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子涵妈妈前脚刚走没多久,陆子熠后脚就进来了,神情严肃的看着她。

  “助理说穆夫人来找你了,她都跟你说了什么?”

  听的出来陆子熠很紧张,应该是害怕穆子涵妈妈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。

  乔安好耸了耸肩,淡淡的道:“她说给我多少钱才能离开你。”

  “哦?你怎么回应的?”陆子熠挑眉。

  “我说你给我一亿我就离开他。”乔安好完全实话实说,但语气听着有些诙谐。

  闻,陆子熠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低声道:“一个亿你就把我卖了?”

  “没有,人家觉得你不值这一个亿,说我在跟她闹着玩。”

  乔安好很认真的摇了摇头,用着最无辜的表情说着最气人的话。

  “……”陆子熠语塞,顿时无以对。

  感情他被这个女人给耍了,而且他还真真切切的上钩了。

  “你放心吧,金钱这种东西诱惑不了我,怎么说我从小也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,早就视金钱如粪土。”

  乔安好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稳重,不再调侃陆子熠了。

  她说的确实是实话,拿金钱来说买她简直就是可笑至极。

  看来穆子涵的妈妈并没有将她的信息调查彻底,只知道她是陆子熠的前妻,并不知道她的父亲是前任市-长。

  因为这则信息早就已经被消除了,知道的人会知道,不知道的人,很难从调查的信息上得到这个信息。

  “你最好像你说的这样伟大,假如你真敢因为金钱把我让给别人,我一定会狠狠教训你。”

  陆子熠显然对她的回应很满意,薄唇不禁微微上扬,语气也缓和了几分。

  然而他说的话却让乔安好怔住了,许久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他这是什么意思?

  难道已经默认他是她的人了吗?所以……

  “既然已经答应爷爷复婚,那确实不能继续假装下去了,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复婚。”

  半晌后,陆子熠的声音缓缓响起,低沉磁性的话语听着有些严肃。

  “复婚?”

  乔安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,显然没想到陆子熠会在这种时候提复婚。

  难道他真的不顾穆子涵的死活吗?

  如果让穆子涵知道此事,对她而肯定会是双重的打击。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点头,看到乔安好的表情时,不禁俊眉微蹙:“怎么,你不愿意跟我复婚?”

  “不是愿不愿意的事,而是……”

  “只要你愿意就行,其他的不用想太多,我会解决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霸道的打断了她。

  陆子熠的一句话完全堵住了乔安好的嘴,可她想说的并不是愿不愿意,而是他到底爱不爱她。

  不过这句话乔安好也不打算问了,因为她心里很清楚,就算问也问不出什么。

  他会用各种回答来敷衍她,可绝对不会说自己爱她这几个字。

  “乔安好,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你复婚,因为……”

  忽然,陆子熠很真诚的开了口。

  他强迫她直视他的眼睛,一字一字的道:“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,我好像……真的爱上了你。”

  听到陆子熠说的话,乔安好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,一滴泪水缓缓流淌而下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,只知道这句话她等的太久了,等的她已经快要放弃了。

  “别哭。”

  看到她的眼泪,陆子熠心疼不已,温柔的为她擦拭泪水,继而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。

  在乔安好昏迷那几次,他一次比一次担心害怕,不单单是怕孩子有问题,更害怕乔安好出事。

  他每次拿孩子当借口,让她好好照顾自己,实际上都只是给自己关心她找个借口罢了。

  “陆子熠,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你是真的爱上我了对不对?这一次不是我自作多情想多了吧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后,乔安好终于平复好了情绪,一直不停地询问陆子熠。

  幸福来的太突然,真的让她始料不及。

  即便这些话是从陆子熠口中亲自说出来的,可她还是担心害怕。

  害怕这一切全都是假象,梦醒了以后,就什么都没了。

  “这一次你没有自作多情,也没有想多,是我真的爱上了。”

  陆子熠紧紧的抱着她,像是在抱着稀世珍宝,一刻也不愿意放开。

  他原本想等复婚那天再跟她告白,可居然穆子涵的妈妈已经出动了,他就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  虽然知道乔安好不是那种肤浅的人,但他害怕乔安好会误会他喜欢穆子涵。

  “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你说这句话,还挺荣幸的。”

  乔安好吸了吸鼻子,脸上洋溢着灿烂幸福的笑容。

  在这一刻,她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不但找到了为父亲洗清冤屈的证据,还真的得到了陆子熠的爱。

  或许这就是人世间最简单美好的东西了。

  “傻瓜,你要相信你自己。”

  听到她说的话,陆子熠不禁有些心疼。

  如果他能够早一点确定自己的心意,就不会让乔安好这么没有安全感了。

  曾经他一度以为自己想娶的是救他的女人,后来也把乔安好当成了那个女人。

  可后面即便知道穆子涵才是那个女人,他也从未改变过心意,只要有乔安好在的地方,他的视线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她。

  爱了就是爱了,他不想再自欺欺人了。

  “只有你用心的对我好,我才能够相信自己。”乔安好浅笑着道。

  不管她和陆子熠以后会走什么样的路,只要陆子熠真心的爱过她,她便知足了。

  “好。”陆子熠郑重点头。

  虽然只有简单的一个字,可却让乔安好看到了他的决心。

  两人紧紧的相拥着,全然没有注意到,有个人一直在默默的看着他们。

  “风总,要不我去提醒一下总裁和夫人吧。”

  因为风翊寒在门口站了很久,所以连助理都看不下去了。

  闻,风翊寒赶紧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用,只要知道她没事就好了,他们两个和好我很开心,以后陆子熠就是我的妹夫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风翊寒笑了起来。

  可他的笑容相当的勉强,甚至比哭还要难看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