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位先生你先不要着急,让我们主任先喝口水。”

  旁边的几个医生急忙推开了穆尘,赶紧搀扶着主治医生去了隔壁空病房。

  这场手术耗尽了医生的体力,连着大几个小时一直在手术室,实在是太过辛苦。

  主治医生差不多缓过来之后,这才对着大家道:“患者的情况不太乐观,她的手被大面积灼伤,就算恢复,也不会有很多力气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你的意思是我姐姐再也不能弹钢琴了?”穆尘慌了,说话声音都颤抖了起来。

  “目前来说是这样的,如果患者恢复的好,也可能会有例外,但是这种几率非常的小。”

  医生的话,犹如擎天霹雳般,狠狠砸在了在场的人头上。

  乔安好已经完全懵了,虽然医生说还有非常小的几率能够恢复正常,可她知道这种几率小之又小。

  换句话来说,应该不可能会出现奇迹。

  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,乔安好鼻子酸酸的,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谁也不想去做这个坏人,不想把这个残人的消息告诉穆子涵,可是,她终究是要面对的。

  医生跟他们说了很多,包括穆子涵醒来要注意的各种事项,但乔安好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脑袋越来越晕,视线也越发的模糊……

  “安好——”

  “乔安好——”

  耳边不停的传来叫声,她潜意识里想要回应,可到最后眼皮却是越来越无力,完全不听她的指挥。

  乔安好再一次晕倒了!

  还是因为劳累过度,忧心过深导致的。

  等她醒来的时候,自己又躺在了病床上,只不过不是之前的医院。

  “安好你醒啦,你说你也真是的,好端端的忽然晕倒,差点没吓死我哎。”

  夏薇薇真的是中国好闺蜜了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乔安好需要就一定会在她身边。

  文,乔安好自己也有些内疚,苦笑着道:“对不起啊,我也不知道我会晕倒。”

  “哎呀,对不起这种话就不要说了,明明受伤的是你啊。”

  说到这里,夏薇薇赶紧开口反击。

  虽然夏薇薇并没有怪她,可乔安好心里还是过意不去,脸色一直都不太好。

  “对了,子涵现在这么样了,醒过来了吗?”

  陆子熠和穆尘都不在,很有可能是穆子涵已经醒了。

  “还没有,陆总和穆尘过来看了你一会儿,就又回去照顾穆子涵了,希望她能早点醒来吧。”夏薇薇摇了摇头。

  毕竟穆子涵是穆尘的亲姐姐,她遭遇到了那么大的伤害,作为弟弟肯定是要一直陪着她的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:“实在太可惜了,穆子涵那么年轻就能有如此大的成就,小时候肯定付出了很多。”

  所有的成就都不会是无故来的,在付出那么多的努力之后得到的成果,一夕之间全部被人收回,这该有多痛。

  只是想到穆子涵得知真相的反应,乔安好就已经完全受不了了。

  “哎呀安好,你就不要再钻牛角尖了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那就只能坦然接受。”

  夏薇薇太了解乔安好了,知道她现在在想些什么,只能劝说着。

  但有些道理大家都懂,只是真正要做到,那就实在是太难了。

  乔安好什么都懂,她也知道发生了就该面对,可这件事情真的严重到面对不了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就在乔安好陷入沉思之际,手机忽然疯狂的响了起来。

  在手机响起的那瞬间,两个女人的心都紧紧揪着,显然都知道,这通电话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我姐姐醒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穆尘的声音,应该是穆子涵刚醒,他就打电话过来了。

  乔安好的心稍微落了落,可一想到穆子涵无法面对的神情,她便担心不已。

  “薇薇你也过去看看吧,我一个人没事的,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虽然很想过去看看穆子涵,但乔安好不敢再拿自己开玩笑了。

  如果只是她自己还没问题,重点就是她肚子里还有陆子熠的宝宝。

  夏薇薇看了她一眼,“你确定吗?”

  “我当然确定了,反正都在同一家医院,你去看完穆子涵再回来找我,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

  乔安好认真的点了点头,显然是真的很希望夏薇薇过去探望情况。

  “那好吧,我先过去了。”

  最终,夏薇薇没说过乔安好,去穆子涵那儿探望她了。

  病房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以后,时间更是相当的难熬,每一分钟都过得很慢。

  半晌后,房间的门稍微被人推动,乔安好以为是吓薇薇回来了,刚有一些小激动就看到了护士。

  “乔小姐,我们现在要检查身体了。”

  护士拿着仪器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还没等她开口回应,就准备给她做检查。

  乔安好现在完全走神了,任由护士再给她做身体检查,知道全部检查完,护士要走时,方才回过了神来。

  “我能问你个事吗?穆子涵她……现在怎么样了?她的手真的没有多少机会恢复吗?”

  这个问题显然把护士给问住了,神情复杂多变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“不好回答吗?”

  太长时间没有听到护士说话,乔安好急了,再度开了口。

  可能是因为乔安好很认真,护士这才回应道:“她的手已经大机率废了,恐怕以后连生活自理都困难。”

  “什么!怎么会这样?”

  乔安好完全震惊了,她只以为穆子涵以后不能再弹钢琴了,但真的不知道连生活自理都困难。

  如果真这样的话,那跟一个废人有什么区别?

  穆子涵她……

  怎么可能会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“这都是真的,穆小姐已经醒了,病房内时常会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,她应该更清楚自己的状况。”

  闻,乔安好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,呼吸像要窒息了似的,相当困难。

  她没办法再在床上躺下去,她现在只想去找穆子涵,只想给穆子涵鼓励。

  “乔小姐你做什么?你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,不能再受到刺激啊。”

  身后传来了护士的声音,可乔安好依旧还是头也不回地往前走……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