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为什么会搬回来?爷爷也在家,妈,你是想跟爷爷吵架吗?”

  陆子熠一语惊醒了梦中人。

  他刚提到陆老爷子,叶如烟的脸色便变得难看。

  陆老爷子不喜欢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如今乔安好怀孕了,叶如烟般回来,肯定会引起陆老爷子不满。

  叶如烟对此心知肚明,但不想让乔安好看不起,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我才不会跟老爷子吵架,我也不打算走了。”

  只要陆子熠再稍微多说几句,她肯定会顺着台阶下去,然而……

  “你开心就好。”陆子熠压根就不管她。

  话音刚落,便将视线放到了乔安好的身上,寒眸深处有着难掩的宠溺:“走吧,我们回房间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乔安好点头应声。

  自从陆子熠进来之后,乔安好就没再说什么,没有跟陆子熠告状。

  可即便如此,却还是狠狠的碾压了叶子沫,完全让陆子熠注意不到她了。

  二人上了楼以后,叶如烟气的狠狠锤了一下桌子。

  “这乔安好真是越来越可恶了,她到底使了什么狐媚手段,怎么就能把我儿子迷的五魂三道呢。”

  叶如烟是真的怎么也想不通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陆子熠的变化真的太大了。

  谁能想到陆子熠当初对乔安好多冷漠?如今真的跟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  叶子沫脸色也很难看,急促的道:“姑姑,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了,再这样下去,子熠只会越来越讨厌我。”

  “想什么办法?他现在眼里只有乔安好,我们能怎么办?”

  叶如烟也很着急,可却也无能为力。

  她怎么说也是过来人,算是完全看清楚了现在的情况。

  如果乔安好打官司胜诉,到时候她爸爸从牢里出来,无罪释放,很有可能还会有很多的补偿。

  万一重新让他当市-长,那……

  叶如烟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,接着又道:“子沫啊,实在不行我们就放弃吧,子熠他实在是……”

  “我绝对不会放弃。”

  没等叶如烟把话说完,叶子沫就打断了她,眼神异常的坚定。

  看到叶子沫这样,叶如烟也是没办法,无奈的道:“那咱们最后再努力努力,好好想想办法,看怎么样才能解决乔安好。”

  “你放心吧姑姑,我已经有主意了。”叶子沫唇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。

  看到这样的叶子沫,叶如烟忽然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……

  最终,叶子沫和叶如烟还是走了。

  毕竟陆老爷子在这里,她们可是真真切切的不想惹怒老爷子……

  自从陆子熠跟乔安好认真告白以后,两人的感情就越来越好。

  网上关于他们的绯闻也越来越多,好多人都在猜测,说他们已经复婚了。

  昏暗的地下车库内,一男一女似乎发生了一些争执。

  “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,乔家的事虽然没有调查到你的头上,可你以为你还能隐瞒多久?”

  女人愤怒的冲着男人吼着,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一样大。

  “能瞒多久是多久,总而之,你的这个计划我不奉陪,我绝对不会伤害乔安好。”男人冷声拒绝。

  从始至终,他的神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,好像早就猜到女人要说什么了。

  “是么,如果让她知道他爸爸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划的,你觉得她会怎么想?”

  女人冷笑一声,显然很看不惯男人这种伪君子的说法。

  果然,在听到这句话后,男人的神情变化多端,应该是真的很害怕这件事情被乔安好知道。
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要她的性命,只是想拆散她和陆子熠,让她没了孩子而已。”

  见男人长时间没有说话,女人再度开了口,不停地在劝说着。

  男人皱眉,冷声道:“孩子相当于她的命,为什么非要伤害她的孩子?”

  “因为只有这样,她才会真正地痛恨陆子熠,把陆子熠永永远远地当成敌人,永远都不会再回来。”

  再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女人的眼神异常的狠毒,看得出来,她是真的想让乔安好永远地消失。

  男人犹豫了,沉默了片刻后,终究还是被女人说动了。

  “我答应你,但你也要答应我,绝对不能伤害到她。”

  这是男人最后的请求,也是他唯一的底线。

  女人爽快的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吧,我绝对不会伤害到她,毕竟是你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,我会好好对待她的。”

  二人达成一致以后,不知道在文件上签了什么。

  签完之后,女人冲着男人伸出了手。

  “很高兴我们还能有第二次的合作,希望这次也能跟第一次一样成功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两人便像陌生人一样分道扬镳,好似他们根本就不认识……

  一场阴谋正在悄无声息的展开,然而当事人却浑然不知。

  陆子熠说好要陪乔安好去胎检,结果到了半路忽然有事走了,乔安好没有办法,只能临时拉来了风翊寒。

  “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说走就走,是不是去医院看穆子涵了?”

  风翊寒显然很不喜欢陆子熠的这个行为,说出来的话做不到,这样真的会让人很失望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苦笑着道:“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,而且到最后我还没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。”

  “那就不用管他,我陪你过去。”

  看到乔安好这样,风翊寒有些心疼,尽管对陆子熠再不满,也还是不想再提及。

  而另一面,陆子熠确实有很重要的事,联系他的正是法院的人。

  “陆总,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你们必须要立马想个办法,否则第2次也肯定会失败,你们没有几次机会了。”

  对方说的很真诚,把话带到之后,对方就赶紧离开了。

  陆子熠眉头微蹙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不见底,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。

  片刻后,他忽然冷笑一声。

  “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原来是他搞的鬼!”

  手中的文件被陆子熠握成了一团,他看起来面无表情,实际上内心早就已经波澜壮阔了。__100