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吗?你现在在哪里,我要见你。”乔安好也是异常的激动。

  如果现在就能够救出爸爸,那她就可以早早的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,不要再纠结这么多了。

  她是很爱陆子熠,可既然这个男人不爱她,她也没必要坚持下去。

  “还是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吧,我过去找你。”

  祈书羽还是比较绅士的,即便一直都是他在帮忙,再也不想麻烦乔安好。

  “好,我在医院,等会我把地址发给你,你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又在医院啊?怎么了?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祈书羽就已经打断了她,随便隔着电话,也能听出他的担忧和紧张。

 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,“我没事,等你过来了再跟你细说。”

  “好,那我现在过去。”

  挂断电话以后,乔安好赶紧将地址发给了祈书羽。

  即便她已经努力掩饰了情绪,可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。

  这一天她等了好长时间,现如今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。

  如果真的能够把她爸爸救出来,那她心头最大的石头便可以落下。

  半个小时左右,祈书羽就来了。

  “这些全部都是新任市-长陷害你爸爸的证据,还有他身边秘书助理的证词,秦明也出来作证了。”

  祈书羽一下子交给了乔安好很多文件,现在证据确凿,肯定能够救出她爸爸。

  一切进展的都这么顺利,倒是让乔安好觉得很纳闷。

  她稍微看了一点那些证词还有录音,皱眉道:“你是怎么查到这些的?还有秦明,你怎么接触到他的?”

  “说来也奇怪,是秦明主动找我说这些的,我总觉得背后还有人在帮你。”

  祈书羽也觉得很纳闷,原本调查已经到了一个瓶颈,可没想到证据却来得这么突然。

  “那这件事情跟陆子熠和叶子沫有关系吗?叶子沫有没有参与进去?”

  这是乔安好非常关心的,她很想知道陆子熠有没有被牵扯进去。

  祈书羽摇了摇头:“我已经仔细调查过了,当年的事情跟陆子熠没有任何关系,但跟叶子沫有点关联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稍微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又道:“这个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,没必要把叶子沫牵扯进来,否则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祈书羽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什么意思却是不而喻。

  毕竟叶子沫的靠山很强大,一旦在这种时候把叶子沫牵扯进去,肯定会得罪叶家和陆子熠。

  事情闹大起来,不但不能救出她爸爸,反而会彻底害了她爸爸。

  乔安好懂得事情的轻重,点头道:“你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,至于叶子沫,我有的是办法折磨她。”

  “这样最好了,我已经给你联系了国外最好的律师,我相信有他在,不出一个月,就会成功把你爸爸救出来。”

  祈书羽想得很周到,把后续所有该注意的或者该用到的人都请到了。

  似是没想到祈书羽会这么靠谱,乔安好有些小小的诧异。

 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看的祈书羽浑身不自在,害羞的转过了视线。

  “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?”

  “没想到你平时吊儿郎当的,实际上帮起忙来这么靠谱,谢谢你啊。”

  乔安好由衷的感谢他,如果不是祈书羽在帮忙调查,以她自己的能力,还远远不够救出她爸爸。

  在这件事情上,祈书羽真的是最大的功臣了。

  “你可千万不要这样夸我,谁让我当初求你帮忙呢,男子汉大丈夫,当然要一九鼎驷马难追了。”

  祈书羽果然非常的怪癖,人家夸他还不乐意了。

  不管祈书羽愿不愿意接受她的感谢,乔安好都已经默默记在了心上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和助理正站在门外,把二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真是太可恶了,这小子竟然把所有的好都揽到了自己头上,明明就是……”

  “再多嘴我把你从窗口扔下去。”

  助理愤愤不平的为陆子熠打抱不平,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子熠打断了。

  即便助理有再多的话想说,在此刻也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。

  “撕拉——”

  陆子熠轻轻推开了门,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,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了祈书羽的身上。

  “你说完了吗?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,他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却是不怒自威。

  毕竟陆子熠还是祈书羽的上司,在看到陆子熠的时候,祈书羽还是很礼貌的叫了一声陆总。

  “说完了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陆子熠淡然开口,径直走到了乔安好的身边,随手翻了翻桌子上的那些证据。

  病房内的气息顿时变得冷窒,空气中也隐隐约约弥漫着尴尬的气息。

  祈书羽跟乔安好对视了一眼,继而开口道:“好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嗯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乔安好点头应声。

  祈书羽走了以后,病房内的气压依旧没有缓和下来。

  两人全都沉默,显然是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秦明主动找祈书羽,是不是你安排的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乔安好终于开了口。

  早在祈书羽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她的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陆子熠。

  除了陆子熠以外,她真的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。

  陆子熠冷笑一声,低声道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又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帮你?”

  “因为你很傲娇啊,哪怕帮我了也不想让我知道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不管陆子熠承不承认,她都认定他了。

  除非哪天有证据证明不是他帮的忙,她才会撇弃掉这个想法。

  陆子熠没有说话,但薄唇却是微微上扬,勾起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。

  “穆子涵的情绪很不好,最近几天你不要去见她了,免得被她误伤到。”

  陆子熠忽然又开了口,话语之际,满满都是对乔安好的担忧和关心。

  闻,乔安好乖巧的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  她确实也不能再去刺激穆子涵了,否则后果一定会不堪设想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