况且她不是第一次两次想到这个问题了,而是心头一直都有着这个疑惑。

  陆子熠冷笑一声,低声道:“怀疑我那就自己去查,我没兴趣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不回答那就是承认了。”乔安好道。

  “随你怎么想。”陆子熠转身离去。

  他的声音异常的冷漠,好似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。

  即便她真的把陆子熠惹生气了,可乔安好心头的疑虑还是没有被打消。

  如果此事跟陆子熠没关系,那他调查的是不是太频繁了?

  曾经她幻想过他调查此事是为了她,但她现在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太天真了。

  “总裁,夫人,这里是医院,千万不要在医院吵架啊。”

  助理吓得不行,一直在旁边提醒着。

  他倒不是害怕二人在医院吵架吵到别人,而是害怕他们吵架本身。

  像这样似的一见面就吵架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复合。

  助理的话成功提醒了乔安好,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,紧接着转身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。

  见乔安好就这样离开,陆子熠的俊脸更是阴沉到了极致,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气息。

  助理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,额头上早就已经溢满了冷汗。

  “医院这边派人继续跟着。”

  陆子熠低声开口,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。

  助理连连点头道:“好的总裁。”

  在这种情况下,应该不会有人敢说一句废话,否则一不小心可能连饭碗都丢了。

  与此同时,乔安好刚到医师办公室门口,王海琴就开门出来了,神情比之前还要凝重几分。

  “医生跟你说什么了?”

 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,乔安好是真的很担心她,即便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,也还是随口问了出来。

  “你江叔叔的情况不容乐观,医生说,这个月之内他要么醒过来,要么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”

  再说到最后面的时候,王海琴眼含泪水,声音也已经哽咽到快要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这个消息不管是对王海琴还是乔安好来说,都相当于是晴天霹雳。

  如果江教授醒不过来,那距离爸爸出来的时间又远了好多。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故作冷静的道:“吉人自有天相,我相信他会醒过来。”

  “哎,但愿如此吧。”

  此刻的王海琴已经平复了情绪,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。

  见王海琴如此,乔安好心中有太多的疑惑,虽然想开口询问,可在当下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  二人一前一后地去了江教授病房,里面的医护人员正在为江教授按摩。

  “他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“比之前好了一点,今天左手有三根手指能动了。”

  医护人员显然对王海琴很熟悉,也没有多问什么,便直接开口回答。

  王海琴点了点头,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  医护人员明白了王海琴的意思,冲着二人点了点头便出去了。

  “你王叔叔现在就是这种情况,身体看着是有一点点好转了,可医生又说不容乐观,可能醒,也可能永远都不醒。”

  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,也不知道他现在手指能动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“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

  现在也只能如此,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做决定的。

  但凡有一丝丝的可能,她也希望江教授能够早点醒过来。

  “安好。”

  王海琴忽然认真的叫了乔安好的名字,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。

  “如果你江叔叔彻底醒不过来,我也会一直照料他。”

  她的声音不是很大,可却坚定的不容置疑。

  在听到这句话时,乔安好心中猛地惊了一下,显然没想到她母亲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。

  乔安好怔了怔,组织了好一会儿的语,方才开口:“妈,我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我问心无愧,有些事情我现在也不好跟你解释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王海琴就打断了她,紧接着又道:“你只要记住,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和你爸的事情,就可以了。”

  虽然王海琴总是强调这件事,可乔安好心中的疑惑没法解答,她就没有办法不怀疑。

  “我不想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,我只想知道,爸爸的事情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  乔安好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什么都不问,那样下去,她的疑惑只会越来越多。

  在说到这个问题时,王海琴沉默了。

  病房内顿时一片寂静,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。

  太久没有听到王海琴说话,乔安好只好又开了口:“不想回答就不回答,当我没问过。”

  她不想逼迫妈妈,可有些事情真的是很难解释。

  如果江教授跟爸爸真的是情敌关系,爸爸铃铛入狱也跟江教授有关,那特妈妈为什么要这般照顾江教授?

  如此贴心照料之后,又怎么好说问心无愧?

  乔安好已经不想在爸爸的时间上浪费时间了,半个月之内,她一定要解决好爸爸的事情。

  “嗯,抓紧派人过来保护他,我不希望他在医院里面出事。”王海琴道。

  “放心吧,我已经安排人过来了。”

  既然江教授有醒过来的可能,那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保护他。

  剩下来的,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。

  从医院离开以后,乔安好内心更加沉重,满脑子都是她妈妈刚才说的话和表情,越想越想不通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乔安好在车上迟迟没有离开,脑子就像浆糊似的乱作一团。

  若不是有电话响起,可能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“不好了总裁,纳兰颜出事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乔安好立马变得清醒,来不及多想别的,急忙道:“在哪个医院?我马上过去。”

  挂断电话之后,乔安好急急忙忙赶去了医院。

  越是在关键时候越是出事,纳兰颜在拍摄的时候,不小心被突如其来的车辆撞伤了。

  虽然不是很严重,可根据目前的情况,也是没办法继续拍摄。

  “纳兰小姐怎么样了?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