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下来,乔安好和陆子熠越来越有谈恋爱的感觉了。

  乔安好也不像以前那样,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自己承担,现在也会跟他分享,也会听取陆子熠的意见。

  法院开庭,二人一同前往。

  可能因为现任市-长那边的势力强大,所以这次开庭没有任何结果,严重打击了乔安好的信心。

  “不要太难过了,这些都是家常便饭,你迟早要习惯。”

  陆子熠拍了拍乔安好的后背,一直在鼓励安慰着她。

  可即便如此,乔安好心里还是很失望。

  她苦涩的笑了笑,无奈的道:“他们一直口口声声江教授,我真的好希望江教授立马就能醒来。”

  “那现在就去看看他,看看江教授情况怎么样了。”陆子熠聪明的转移了话题。

  越是这种时候,越不能让乔安好一点信心都没有。

  她必须得坚持下来,才能有机会打赢这场官司,否则他们这场官司必输无疑。

  二人一同前往了医院,王海琴还在医院照顾江教授。

  “安好,你和子熠这是?”

  看到乔安好和陆子熠一起过来,王海琴当下有些疑惑,不知道二人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。

  乔安好看了陆子熠一眼,认真的道:“我们现在已经和好了,等打完这场官司,我们就公开复合。”

  “真的吗?那实在是太好了,你们两个能和好真的是再好不过了。”

  看到这两人和好,王海琴是打从心眼里为他们感到高兴。

  乔安好是她唯一的女儿,只要乔安好过得开心幸福,她这个做妈妈的也就能够放心了。

  陆子熠在一旁笑而不语,紧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,低声道:“江教授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“哎!他还是老样子。”

  一提到江教授,王海琴脸上的笑容就缓缓被其收敛。

  乔安好打官司的事她已经知道了,所以王海琴更担心江教授醒不过来。

  因为只有江教授醒了,才能把当时的情况全都描述出来,才能还乔安好父亲一个清白。

  “还有时间,距离下一轮开庭还有半个月,我希望江教授能在那个时候醒来。”

  这是乔安好目前最大的希望了,她真的不想失败。

  筹备了将近半年,全都是为了这一次,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次开庭上,绝对不能再有意外了。

  “但愿如此,如果你江叔叔能醒来,那他就是最好的证据。”王海琴道。

  没有人比江教授更了解当时的情况,也没有人比他更知道,谁才是当年医学事故的凶手。

  “妈你也不要太劳累了,一定要按时休息,这边还有护士护工照顾,不会有太大意外的。”

  乔安好越来越担心王海琴的身体,因为她无意间看到了母亲头上的才发,真的很是心疼。

  不管她母亲跟江教授是什么关系,她都坚信母亲不会背叛父亲。

  只要他们一家还好好的,其他的就都无所谓了,不愿意说她也不会问。

  王海琴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吧,妈妈还等着你爸爸出来呢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探望过了王海琴和江教授之后,陆子熠因为公司有事就先回去了。

  乔安好现在实在没心情回公司,就让助理送她回家。

  本以为陆老爷子会在家,可没想到陆老爷子不在,在的反而是叶如烟和叶子沫。

  这段时间没跟她们一起住,乔安好差点忘记有这两号人物存在了,差点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婆婆了。

  “乔安好你是不是越来越飘了,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吗?把婆婆赶出去这么久都不知道接回来?”

  叶如烟气的不行,连喝了好几杯茶,显然没想到乔安好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即便如此,乔安好也还是很淡定,“在哪里住都一样,你在外面不也住得很好?”

  “住的再好我也想回家!”叶如烟愤怒的道。

  没等乔安好开口,紧接着便又说道:“我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跟子沫已经搬回来了,你们说再多我们也不会出去。”

  “搬回来就搬回来,只要你们不惹我,我也绝对不会招惹你们。”

  乔安好懒洋洋的道,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状态,显然不是太在乎这两个人。

  以前不想看到叶子沫,是因为陆子熠经常会跟叶子沫腻歪,她看的眼睛疼。

  但现在她完全不担心了,正好趁着这两人在,还能检测一下陆子熠是不是真的爱她。

  “乔小姐怎么可以这样跟长辈说话,再怎么说姑姑也是你婆婆,你能不能对她有一点礼貌?”

  叶子沫站起来为叶如烟打抱不平,说的好像跟乔安好欺负叶如烟了似的。

  闻,乔安好不由得冷笑一声,“你们应该知道,我跟陆子熠早就复婚了吧,那我就是你的嫂子,你就是这么对嫂子说话的?”

  “嫂,嫂子?”叶子沫脸色阴沉。

 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是陆子熠的妹妹,也最讨厌乔安好说嫂子这两个字。

  见她如此,乔安好双手环抱在胸前,接着又道:“接受不了嫂子,那就叫陆夫人,不要搞错了。”

  “只要子熠一天没有跟我亲口承认,我就不会承认你是陆夫人的,绝对不……”

  “她就是陆夫人!”

  没等叶子沫把话说完,那道熟悉而又低沉的声音便豁然响起,彻底吸引了三个女人的视线。

  见陆子熠来了,叶子沫赶紧朝着他走了过去。

  “子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们不是离婚了吗?不是假复婚吗?”

  叶子沫把自己的疑惑都说了出来。

  听到她的话后,乔安好也明白了。

  看来当初两人假复婚的事情,陆子熠都跟叶子沫交代了。

  陆子熠看都没看叶子沫一眼,径直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直接将她搂进了怀里。

  “我跟她不是假复婚,她就是我陆子熠的女人,陆家的陆夫人。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不容置疑,有着绝对的坚定和命令口吻。

  陆子熠亲口承认复婚,纵使叶如烟和叶子沫有再多的疑惑和不愿,也只能承认。

  虽然早就猜到陆子熠会这样说,可当真正听到时,乔安好心里还是相当的开心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