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可能会经常过去看她,她的情绪目前也只有我能安抚,她父母都在国外,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。”

  陆子熠难得说了这么多,好似是在跟她解释。

  在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时,乔安好也有些诧异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  许是被看的不自在了,陆子熠又道:“我只是想通知你,mv不拍了。”

  发生了这么多事,谁还有心思去拍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,虽然放人鸽子很不好,但mv确实是拍不了了。

  “纳兰颜那边我来解决,你现在只要安心休息就好,其他的不要多想了。”

  陆子熠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了起来,不想让乔安好分心。

  似是没想到他会考虑的这么周到,乔安好有些诧异,呆呆的看着他。

  许是被她看的不自在了,陆子熠皱眉道:“别这样看着我。”

  “谢谢你啊,陆子熠。”

  这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,不管陆子熠愿不愿意承认,父亲的事情她都觉得是他帮了她。

  “别跟我说这些,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陆子熠的神情越发的不自在,跟乔安好说完话之后就离开了病房。

  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,陆子熠的薄唇不自觉地微微上扬……

  接连几天的时间,乔安好都在医院里好生休养,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,除了看电视没再看过任何娱乐新闻。

  “咚咚——”

 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乔安好以为是陆子熠回来了,唇角缓缓上扬。

  “进来吧,你什么时候知道……”敲门了?

  后面的几个字还没说完,乔安好就顿住了。

  因为进来的人不是陆子熠,而是一个她没见过的贵妇。

  贵妇看起来大概50岁左右,身上穿戴很多金银首饰,一看就很有钱,也相当的有贵妇气质。

  “你应该就是乔安好乔小姐吧,很冒昧这样进来打扰你,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穆子涵的妈妈。”

  贵妇的语虽然很有礼貌,但却让乔安好感到莫名的压力。

  “阿姨您好,您叫我安好就好了,请问您今天来找我……”

  “我正要说到这件事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贵妇就打断了她。

  “我之所以来找你,是希望你能够放弃陆子熠,你知道陆子熠跟我女儿的关系,也知道我女儿现在的状态,我不希望她没了生活下去的念头。”

  穆子涵的妈妈一口气说了很多,话里话外都在为女儿着想。

  谁都知道钢琴对穆子涵的意义,一旦没有了钢琴,她的人生也就没什么意义了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确实很容易轻生。

  这一点乔安好不是没想到,甚至她也曾想过为了穆子涵放弃。

  “我知道我跟你说这些很不礼貌,但我希望你能体谅一个母亲的心情,我不想失去这个女儿,我只想她健健康康的陪在我身边。”

  说到最后的时候,穆子涵的妈妈哽咽了起来,眼眶也红红的,看着极其令人心疼。

  自从怀孕了以后,乔安好的心灵也比较脆弱敏感,虽然孩子还没生下来,可她能够感受到穆子涵妈妈的无助和脆弱。

  可是……她也很爱陆子熠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转移了话题,“阿姨,感情不是我想放弃就能放弃的,应该也要尊重陆子熠的选择。”

  “我知道,可如果没有你的话,陆子熠他一定会选择我女儿的。”

  这句话说的相当肯定,穆子涵妈妈完全把过推在了乔安好头上。

  按照穆子涵妈妈的口吻来说,如果不是乔安好出现,陆子熠和穆子涵现在会是非常恩爱的一对。

  乔安好不由得冷笑一声,“我能明白您的心情,可感情的事情,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得了主的。”

  她可以放下陆子熠,但那绝对是在陆子熠厌恶她完全不喜欢她的情况下。

  谁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,倘若陆子熠真的不喜欢穆子涵,她又为何要让?

  最最重要的是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陆子熠喜欢的是谁,就算她想让,好像也没有那个资格。

  “那你直接说吧,你想要多少钱?”

  穆子涵的妈妈真的是相当霸气,感情这条路走不通,就直接金钱诱惑。

  似是没想到又是这样老套的套路,乔安好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是看着穆子涵的妈妈没有说话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你别跟我说你跟陆子熠在一起不是为了钱,这个我不相信,所以你直接说你要多少吧。”

  许久没有听到乔安好说话,穆子涵的妈妈再度开了口,语气明显不太耐烦了。

  “我要一个亿,你给吗?”

  “你当我家是银行吗?你要一个亿就给你一个亿了?”

  穆子涵的妈妈顿时脸色铁青,应该是没想到乔安好会狮子大开口。

  闻,乔安好耸了耸肩,不以为意的道:“原来连一个亿都出不起啊,我以为你家多有钱呢。”

  乔安好的话语中充满了讽刺之意,任谁都能听得出来。

  她稍微组织了一下语,接着又道:“我很尊重穆子涵,也是拿真心对她,希望阿姨不要诋毁了她在我心中的形象。”

  “别说这么多好听的话,诚实一点,你到底想要多少?”

  穆子涵妈妈脸上青一块红一块,像极了调色盘,应该是没想到乔安好这么的伶牙俐齿。

  “我一分都不想要,也不差你那点钱,就算我离开陆子熠,那也绝对是心甘情愿,而不是因为同情。”

  只要确定穆子涵的心脏真的是姐姐的,那不需要谁来劝她,她也一定会保护好穆子涵。

  这种真情换真意的事情,她不想让这些人用金钱给玷污了。

  “看来我们之间是谈不了了,既然如此,那就各自看本事。”

  穆子涵的妈妈忽然冷哼一声,直接拿着包包走人,根本不给乔安好在说话的机会。

  当然,乔安好也懒得再开口。

  毕竟人家都已经把话说的那么直白了,来找她也只有那一个目的。

  跟目的心太强的人继续说道理,那压根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乔安好头疼的闭上了眼睛,忽然感觉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……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