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到了穆子涵病房门口,里面传来声声撕裂的哭喊声,竟让乔安好的心阵阵刺痛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都出来!滚啊!”

  “砰——”

  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,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打开,乔安好便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。

  她静静的站在门口,有太多安慰的话想跟穆子涵说,可在瞬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  “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成为一个废人?永远都弹不了钢琴了?”

  穆子涵现在的情绪非常极端,看到谁都会觉得对方不怀好意。

  闻,乔安好赶紧摇头,“不是这样的,我怎么可能会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再惺惺作态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给我滚!都给我滚出去!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穆子涵就愤怒的打断了她。

  虽然大家都很担心穆子涵,但现在更担心刺激到她的情绪,只能无奈的离开了病房。

  陆子熠刚走到乔安好跟前,身后就有响起了穆子涵的声音。

  “子熠,你可以留下来照顾我吗?”

  此刻的穆子涵梨花带雨,脆弱的好似随时都会奔溃。

  尽管如此,陆子熠却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乔安好一眼,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。

  二人四目相对,片刻后,陆子熠方才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除了陆子熠,其他人都离开了病房。

  夏薇薇走到了乔安好跟前搀扶着她,皱眉责怪着道:“不是让你不要来吗?你怎么又来了?”

  “我实在是放心不下。”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心脏那里揪心的疼,这样的疼痛很少有过,上一次有这种剧痛感,还是姐姐去世的时候。

  可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感觉,看着穆子涵那样,她总觉得很熟悉,总觉得看到了姐姐。

  “再放心不下你也不能过来了,穆尘姐姐现在的情绪很激动,可能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。”

  虽然这句话不好听,可不得不说夏薇薇说的是实话。

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乔安好和穆子涵既是好朋友,又是情敌。

  谁都希望在情敌面前展示最美的样子,谁都不希望被情敌看到懦弱的一面。

  乔安好了然的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忽然将线转移到了穆尘的身上,认真的道:“你要好好照顾你姐姐,不管她说什么都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我知道,只是我没想到我姐姐竟然这么多灾多难,她前几年刚换完心脏,现在又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穆尘再也忍不住了,眼泪早就已经沾湿了眼眶。

  “你说什么?换了心脏?”

  乔安好忽然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满脑子全都是穆尘说的这句话。

  她曾经看过姐姐的报告,上面显示姐姐在自杀之前捐赠了心脏,早就跟医院签好了协议。

  这几年她虽然没有明面上寻找换这颗心脏的主人,可也在隐隐关注着。

  会不会……

  穆子涵换了姐姐的心脏?

  所以她才会觉得跟穆子涵像亲人,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讨厌她?

  这个想法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,急忙道:“你知道你姐什么时候换的心脏吗?你知道给她换心脏的人是谁吗?”

  “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,当时还在国外,医院说恰巧有一颗心脏跟姐姐的匹配,就换了。”

  原来是这样。

  只要找到那家医院,就能知道换给穆子涵心脏的人是不是姐姐了。

  可她不能问的太过具体,剩下的就只能自己去调查。

  如果穆子涵现在的心脏真的是姐姐的,那就说明姐姐还在自己的身边。

  乔安好现在的心情很复杂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描述。

  夏薇薇知道这件事情,当下也猜测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你身体太虚弱了,我送你回病房休息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乔安好点了点头。

  二人回到了房间以后,乔安好的泪水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。

  “薇薇,我好像很快就能找到姐姐了。”

  她的声音异常的哽咽,伴随着太多种的情绪。

  夏薇薇伸手拍了拍乔安好的后背,柔声道:“你也在猜测穆子涵吧,如果她现在的心脏真的是姐姐的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闻,乔安好瞬间清醒过来。

  不得不说,夏薇薇绝对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刚开始乔安好并没有想这么多,可现在仔细想想,她忽然觉得好难。

  一旦穆子涵的心脏真的是姐姐的,那穆子涵对她而就不单单只是朋友,更多的还是亲人。

  这样一来,她和陆子熠之间好像更加复杂了。

  “穆子涵真的很爱陆总,她最脆弱的时候想到的只有他,只想让他陪在身边,我真的好担心你会因为穆子涵放弃了陆总。”

  夏薇薇的担心完全不是多余的,不但她这么想,就连乔安好也这样想过。

  这个话题相当的沉重,乔安好沉默没有语,显然不愿意面对。

  果然人都是贪心的,不管是陆子熠还是穆子涵,她都不愿意放弃。

  可倘若到了真正要抉择的地步,她必须要从中选择一个。

  “安好,你还不明白陆总的心吗?其实他是真的爱你的。”

  看到乔安好这么难受,夏薇薇心里也很不舒服,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。

  然而她越是这样说,乔安好越头疼不已。

  “薇薇我想自己静一静,穆尘他现在也很需要你的陪伴。”

  她必须得冷静思考这个问题,现在她的脑袋一片混乱,只能越想越乱。

  “好,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夏薇薇也很体谅乔安好,话刚说完,就静静的离开了病房。

  房间里只剩下了乔安好一个人,她独自想了很多很多,做过太多的猜测。

  可也只有等真正要抉择的时候,她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吧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乔安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“乔大小姐,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,我已经找到足够的证据救你爸爸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祈书羽的声音,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,显然也没想到进展的会这么快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