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确定只是拉肚子这么简单?”

  陆子熠显然不相信她,如果是拉肚子,他应该能够闻到一些难闻的味道。

  可他什么都没有闻到,那就说明乔安好是在骗他,她的情况肯定比拉肚子还要严重。

  刚开始陆子熠还在外面等候,到了后期实在是没办法在等了,直接冲进了卫生间。

  “乔安好?”

  此刻的乔安好已经疼的坐到了地上,陆子熠发现她的时候,她的脸上早就已经溢满了冷汗,看起来十分痛苦。

  陆子熠心头一紧,赶紧将她公主抱起来,大步朝着外面跑去。

  “乔小姐怎么了?”

  到楼下的时候,谢宸和谢曦都还没有回房间,谢宸赶紧开口询问。

  然而陆子熠压根就没回应他,抱着乔文好大步跑了出去。

  一看陆子熠的脸色,谢宸就知道乔安好出事了,也赶紧跟了过去,但刚走没几步就被谢曦拦住。

  “哥哥你跑过去干什么?人家两人明明是在秀恩爱,你过去了只会被讽刺的,那女人就喜欢装,你就让她装好了。”

  谢曦压根就没看到乔安好的脸色,以为乔安好是为了引起陆子熠注意故意装的。

  闻,谢宸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,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?所有人在你看来都这么肮脏吗?”

  “哥哥,我……”

  “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  没等谢曦把话说完,谢宸就打断了她,紧接着赶紧跑了出去。

  平时玩归玩闹归闹,谢宸也都听谢曦的,但一旦谢宸严肃起来,谢曦也还是感觉到很害怕。

  意识到自己真的做错了,谢曦有些自责,还在自欺欺人道:“我又不了解那个女人,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装的。”

  半个小时左右,陆子熠就带着乔安好到了医院。

  医生给乔安好做了全身检查,因为乔安好实在疼的厉害,只能暂时给她打针,缓解她的疼痛。

  也许是太疼了,乔安好昏睡了过去,模样看起来就像刚生完小孩一样,异常的虚弱。

  “她怎么样了?为什么会忽然疼的那么厉害?”陆子熠皱眉道。

  女人怀孕很辛苦,这一点他知道,可真的没想到会到了这种地步。

  他很少看到乔安好如此虚弱憔悴的一面,现如今看到了,他的心真的揪心的疼,甚至很想分担她的疼痛。

  医生叹息了一声,沉声道:“之所以会有今天这样的状况,还是因为她长期熬夜劳累积累下来的,再加上情绪波动频繁,很容易引起小腹坠痛。”

  说到这里,医生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又道:“一定要让她在家安心养胎,不能再这么劳累了,否则大人和孩子都会有危险。”

  “这么严重?”陆子熠眉头紧皱,拳头早就在不知不觉间紧握了起来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他当然希望乔安好能够安心在家养胎。

  可乔安好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,一方面想要救他爸爸,一方面又想做好幼儿品牌奶粉这个项目。

  二人现在甚至还要拍摄mv,如果在这个时候叫停,让乔安好乖乖在家休养,她肯定死活都不愿意。

  “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,我绝对不是在给你们压力,而是实话实说。”

  医生很认真的道:“我该说的都说了,如果你们还这样下去,后果自负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陆子熠点头应声。

 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以后,陆子熠就到乔安好的病房看护她。

  他细心的为她擦拭额头上的虚汗,静静的凝望着她,忽然很害怕看到这样的乔安好。

  平时的乔安好,生气会跟他吵架i,或者是不搭理他,可从来不会像这样,躺在床上没有丝毫的生机。

  陆子熠脑海中浮现了很多画面,越想越觉得可怕,越害怕这女人会离开他。

  “乔小姐怎么样了?”

  谢宸在门口站了很久,见陆子熠迟迟不出来,这才伸手敲了下门。

  听到谢宸的声音后,陆子熠从思绪中回过了神来,淡然道:“还没有醒,不过已经无大碍了。”

  “那你好好照顾她,我回去了。”

  不得不说,谢宸真的是个正人君子,他只是担心乔安好的安危,但从来没想过要争夺什么。

  似是没想到谢宸会这样说,陆子熠当下也有些小小的吃惊,但依旧一不发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陆子熠生怕吵到乔安好,赶紧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可电话刚挂断就又响了起来,吵的陆子熠实在是没办法,只好出去接听。

  门外的谢宸正准备走,就看到陆子熠匆匆忙忙出来了。

  “你现在离开可以吗?她这边应该需要人照顾吧。”谢宸开口提醒。

  “接个电话,我不走。”

  破天荒的,陆子熠竟然会跟谢宸解释。

  可当接通电话之后,陆子熠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致,眉宇之际也因为震惊变得扭曲起来。

  “穆子涵出事了?”

  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的不相信,因为他知道穆子涵今天在参加活动,不应该会出事才对。

  “是真的陆总,子涵的钢琴出了问题,忽然从里面冒出了火,她的10个手指头全都被烧到了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,这女人就是穆子涵工作上的经纪人。

  “陆总你过来看看她吧,子涵之前的眼神很绝望很痛苦,我真的怕她想不通会做傻事,钢琴就是她的梦,如果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,经济人实在说不下去了,可就算她不说完整,陆子熠也明白。

  当下他真的是左右为难,一个是曾经的初恋晴人,一个是现任的妻子。

  不管是哪个女人,在他的生命中都扮演过很重要的角色。

  陆子熠犹豫了,他担心穆子涵会想不通做傻事,可更担心乔安好醒来看不到他。

  犹豫了片刻后,陆子熠淡然道:“手术结束后再通知我,我现在有急事。”

  话音刚落,没等对方开口说话,陆子熠就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  为了不让任何人吵到他,陆子熠直接将手机关机,径直朝着病房走去。

  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