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知道,你姐姐发生意外谁心里都不好受,他过去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乔安好努力平复了情绪,故意装的跟个没事人一样。

  如果她现在没有住院,肯定也会过去探望穆子涵,情敌归情敌,但她也是打从心眼里不希望穆子涵有事。

  “你能理解就好,我姐姐现在还在手术中,我不知道她的手有没有事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时,穆尘的声音有些哽咽,根本就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。

  钢琴就是穆子涵的命,一旦不能弹钢琴,真的比要了她的命还要难受。

  别说是穆尘了,就连乔安好都不敢想那种不好的结果,倘若真如此,穆子涵肯定会活不下去的。

  夏薇薇在一旁心疼得不行,好几次都想夺过手机跟穆尘说话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对不起,我有点失态了。”

  小半晌后,穆尘终于平复好了情绪,声音也恢复到了以往的程度。

  “不用跟我道歉,她是你亲姐姐,你担心她是正常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乔安好忽然停顿了一下,“不管有什么消息,告诉我一声好吗?”

  她是真的很担心穆子涵,如果能从穆尘这边得到消息,她就没必要再去问陆子熠了。

  “好。”穆尘爽快的点了点头。

  二人挂断电话后,乔安好的心情有些低沉,满脑子都是穆子涵那痛苦不堪的样子。

  “安好你怎么了?又有哪里不舒服了吗?”

  夏薇薇以为乔安好是身体不舒服,赶紧私下打量着她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  “可是你的脸色这么难看,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啊。”夏薇薇担忧不已,起身就准备出去找医生。

  然而她刚到门口,身后就传来了乔安好的声音。

  “薇薇,我想去看她。”

  乔安好一脸认真的看着夏薇薇,目光坚定,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的决定。

  原本夏薇薇是想拒绝的,但看到乔安好的眼神时,忽然不忍心说出拒绝两个字。

 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最终夏薇薇还是妥协了。

  “那我带你去见她。”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乔安好感激地看着夏薇薇,声音因为情绪的变化有些哽咽。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好想第一时间知道穆子涵的情况。

  虽说两人认识的时间不长,可穆子涵跟她好像有心灵上的交流,哪怕两人是情敌,她也无法讨厌穆子涵。

  二人一同去了穆子涵所在的医院,此刻的穆子涵还在手术中,穆尘和陆子熠在外面等候。

  “薇薇?安好?你们两个怎么来了?”

  穆尘无意中发现了她们,顿时惊讶的站了起来,应该是没想到她们会过来。

  听到穆尘的声音,陆子熠也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,最终目光定格在了乔安好的身上。

  他起身朝着她过去,走到她跟前,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过来?”

  不知为何,在听到这句话时,乔安好的心猛烈的颤抖了一下。

  他是在责怪她吗?

  觉得她不应该过来,还是觉得她多管闲事了?

  乔安好顿时语塞了,太多的话语此刻梗在了喉咙,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为什么还要让我分心?你是想试探你跟她哪个重要?”

  可能是乔安好太长时间没有说话,陆子熠便又再度开了口。

  闻,乔安好终于从思绪中回过了神来,冷笑着道:“小孩子吗?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要比较这些?”

  似是没想到她会反讽他,陆子熠眉头微蹙,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“简直就是幼稚。”

  乔安好再度开口,话音刚落,便让夏薇薇扶着她到穆尘那边去了。

  虽然陆子熠说的那些话让她很难受,可她不想失去最后的尊严。

  她不想就这样被人误解了,也不想让人觉得她一点风度都没有,到这种时候了还在争风吃醋。

  “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出来?”乔安好询问。

  穆尘摇了摇头,“从进手术室到现在,里面没有一个人出来过,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了。”

  四个小时,不算很长但也绝对不短。

  这么长时间都还没出来,足以可见严重性。

  “不要害怕穆尘,你姐姐她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夏薇薇实在是忍不了了,赶紧跑到穆尘旁边安慰他。

  本来穆尘就已经快承受不住那种煎熬,听到夏微微的话后,更是委屈的像个孩子似的,眼含泪花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内,大家都保持沉默,一直在默默的等候消息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明明只过去了半个小时,可却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,异常的缓慢。

 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,大家都已经等得困乏了,乔安好原本身体就不太舒服,坐在硬邦邦的板凳上,更是如坐针毡。

  “怎么那么不懂得照顾自己。”

  忽然,有人递给了她一个毛毯和靠背,紧接着传来了那道熟悉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抬头看他,陆子熠可能是被看得不自在了,别扭的转移了视线。

  “爷爷还等着抱孙子,你最好别出什么意外。”

  他的语气又变得跟以往一样冷漠,可这次乔安好却觉得心里暖暖的,欣然接受了他拿来的东西。

  陆子熠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笑容,根本不知道乔安好现在是什么心情。

  等了片刻没听到人说话,便蹙眉道:“你是哑巴么,怎么不说话?”

  “这里是医院,保持安静是基本准则。”乔安好淡淡地解释。

  其实说这么多都是借口,她只是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罢了。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对他这么冷漠,陆子熠心里极度不是滋味,俊脸也青一块红一块,像极了调色盘。

  又过了几个小时后,大家已经疲倦到不行了,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。

  “结束了!”

  穆尘激动地大叫一声,赶紧跑到了门口。

  没过多久,手术室的大门便被缓缓打开,几个医生汗流浃背的走了出来。

  “医生,我姐姐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穆尘激动的抓紧医生的手,手心里全部都是冷汗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