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