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知道我应该要好好休息,但我没办法放下手头上的事。”

  她太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况了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想要做好当下的事情,那身体就肯定会顾不上。

  可一旦为了孩子,现在就停止工作,那她爸爸该怎么办?

  难道真的就要全权交给陆子熠吗?

  可她隐约觉得这件事情跟陆子熠有牵连,倘若真的交给他,她不放心。

  “没办法放下也必须得放下,我可不希望你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。”

  夏薇薇已经把话说的很决绝了,显然在告知乔安好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闻,乔安好的脸色越发难看,垂下头来好久都没有说话。

  见她如此,夏薇薇又道:“安好,你要清楚当下最重要的是什么,是孩子的安危,叔叔的事什么时候都可以解决的。”

  是啊,父亲已经入狱了那么久,哪怕推迟一段时间出来也不会有事儿。

  可如果孩子没了,那就真的没了。

  这是她跟陆子熠之间唯一的牵绊,她绝对不可以让孩子有危险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忽然茅塞顿开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你放心,等把mv拍完,我就停工专心养胎。”

  “这才差不多嘛。”夏薇薇笑着道。

  两人随便聊了一会天,夏微微就开始上网冲浪了。

  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,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其收敛,看起来相当的难看。

  乔安好无意间注意到了,开口道:“怎么忽然这么严肃,你看到什么了?”

  “不好了安好,穆尘的姐姐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  “穆子涵?她怎么了?”

  听到夏薇薇的话后,乔安好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。

  夏薇薇没有说话,而是直接把手机交给了乔安好,让她自己看上面的内容。

  在接过手机的那瞬间,乔安好真的害怕了,但还是硬着头皮看了上面的内容。

  穆子涵演出的钢琴出了问题,导致她双手被烧伤,现在已经被送到了医院,具体什么情况还不知晓。

  乔安好脸色苍白,整个人瞬间像失去了魂魄一样,眼神变得空洞无神。

  不管她和穆子涵是不是情敌,她都真把她当成了好朋友,穆子涵出事,乔安好心里也极度不好受。

  “怎么办啊安好,穆子涵受伤了,穆尘现在肯定担心死了。”

  夏薇薇第一想到的就是穆尘,这姐弟俩的关系这么好,穆子涵受伤了,穆尘现在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对于钢琴家来说,双手就是她们的命,一旦双手受了伤,那就像蝴蝶被折了翅膀,再也飞不起来了。

  “实在不行你打个电话问问他,都到这种时候了,就不要再犟了。”

  谁都不是傻子,都能看得出来夏薇薇有点担心穆尘。

  如果在这种时候她不开口鼓励,那夏薇薇肯定还会继续钻牛角尖。

  果然,听到乔安好的话后,夏薇薇赶紧点头道:“嗯嗯,那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他。”

  话还没说完,夏薇薇就跑了出去。

  听到夏薇薇决心要给穆尘打电话,乔安好心里也莫名松了口气。

  她其实也是有私心的,想知道穆子涵现在怎么样了,可又不知道该问谁,只能麻烦夏薇薇去找穆尘。

  等待的过程往往是最揪心的,乔安好双手紧握,手心内早就溢满了冷汗。

  “撕拉——”

 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,夏薇薇走了进来。

  “怎么样了?穆尘有没有跟你说穆子涵的情况?”

  见夏薇薇进来,乔安好赶紧开口询问。

  夏薇薇失落的摇了摇头,“没有,他压根就没有接我电话。”

  闻,乔安好沉默了。

  太多想要安慰她的话,可在这时候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她能够理解夏薇薇此刻的心情,也能理解穆尘为什么不接电话。

  然而这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所以她没办法用自己的见解来安慰夏薇薇。

  “安好,你说他是不是打算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?”

  隔了一段时间后,夏薇薇忽然抬头看着乔安好,她的眼中含着泪花,虽然努力的在掩饰着,但却更加的令人心疼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只能伸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,“不会的。”

  “那你说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夏薇薇想都没想脱口而出。

  “……”乔安好沉默不语。

  女人都是钻牛角尖的,如果在这个时候继续跟夏薇薇谈论下去,恐怕夏薇薇会越想越多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与此同时,乔安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夏薇薇顿时慕了,哽咽的道:“肯定是陆总打来的,安好,我真的越来越羡慕你了。”

  “谁说是陆子熠打的,你看看是谁?”

  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直接将手机屏幕亮给了夏微微。

  在看到来电显示时,夏薇薇的膜中顿时生起了亮光。

  “是穆尘哎,你快点接电话,看看他找你说什么。”

  夏薇薇激动的不行,不停地摇晃着乔安好的胳膊。

  好在乔安好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要不然根本经不起她这样折腾。

  “喂,穆……”

  “刚刚薇薇给我打电话了,我知道她是想安慰我,可我那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回,所以……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那头就传来了穆尘的声音。

  虽然早就料到穆尘会跟她解释这些,但当听到时,乔安好和夏微微心里都很高兴,也理解穆尘的难处了。

  “请你帮我跟她道个歉,我现在很烦,我没有办法这个时候面对她。”

  穆尘很理智地应对这件事情,就连夏薇薇自己现在也想通了,觉得穆尘这样做是对的。

  听到穆尘说这些,乔安好还是很欣慰的,点头应声:“你放心,我会跟薇薇好好解释,不会让她多想的。”

  “嗯,那就谢谢你了,作为报答,有件事情我也该跟你说一声,子熠他……现在也在我姐姐这边。”

  在说到后面的时候,穆尘显然是犹豫了,但最终还是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。

  哪怕知道陆子熠会过去,但当彻彻底底确认了之后,乔安好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,闷闷的,有些难受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